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香港

為何我們還要攻擊勇者?/Mayi

他只是一個年青人。他真的已經很英勇,也夠英勇了。在承受巨大壓力下很忙、不接沒有來電的電話、回答時或許語氣不夠好,請大家諒解吧。如果為香港好,何以還要開口埋口問候一位勇者的老母呢?尤其是勇者,在香港已經買少見少了。

白事當紅事辦之煙花匯演/Mayi

真係要鼓掌盛讚今年籌備煙花滙演的人,邊個天才想得出要在十月一日慶祝八月末的「抗戰勝利70周年」,再在維港兩岸響起警報聲和日軍轟炸聲,要令巿民感受到「戰爭的恐怖」?!大機構嘛,開會時仲有很多變態念頭想出來,明白的明白的,不要緊,總有一兩個正常上司會守龍門去阻止這些瘋狂念頭吧。可惜更災難性的是,批准的人沒有阻止,而且容許實行,那才是天才中的天才!一堆天才,坐埋一台,除了恭喜都真係唔知講咩好了。

請用文明來說服我/場邊故事

來港住了4年的台灣空姐:
2012年7月1號那天,一早開了電視,想要了解一下那時鬧的沸沸騰騰的《反偉大祖國愛國教育》的新聞。
但從第一台轉到最後一台,所有電視台都沒有相關新聞,連跑馬燈訊息都沒有。然後一個類似慶典的節目讓我停下了轉台器。
男女主持人,字正腔圓北京腔,一段八股的開場後 :「讓我們一同來歡慶香港回歸祖國15週年!讓我們一同來,迎接更好的下一個15年! 更美好的香港」
接著畫面上出現劉德華張學友和一堆香港大人物,個個說著帶著港腔的普通話,恭賀香港回歸15週年的影片。
然後我關上電視,第一次感受到了香港人的悲哀。

左膠歸於想像/林忌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好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行毅行,想的五十件事 / 夢飛行

46. 清晨的路上,空氣清新純潔美麗,可比美最近金鐘的空氣質素。
47. 越來越多有質素的長途山路賽出現了,我唔想比較,但很難做到,毅行者加油。
48. 不單只在毅行者,社會上多了年青人走在前端,真係唔簡單,年青人加油。
49. 夜正長,路還遠,信念就是相信現在看不見的事情,繼續走吧。
50. 持久戰,就是在疲倦不堪之時,信念不動搖堅守著盼望,香港加油。

勇武的香港 勇敢的香港人/林忌

整日的大混亂,絕非「暴亂」──外國的所謂暴亂,必然是放火、搶掠、燒車軚以至燒車,例如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所謂「反日示威」,就是典型。事件發生至今,香港的市民都只不過是在示威集會,市民高舉雙手,顯示絕無攻擊動作,警察卻仍然一次又一次不斷亂射催淚彈,於是大家都在哭──不是因中了彈而哭,就是看著心痛而哭,香港人,為何淪落至此?

香港人,是時候站出來了,我們要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抗議!我們要罷課!我們要罷工!我們要罷市!一起上街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最嚴厲的抗議!梁振英下台!曾偉雄下台!香港人要真普選!

跑渣馬,想的五十件事/夢飛行

45. 今年起,渣馬的報名人數,與罷跑人數,是不是也每年增加。
46. 罷跑,可以有十個理由,掙扎報名與否,可能有多過五十個理由。
47. 罷跑的是少數,報名的是多數,還有沒報名的未知數,這是否就是民意。
48. 跑步是我們的,渣馬是田總的。
49. 罷課不罷學,罷跑不罷跑。
50. 無論渣馬怎樣,跑步始終是快樂的。香港人跑馬拉松,應該可以更快樂。

英國為何容許蘇格蘭獨立公投?/林忌

英國政府之所以同意蘇格蘭公投,原因就是蘇格蘭民族黨 (SNP) 在2011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前,在其政綱宣言 (manifesto),宣佈了要進行公投;由於 SNP 在是次議會的 129 席之中,贏得了 69 席超過半數,贏得議會的絕對控制權,在英國的憲政慣例 (convention) 之中,即代表公投得到了絕對的民意授權 (mandate),倫敦政府如果阻止,是違反憲政的慣例,只會令局勢火上加油,因此倫敦政府的算盤是「以快打慢」,希望迫愛丁堡於時機仍未成熟的2013年公投;反之愛丁堡方面卻希望拖延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