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日本

退與不退,又要怎麼肯定?/Mayi

日本傳媒就日皇明仁為什麼在大選後表明「生前退位」意向也有其他猜測。今屆日本參議院大選其中一個立場分野重點就是針對憲法第九條的修憲和反對修憲兩派,如今修憲派已過三分二的議席,如無意外,只要參議員不發生「等埋發叔」的蝦碌事件,修憲很快便成事。(日本憲法第九條有什麼爭論?如有興趣請參看我的一篇舊文《安保法案的前世今生》,資料甚詳。)身為「象徵」式的天皇,不能就政事表達任何立場,但如果天皇心裡面是不希望修憲的話,他的殺手鐧便是提出「生前退位」了:如此,國會便要先討論皇室典範,而要押後憲法第九條的討論,而這樣一拖延,或許已經拖到下一次大選了。不過,當然,這都是猜測而已。

《灣生回家》觀後感/Mayi

片山清子的單元有一幕我是異常深刻的:她的外孫女到市役所翻查片山千歲的戶籍,職員找到出來,然後上面有短短幾行資料和兩個名字:「父(留空)、母:片山千歲、長女:片山清子。」

「媽媽沒有忘記你。」這就是片山千歲透過戶籍向清子說的話了。

或許一個香港人不太明白日本戶籍的意義。戶籍不只是一個國民身份,也是一種承認,就像聲明:「你是我這個家族的人了。」這也說明為何灣生老人家在電影末段收到他們在台灣的戶籍記錄會喜極而泣,因為這是一個證明:台灣是我的故鄉、我的家、我的本籍。

只懂幸災樂禍的黑心國

根據蘋果日報的報導,一位老闆說這只是一個噱頭,大家會當成笑話。這些似是而非、人人有言論自由、認真你便輸的道理就是典型的強國人心態,完全不顧道德在人家傷口上灑鹽 。也有人說是和小日本有國仇家恨,日本受災是報應,根據這樣的思路,強國每年受的災難還少嗎?除了天災,人為災難更多,商人豈不可以全年促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