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生活

陳美齡、中華丼、普教中/Mayi

近幾年日本多了很多中國人開的餐館,不過他們都喜歡叫自己作「台灣料理」或「香港酒樓」之類。我不希望他日在日本走進一間台灣料理店,店員不會說廣東話和英文只講普通話然後說他從香港來、他是「香港人」之類。拜託,不要這樣。不要消滅外國人對香港人的「刻板印象」:我們本是一個說廣東話、中英兼擅、工作效率其高、長期受華洋文化浸淫而變得特別、能站在國際舞台發光發亮的族群,而不是中國屬下一個毫無特色只會唯唯諾諾說「Nǐ hǎo」的小嘍囉。

要贏先學輸/Ms Yu

有同事告訴我,現在讀中學的孩子記得他們五年級測驗時,我總會在白板上寫的一句「It is more honorable to fail than to cheat」(失敗遠比作弊來得光榮)。我每次都會不厭其煩地解釋一次這句來自「林肯寫給兒子老師的信」中的說話。

回顧、反省,也是祝福-寫在香港九月三日一次性的假期/Mayi

昨日,在巴士站等兒子放學時,一眾日本媽媽在討論明天放假,突然一個日本媽媽多口問:「為什麼突然多了一天假期?」之後一眾日本媽媽顧左右而言他,氣氛尷尬。那時我心想:「難道要明言:『係呀,香港放假因為慶祝日本戰敗七十週年』嗎?」

最後,真心祝福日本這個民族終有一日天皇能正式道歉,早日能帶領整個民族坦蕩蕩的面對歷史,像德國一樣重新出發-雖然,已經遲了最少七十年。

動漫的教育/Mayi

日本的小朋友看到這些特攝片和動漫會有什麼聯想?有一說法是,怪獸、使徒、巨人,這些不定期的來襲,其實是借代了日本最常見的天災:地震。試想,怪獸一步一步行過、地動山搖;怪獸尾一揮,堅硬的石屎大廈也倒下了;怪獸噴火,就把民居都化成火海(火災是地震後的最大第二災害);普通民眾都太渺小,除了逃走,也做不了什麼去對抗怪獸。然而不用怕,只要民眾都乖乖疏散了,超人、機械人便會出來解決怪獸。

難民或移民?都是苦命人

子彈無情,不會分別男女老幼,我看不下浮屍大海的孩子屍體,更看不下父母不能養活親兒,不能供養年老雙親的哀傷眼神。許多人說,長貧難顧,有幾多人或國家能大開中門收留這麼多難民,對,但如每一個人都諒解為何有難民的原因,累沙成塔,起碼能減輕一點對難民的指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