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生活

內地遊客的貪+僥倖

本地啊媽核心價值「光棍佬教仔,便宜莫貪」,旅客見到低得過份的團費,稍有常識都會諗邊咁大隻 蛤乸隨街跳?人民幣300就包港澳遊三日,真係車費都吾得啦!蝕本生意邊個做?當然要在購物中賺返夠。遊客報名參加時當然知道價錢比自己去香港更平,應該會被帶去購物仍然參加,貪便宜加心存僥倖相信只要自己夠堅持,人買我不買,導遊亦無可奈何,實行賺到盡。

溫泉種種/Mayi

話說上一篇文標題是《浸浴的次序》,令人有些誤會,以為是教大家到日本浸溫泉時的入浴次序。徇眾要求,今篇就介紹溫泉的種類和一些入浴規矩。

「官到無求膽自大」,我有的掛住陳馮富珍

人在其位,受薪官員怎能說「官到無求膽自大」?
1997年第一次出現人類感染禽流感,時任衛生署署長的陳馮富珍為了向市民派定心丸,說「我日日都食雞,大家唔好驚。」雖然事後禽流感擴散,起碼讓市民知道政府高官與你一起面對,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一個社會最需要好榜樣,我懷念廉署會打擊貪污瀆職的官員、警察的手不是警棍延伸、女性胸部不是襲警武器、不按常規做事的政府會受社會、報章譴責的年代。

浸浴的次序/Mayi

得出的結論是:文化差異。日本看起來是一個很進步的國家,可是在他們的靈魂和骨子裡,還是十分傳統:長幼有序、男尊女卑。在日本職場固然感受更深,只要你有一定年資夠歲數,沒有表現也可升職的;而在家庭,依舊是男主外女主內,爸爸是一家之主,媽媽就只是默默辛勞做家務的媽媽。而這個「男主外、女主內」觀念並不因婦女投入勞動市場而改變,就算雙方工作,育兒、家務依然「自動」落到媽媽身上。

也談「妊活」/Mayi

大學畢業又在提倡男女平等的世代成長的女性,總覺得未有工作上的成就就結婚是浪費;好了,工作上爬到中層了,女強人性格、經濟獨立、自給自足,間或拍拖間或單身,好不自由,卻驀然發現舊同學都陸續結婚了,「驚覺」自己也踏入適婚年齡(最後幾年)了,才「醒覺」要找個結婚對象。好不容易提升了「女子力」,找到了一個與自己年薪差不多的結婚對象、踏入教堂了。二人世界都沒有幾個月,眼見身邊早幾年結婚的朋友都生了小朋友,又要提升「妊娠力」趁四十大關之前生孩子之類。這生命軌跡是不是似曾相識?其實不只日本,香港也有同樣情況。

一半日本人/Mayi

兒子有一天放學跟我說:「媽媽,我是一半日本人。」我問:「喔,為什麼這樣說?」他說:「因為我就只是一半日本人啊。」我試探:「那另一半呢?」他說:「香港人。」他感歎:「媽媽,可是,我就只是一半日本人啊……」

似乎快七歲的兒子開始有身份認同的問題了。

順風車連繫同路人 大埔街坊一呼百應/場邊故事

屯門返太和;大圍去富善;嵐山去機場,這不是GoGo Van 或Uber,更不是不肯過海的的士。這個起點、終點或中途停站的行程全與大埔有關,是昨日FB上出現的順風車行動,由一向有失物齊齊搵,有事齊齊幫的大埔 谷人發起,希望出一架車可以多載其他有需要的人,既可幫人又為環保出一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