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池下的寺堂/許棋棋

能勾起記憶的,往往最易觸動人。因此,愛人寫的情書、給你畫的每一幅畫、為你沖的咖啡和唱的歌,都可以是屬於個人最動容的藝術品。然而,排除一切回憶元素,原來最震撼我的是建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