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政改

【罷課】中學生在政總的說話/Joey Kwok

「應承咗屋企人,今晚七點前要返屋企。」
「我諗學生比社會人仕更容易參與運動,學生請假依然可以繼續返課,成年人請假可能被抄魷魚。而且學生自由時間比較多。不過我諗大家都有同樣嘅社會責任。」
「無擔心過因為罷課而記過,我諗大學收生只要分數夠就可以,唔會理操行缺點。」
「通識科教我哋要批判性思考,要有獨立想法,所以我唔同意有人話我哋受人洗腦或煽動。」

【罷課】何謂「學」?/山中

學習的目的其實很簡單,就是讓我們知道什麽是現實,并我們在現實中尋找應付問題的正確辦法。世界、大自然、宇宙有一定的規律,從規律中我們可以知道什麽是不變,什麽是可變,因此我們獲得知識,知道行爲對客觀世界與什麽影響。同時,我們也要留意確認偏見,清楚知道我們的既有想法可能會有盲點,可能會跟現實不符,因此我們需要花時間精力去發先盲點并剋服之,絕不能假設自己所提出的必然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換言之,學習就是改變和改進,停滯不前,無理地固守一點的,就是沒有學習的緣故。

談政治的文化(二)/山中

現代人缺少戰爭的經驗,尤其是盛平日久,以往在戰場上用血所換來的教訓都在大衆的記憶間消失殆盡。沒有第一身經驗也不要緊,因爲學問和書本的作用就是要將這些經驗記錄下來并流傳開去,避免後人再犯同樣的錯誤。奈何我們的社會不重視歷史和學問,當我們侃侃而談政治的時候,好像嘴巴所說,腦中所想的絕不會對局勢有任何影響一樣。又或者再差一點,論者衹想到自己所提出的有無限好處,絕不存在任何風險和成本。須知道,在現實世界中任何一個行動都會有成本,做了一件事就代表不能同時做另一件事,前一個行動也可能會導致後一個行動更難實行,所以任何有效的計劃都必須要善用資源,包括金錢、人級關係、信任、政治資本和時間–很多人都忽視時機的重要性。

何須「石破天驚」/山中

政改方案通過不通過結果都是一樣,它已經立於不敗之地,爲何要另生枝節?而且,對中央來説,不通過的策略效果比通過還要好,因爲這樣它就可以歸罪於泛民,指政制上的僵局與相關社會問題完全是泛民的僵持所導致,慢慢瓦解泛民的政治號召力,又或者繼續誘導他們内鬥。不管怎樣都能置對手於死地,你想跟中央談判,這就是「談判的技巧」!

事已至此,泛民想要避過陷阱已經不可能。從提出曖昧不清的「國際標準」,到入閘方案,到一人有一個政改方案,到意圖用民意和公投決定一切開始,就注定他們必然要往陷阱裏面跳。想走出這個泥沼,除了提出向公衆提出一套正當、有效、合理的政治論述,正面的展示自己的政治力量,將政治資本重新組織起來之外,我想不到還會有其他辦法。罷課是戰術行動,它不能主導策略;沒有策略視野,你有再好的的戰術行動也是無效。

談政治的文化/山中

在香港這樣的環境下談政治真的很累⋯⋯每天看到的評論,不論是傳統媒體和網上的,大多千篇一律,大多分析欠奉。這種文章,不外乎是向已有既定立場的人說既定立場,讀的人衹要認同就讚不絕口,不認同就直接送十數頂帽子給作者,就算有十個頭也不能全數戴上 […]

不要忽視「學民思潮多名女生未婚先孕」的抹黑

目前學界罷課是香港民主派最有威力的抗爭,以「反佔中」甚至鼓勵「學生舉報罷課」的荒謬手段來分析,有不知羞恥的土共反過來叫學民「驗孕以證清白」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因此大家必須把今次最荒謬,最令人難以相信的新聞不斷分享出去,預先為中共的黑手段消毒,以防共產黨把惡行進一步升級。

Hello Kitty 與政改的無奈/Bittermelon

Hello Kitty原來不是貓,而是一位小女孩,儘管如此不合理,但既然官方已經一錘定音,無論粉絲們如何抗議也沒有用。無獨有偶,港人也正面對類似處境,因為人大常委最終定出政改框架,為特首候選人提名定下了「三道閘」。

究竟新方案是「進步」還是「退步」?我們應該「袋住先」還是「即刻袋」?Hello Kitty 沒有口,不能告訴我們是真貓還是假女孩,但我們港人卻享有言論自由(至少這一刻仍有),請大家不要再置之不理,無動於衷,立即向你所屬界別的立法會議員,說出你的意願和心聲,好讓他們按民意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