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生活

也談「妊活」/Mayi

大學畢業又在提倡男女平等的世代成長的女性,總覺得未有工作上的成就就結婚是浪費;好了,工作上爬到中層了,女強人性格、經濟獨立、自給自足,間或拍拖間或單身,好不自由,卻驀然發現舊同學都陸續結婚了,「驚覺」自己也踏入適婚年齡(最後幾年)了,才「醒覺」要找個結婚對象。好不容易提升了「女子力」,找到了一個與自己年薪差不多的結婚對象、踏入教堂了。二人世界都沒有幾個月,眼見身邊早幾年結婚的朋友都生了小朋友,又要提升「妊娠力」趁四十大關之前生孩子之類。這生命軌跡是不是似曾相識?其實不只日本,香港也有同樣情況。

一半日本人/Mayi

兒子有一天放學跟我說:「媽媽,我是一半日本人。」我問:「喔,為什麼這樣說?」他說:「因為我就只是一半日本人啊。」我試探:「那另一半呢?」他說:「香港人。」他感歎:「媽媽,可是,我就只是一半日本人啊……」

似乎快七歲的兒子開始有身份認同的問題了。

順風車連繫同路人 大埔街坊一呼百應/場邊故事

屯門返太和;大圍去富善;嵐山去機場,這不是GoGo Van 或Uber,更不是不肯過海的的士。這個起點、終點或中途停站的行程全與大埔有關,是昨日FB上出現的順風車行動,由一向有失物齊齊搵,有事齊齊幫的大埔 谷人發起,希望出一架車可以多載其他有需要的人,既可幫人又為環保出一分力。

記第一次平等分享經歷/Mayi

看見伯伯的背影,不禁想問政府:興建一個二個幾百億兼且仍在超支中的大白象工程毫不手軟、面不改容;對增加養老金、安老福利,設立全民退保卻耍手擰頭,彷彿要蠶食整個庫房一樣。為香港貢獻所有青春的人,何以老了卻好像被「用完即棄」一樣,活得如此卑微?是卑微到連一口煙都買不起的地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