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蔡東豪

十年/蔡東豪

十年前沒有人相信我可以在一間工業公司工作十年,包括我自己。那時候記者問我,過去每份工都做得不長,打算在精電留多久,我答案是一直做到最後,當然是死頂,面子要緊。如果不是發生一件難以預見的事,或者我可以繼續做下去,當然我須接受世上很多事情沒有「或者」。無論如何,十年也算是人生一個有意思的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