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難民

癲佬救地球

當聯合國還未開始商討如何應對敍利亞政府時,美國總統特朗普經已發射導彈,摧毀敍利亞的空軍基地。事發突然,我卻有一剎那感到「多謝呢個癲佬!」

非華裔犯案便是假難民?

日前油麻地發生少數族裔打鬥案,一些議員立即將案件與假難民拉上關係,或許尊貴的議員不知道香港人口中,有6%是非華裔。案中的尼泊爾裔極有可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標籤效應的關係,南亞裔犯案非常搶眼,如果打鬥的是華裔,那只會佔新聞的一角 。

6歲Alex 的當頭棒喝

我相信人性本善,看見陽光與花會笑,看到受傷的人或動物會有憐憫之心,只是人長大了,從一個獨立個體跌入不同的群組——家庭、民族、國家,分享了快樂和榮譽,卻也揹起了許多利益枷鎖,人性之道被迫壓下去,Alex的說話是當頭棒喝,提醒我們不要對敘利亞難民問題視而不見。

戰爭中的孩子

埃、血污滿身,奧姆蘭 (Omran Daqneesh) 被人抱上救護車,小小的嘴脣緊緊的閉著。孩子你受傷了嗎?你的家人在那裡? 為何你不發一言?你連哭的力量也失去了嗎?敘利亞戰爭已經踏入第六年,480萬人在其他國家避難,很多五歲以下的孩子在難民營或流徒中出生、成長。走不出去,被困的敘利亞人在夾縫中生活,每日面對不知是從政府軍或反對派發動的空襲、巷戰、自殺式爆炸,長期糧食、食水不足,缺乏醫藥。

心動不如行動

「我問自己,又不是藥劑師或醫生,教育上也幫不到他們,可以做什麼?」Anneliese聯絡了一個難民學校,做義工幫忙派發物資,後來發覺聆聽和陪伴更能安慰到難民。人與人之間,同理心、了解及支持,對在戰火中走過來而前途茫茫的難民更加重要。

更多難民葬身大海,請不要麻木

2016年才剛開始,根據國際移民組織的網頁數據(*註一),在1月29日已經紀錄了244名移民或難民在前往歐洲的海上失蹤或死亡。1月30日再有一艘載滿難民的船隻在愛琴海觸礁翻沉,已確定的死亡人數達到39人,當中包括5名小孩。在2015年一月,只有82人在這裡葬身大海。

退出《禁止酷刑公約》,將普世價值磨掉

大部分人知道《禁止酷刑公約》中的第三條: 「如果有充份理由相信任何人在另一個國家將有遭受酷刑的危險,任何締約國不得將該人臨逐、遣返或引渡至該國。 」

但有關於你我的是第二條,「締約國應採取有效立法、行政、司法或其他措施,防止在其管轄的任何領土內出現酷刑的行為。而不論行為當時是以官方身分、還是以私人身份行事。」

【地中海偷渡大本營】 買入一隻木船  賣出一顆良心 人人做蛇頭 /場邊故事

過去數天,土耳其的沙灘成為世界焦點,但淚水拍石的海岸,怎只一個。地中海另一面,利比亞西北部祖瓦拉(Zuwara)的沙灘上,短短50碼,已可見衣服、鞋子、手、腳,還有3具屍體,橫陳烈日下。
祖瓦拉是利比亞人蛇活動的核心,數以萬計的人湧來利比亞這個海邊城鎮,祈求橫渡地中海,到意大利去。

難民或移民?都是苦命人

子彈無情,不會分別男女老幼,我看不下浮屍大海的孩子屍體,更看不下父母不能養活親兒,不能供養年老雙親的哀傷眼神。許多人說,長貧難顧,有幾多人或國家能大開中門收留這麼多難民,對,但如每一個人都諒解為何有難民的原因,累沙成塔,起碼能減輕一點對難民的指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