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中港矛盾

陳東 : 九百年前的學運領袖 / 簡兆明

近年,香港不斷湧現的制度暴力和社會不公,激發大學生投身社運,有人讚賞,有人臭罵。繼而港大副校長任命程序遭受政治干預,學術自由受衝擊。港大生以行動抗爭,反被指干預校政,衝擊校委會會議是紅衛兵所為。

扯到去文革,簡直誣陷忠良,憩不知恥。要扯,不如扯去九百多年前中國歷史上第一場學運,一場義薄雲天、波瀾壯闊的公民抗命萬人大請願。

為何「左翼」不斷搞「分化」?

至於林兆彬口中的政府陰謀證據更可笑──『蘇錦樑曾經說過不會為訪港旅客量設上限,指市民乘坐港鐵時「可能要等多班車」。 2014年4月,他指出「等多一班或多班車,能夠製造一個或多個就業機會俾有需要人士」,他更在回應內地小童隨街排泄事件的時候回應:「大家要包容,彼此 體諒,以和為貴……」』上述這些言論由豈止於蘇局長?包括林兆彬在內的「左膠」這兩年說了多少句雷同的說話?如果蘇錦樑說這些話居然是政府的陰謀,那麼我們只有得出一個結論,就是說蘇錦樑雷同說話的人──左膠,都是配合中共的陰謀,來故意分化分裂市民了。對於林兆彬這段的結論,果然令人恍然大悟!

梁粉「港人講地」老屈前港督衛奕信撐警察

港督衛奕信多次重複讚香港的示威者,說被香港人特別年輕一代的熱情,以及追求自己的政治前途所感動,更提到這個示威整體是和平的;衛奕信補充,在全世界的大城市之中,這樣大型規模的示威來說,能夠保持和平而如此少嚴重的事件是非常難能可貴--然而,由梁粉以至南華早報,卻斷章取義為「撐警察」,這是十分離譜的抹黑!

左膠歸於想像/林忌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好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勇武的香港 勇敢的香港人/林忌

整日的大混亂,絕非「暴亂」──外國的所謂暴亂,必然是放火、搶掠、燒車軚以至燒車,例如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所謂「反日示威」,就是典型。事件發生至今,香港的市民都只不過是在示威集會,市民高舉雙手,顯示絕無攻擊動作,警察卻仍然一次又一次不斷亂射催淚彈,於是大家都在哭──不是因中了彈而哭,就是看著心痛而哭,香港人,為何淪落至此?

香港人,是時候站出來了,我們要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抗議!我們要罷課!我們要罷工!我們要罷市!一起上街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最嚴厲的抗議!梁振英下台!曾偉雄下台!香港人要真普選!

英國為何容許蘇格蘭獨立公投?/林忌

英國政府之所以同意蘇格蘭公投,原因就是蘇格蘭民族黨 (SNP) 在2011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前,在其政綱宣言 (manifesto),宣佈了要進行公投;由於 SNP 在是次議會的 129 席之中,贏得了 69 席超過半數,贏得議會的絕對控制權,在英國的憲政慣例 (convention) 之中,即代表公投得到了絕對的民意授權 (mandate),倫敦政府如果阻止,是違反憲政的慣例,只會令局勢火上加油,因此倫敦政府的算盤是「以快打慢」,希望迫愛丁堡於時機仍未成熟的2013年公投;反之愛丁堡方面卻希望拖延投票

坑渠油名單的啟示

昨晚深夜公佈400間中招食肆,這接近兩年時間,香港的食物安全中心究竟在做甚麼?兩年前已承認食油包裝商豁免領牌漏洞,特區政府當時承諾會檢討,但事隔兩年甚麼也沒有做過,終於令香港在國際出醜,率先在食油問題「中港融合」,和中國大陸一樣,共享「地溝油生產地」的榮耀。

中國律師竟告香港法官歧視大陸人

香港各行各業的市民,由機場保安、空姐地勤、警員甚至法庭人員以及法官,竟浪費無數時間與精力,浪費納稅人的金錢來處理這些不知所謂的劣行──自己護照冇續期,上唔到飛機竟發洩在無辜的人身上,打人發爛渣,然後死不認錯,反咬一口──連法官都咬,事實是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令香港人感到厭惡之極,還是香港人「歧視」他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