標籤:TEDxKowloon

王傲山的轉變自述/TEDxKowloon

我的性格喜歡轉變,轉變其實沒有對或錯。人生本來就是由不同的轉變累積而來。

比如說在外國讀書回來就是一個轉變——我回港做暑期工時是打算治療情傷,然後再返去加拿大,但這份暑期工,一做,就做了 17 年,一邊做,一邊甩不了身,反而建立了自己的事業,預算中的結果,跟最終的結果有好大分別。

【佔領】在示威區遇見的人/Joey Kwok

「『遮打革命』,我覺得呢個名好本土,真係香港人至諗得出,一個屬於香港人嘅名字。」

「我從來無諗過自己有機會漫步呢條公路,甚至乎可以大字型瞓晌地都無人趕。」

「呢個地方無警察,但感覺好安全,充滿人情味,大家守望相助,好似烏托邦世界咁。」

【罷課】到現場吧!/Amon@TEDxKowloon

你覺得學生、示威者滋事,要喝罵他們,到現場吧。看看警方的嚴正執法,看看現場人士的反應,看看跟電視播的有何不同,看看你最後的決定。

隔著屏幕的永遠相隔一層,未必是真——對,可能我們說的都不是真實,所以,到現場吧。

【罷課】中學生在政總的說話/Joey Kwok

「應承咗屋企人,今晚七點前要返屋企。」
「我諗學生比社會人仕更容易參與運動,學生請假依然可以繼續返課,成年人請假可能被抄魷魚。而且學生自由時間比較多。不過我諗大家都有同樣嘅社會責任。」
「無擔心過因為罷課而記過,我諗大學收生只要分數夠就可以,唔會理操行缺點。」
「通識科教我哋要批判性思考,要有獨立想法,所以我唔同意有人話我哋受人洗腦或煽動。」

【罷課】不同人的小故事 / Joey Kwok

「爸爸媽媽依然當我係好細個,以為我未識諗,好擔心我會出事。」
「我哋一家人幾乎無所不談,就只有政治嘢唔會傾,因為我弟弟係做警察。」
「上一代人,認為我哋應該安份守己,做好一份工,早日買樓結婚生仔。」
「我哋係準備投入社會嘅一代,唔會考慮到外國生活,唯有做啲嘢改善香港。」
「其實我無讀過大學,只係想做啲嘢撐佢哋。」
「父母叫我唔好企得咁前線,擔心我被點相,將來考唔到政府工」
「每次參加社運,爸爸都會提我袋定$500,以備保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