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社會

舞得「鬥低」的麒麟故事

平日所見的喜慶麒麟均會舞得活躍生猛,鬥扯高氣揚,兩族麒麟互拜卻是面對面舞,表達思念、緬懷的親情,更以舞得「鬥低」來表示尊敬對方,舞麒麟師傅的技巧要求更高,但也更見精彩。

只以NGO行政費高低評好壞?

每隔一段日子,都會有人跑出來責備慈善團體、非牟利機構(NGO)行政費過高,因為這題目最受大眾歡迎,一定有支持無得輸。而慈善機構總難說服公眾,單以行政費百分比支出看機構工作成效,其實不太準確,因為如何將員工薪金入賬已是各有不同。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一個社會是否文明並不建基於GDP的高低,而在於如何照顧弱勢群體的需要。
對一些輪椅朋友來說,外出參加活動比一般人需要更多安排,預先安排車、復康巴士、了解目的地有否傷殘人士洗手間⋯⋯行動不便的朋友參加競賽本來是天方夜譚,但鑽轎讓他們能感受奔跑的速度,快樂是無可比擬,助人為樂就是這麼簡單,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賣書者言

在香港經營書店跟大部分零售生意一樣,都要面對高昂的租金、市場萎縮、電子書及網上購物競爭,書店經營者更要負上其他行業不需面對的政治壓力。席中林榮基先生談及從出版商開始至書店,政治干預影響著整個行業生態,但很多書店結業也不能盡怪政治干預,小書店也要有生意頭腦才能生存,令人衷心敬佩其不卑不亢,不以受害者姿態思考的態度。

毅行新手貼士

有位朋友熱血上腦,忽然毅行,問我要注意什麼。我曾經行過三次毅行者,參與籌辦活動八年,以自己的經驗加上一些前輩的提點,第一次參加的朋友可以略作參考。100公里好長,但只要有决心,一定可以行到終點,參加者要有心理準備受傷同辛苦係一定會發生,練得多就受傷少的、無咁辛苦,練得唔夠狀態唔好就捱得辛苦的,但一隊四個人在毅行路上發展的友誼係會好長久的,因為你們會共同擁有一段狂喜、痛苦、掙扎的寶貴經歷,無參加過的人係唔會明白呢尐「毅星人」的語言。

扑野、臭格、支那,粗俗是現今語言還是欠缺修養?

眼見年輕一代關心社會,步入政壇心實喜之,但幾位年輕人近來的語言行為,讓我不是味道。「支那」當然是侮辱,就算捧出古代原意,言語隨歲月變化,如今已帶歧視味道,兩位新議員應該是平常用慣,真心岐視內地政權,但一句「支那」,罵的是中國人, 原本不支持也不討厭你的人都會反感,絕對趕客。
我可以接受粗俗,但也希望議員們要尊重場合,在議事堂抗爭、掟道具,長毛、大舊、慢必做得多,但你幾時見佢地係議事堂、鏡頭前講粗口?

非華裔犯案便是假難民?

日前油麻地發生少數族裔打鬥案,一些議員立即將案件與假難民拉上關係,或許尊貴的議員不知道香港人口中,有6%是非華裔。案中的尼泊爾裔極有可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標籤效應的關係,南亞裔犯案非常搶眼,如果打鬥的是華裔,那只會佔新聞的一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