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社會

6歲Alex 的當頭棒喝

我相信人性本善,看見陽光與花會笑,看到受傷的人或動物會有憐憫之心,只是人長大了,從一個獨立個體跌入不同的群組——家庭、民族、國家,分享了快樂和榮譽,卻也揹起了許多利益枷鎖,人性之道被迫壓下去,Alex的說話是當頭棒喝,提醒我們不要對敘利亞難民問題視而不見。

斜路頂的傷殘人士車位

一些似是簡單顯淺的事情,去到今屆政府手上都變了笑話。照正常的程序,有人(或是區議員)要求加設傷殘人士泊車位,政府都要經很多部門的規劃、視察、安排預算、審核才能在路上劃出一個泊車位,因循苟且都要經很多部門很多才能製造另一個「不能避雨亭」,當區區議員有沒有盡職視察?

私了,融入強國行事

梁先生本身就代表了很多香港人,他們不一定支持雨傘行動,不會為任何議題跑出來抗爭,但為了「公道」一詞,不為金錢利誘埋葬公眾利益,帶出我們引以自豪的價值觀、道德良心仍在。

退與不退,又要怎麼肯定?/Mayi

日本傳媒就日皇明仁為什麼在大選後表明「生前退位」意向也有其他猜測。今屆日本參議院大選其中一個立場分野重點就是針對憲法第九條的修憲和反對修憲兩派,如今修憲派已過三分二的議席,如無意外,只要參議員不發生「等埋發叔」的蝦碌事件,修憲很快便成事。(日本憲法第九條有什麼爭論?如有興趣請參看我的一篇舊文《安保法案的前世今生》,資料甚詳。)身為「象徵」式的天皇,不能就政事表達任何立場,但如果天皇心裡面是不希望修憲的話,他的殺手鐧便是提出「生前退位」了:如此,國會便要先討論皇室典範,而要押後憲法第九條的討論,而這樣一拖延,或許已經拖到下一次大選了。不過,當然,這都是猜測而已。

廉署高層講哩的,私有化左咩?

廉署高層突然下馬,專員解釋為李寶蘭的表現不符理想,問有否要求李改善時又話「佢又唔係BB,咁大個人咁高級點講呀。」做到咁高層,絕不應該講哩的。廉署不是一間普通公司,老闆一句就算,一間有規模的機構都應有員工評核政策及指標,何況公營機構?廉署的營運來自政府,立法會應要求專員解釋事件。

現代奴隸-小婷

美國國務院發表的「年度人口販運報告」(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指出,2015年全球有2000萬人生活如現代奴隸,80萬人被販賣到其他國家,其中80%是婦女,一半是兒童,最嚴重的地區發生在亞洲及非洲等發展中國家。其中有這一個故事。

這一刻,是否必需要進入這火場?

「火──還是要救熄的,工作始終要做完。」是一位消防員朋友的說話,隔著電話我鼻已酸。朋友不在該區工作,我也擔心問候,可以想像身在火場的消防員家人背著何等沈重的心情。救火雖然是消防員的工作,但我們再多的致敬也不能換回兩位殉職的英雄,陪伴他們的家人。
政府係時候做一個大膽的决定,不要再在這刻派消防員入火場了!

義務演出定幫人賺錢?

無記每年都有大型慈善show,預算動輒百萬元以上,大部份由總理們支付,觀眾善款歸慈善團體。既然係慈善show,理直氣壯可以叫藝人、表演者義演。總理們比錢係出鏡費,藝人上節目可以增加收視,始終幫到慈善團體,如果無記收少尐,總理們的錢直接捐慈善團體,大家都會寬心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