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生活

由戶籍到My Number/Mayi

逃稅、未能全面掌握國民資料、福利被濫用等等,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日本開始討論引入My Number制度。……

My Number則是統一後的一個十二位的號碼。日本國民每人一個,所有政府部門都是使用同一號碼去對應同一人。除了遺失或被盜用之外,My Number是一生都不會改變的身份號碼。

警察可以講「先撩者賤」嗎?

警察可以講「先撩者賤」嗎?
在「70年代禮貌警察宣傳片」裏:

「PC啊陳,只睇表面的情形拉人,呢種衝動的習慣,使佢武斷整件事情,應該了解事情的原因⋯⋯ 如果有乜差錯,警方同市民之間的關係會受到打擊,而且你可能會自陷險境,而佢本人完全失去市民對佢的尊重,真係攞架來丟。」

跟/不跟夫姓好?/Mayi

堀北真希的確是閃婚,似乎連結婚儀式都沒有舉行,簡單的跟山本耕史填了婚姻届(こんいんとどけ)入籍就成婚了。面對我的恥笑,外子無力還擊:「一個美女入籍,自此就跟大叔姓了!我的堀北真希沒了!你不跟我姓我不介意,但我介意堀北真希變成山本真希了!」

日本人結婚,多以「入籍」(にゅう せき)這動詞代表。

窗邊的婆婆您好嗎?/場邊故事

這是一輛由愛心驅動的校巴。
每日下午,一輛載滿學生的校巴走經華盛頓州的Arlington鎮,都會見到一個婆婆在屋內的窗旁向他們熱烈揮手。由司機到孩子,無人知道婆婆姓甚名誰,大家都叫她做「窗邊的婆婆」,每天校巴駛過窗前,都習慣揮手回應。

內地遊客的貪+僥倖

本地啊媽核心價值「光棍佬教仔,便宜莫貪」,旅客見到低得過份的團費,稍有常識都會諗邊咁大隻 蛤乸隨街跳?人民幣300就包港澳遊三日,真係車費都吾得啦!蝕本生意邊個做?當然要在購物中賺返夠。遊客報名參加時當然知道價錢比自己去香港更平,應該會被帶去購物仍然參加,貪便宜加心存僥倖相信只要自己夠堅持,人買我不買,導遊亦無可奈何,實行賺到盡。

溫泉種種/Mayi

話說上一篇文標題是《浸浴的次序》,令人有些誤會,以為是教大家到日本浸溫泉時的入浴次序。徇眾要求,今篇就介紹溫泉的種類和一些入浴規矩。

「官到無求膽自大」,我有的掛住陳馮富珍

人在其位,受薪官員怎能說「官到無求膽自大」?
1997年第一次出現人類感染禽流感,時任衛生署署長的陳馮富珍為了向市民派定心丸,說「我日日都食雞,大家唔好驚。」雖然事後禽流感擴散,起碼讓市民知道政府高官與你一起面對,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一個社會最需要好榜樣,我懷念廉署會打擊貪污瀆職的官員、警察的手不是警棍延伸、女性胸部不是襲警武器、不按常規做事的政府會受社會、報章譴責的年代。

浸浴的次序/Mayi

得出的結論是:文化差異。日本看起來是一個很進步的國家,可是在他們的靈魂和骨子裡,還是十分傳統:長幼有序、男尊女卑。在日本職場固然感受更深,只要你有一定年資夠歲數,沒有表現也可升職的;而在家庭,依舊是男主外女主內,爸爸是一家之主,媽媽就只是默默辛勞做家務的媽媽。而這個「男主外、女主內」觀念並不因婦女投入勞動市場而改變,就算雙方工作,育兒、家務依然「自動」落到媽媽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