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生活

十萬水急-國際救援工作者必看

參加國際救援行動、在戰場中拯救傷者,是幾多人想有的光環,現實和想像的落差有多遠?「十萬水急」改編自西班牙無國界醫生 Paula Farias在前線工作時寫的Dejarse Llover 。故事發生在1995年的巴爾幹半島戰爭,本來和平相處的穆斯林和塞爾維亞人,一夜間變成你死我活的敵人,戰鬥雙方在日內瓦雖然已經簽訂和平協議,但地區上的戰火未停。在戰區內只有三個供村民用的水井,兩個被埋了地雷,剩下一個發現一具屍體,恐怕很快會汙染水源,國際救援人員為了要打撈屍體,需要一條長繩,可是在戰區,要找一條長繩絕不容易。

心動不如行動

「我問自己,又不是藥劑師或醫生,教育上也幫不到他們,可以做什麼?」Anneliese聯絡了一個難民學校,做義工幫忙派發物資,後來發覺聆聽和陪伴更能安慰到難民。人與人之間,同理心、了解及支持,對在戰火中走過來而前途茫茫的難民更加重要。

有挫敗才會進步,期待下一個毛記台慶

「腦細」解釋話因為的短片好遲至做好,無時間夾,呢的地方就睇到有幾專業、時間點安排同有幾重視團隊合作,你好勁但同其他人夾吾到,比你一個人識得飛上天又有乜用?現場節目最重要係各個部門都要合作無間,係時候要學識犧牲不停改野,現場錄影同預先錄影係兩回事。

驗錯愛滋

拍拖是奉獻感情,婚姻是盟誓,承諾互相信任,付託終身, 婚姻是要將對方私有化,大家願意拋棄前塵往後,從此身心只屬於你,承諾以後身體只容你佔有,孩子是你的血脈。

要吸引有質素的遊客,先戒自由行毒癮

開放中國遊客以散客形式(對比團體客)出外旅遊的政策中,香港是一塊的試金石,讓國內遊客到香港體驗了與國內不一樣的旅遊、購物經驗後,消費能力高的客人已經向其他歐美、亞洲國家跑。以往旅發局對外宣傳香港是美食購物天堂,旅客來自世界各地,自從開放自由行,想賺遊客錢的都向國內遊客討好,業界發展傾斜,一直被牽著鼻子走,引至旺區租金天價,趕絕了傳統小店,美食購物都不再便宜,現在變成高不成低不就。

假期無節目可以看《小城風光》

灣仔劇團的《小城風光》從4月28日到5月1日在文化中心劇場上演。昨晚看了,整體來說尚可,劇本描述一個美國小鎮平常百姓的生活,所以沒有激烈、熱鬧的情節,只有淡淡喜樂哀愁。灣仔劇團是本地老牌劇團, 成立至今已經差不多30年,曾製作出不少精彩話劇,現今少了靈魂人物何偉龍先生,團員仍一貫的堅持,衷心佩服。若你假期未有節目,何不支持一下?

無言分手 / 程總

常有些網絡文章分析男方無故分手的原因,是女方太貼身不給男方自由,太具挑戰力令男方缺乏成功感。我肯定,那不是妳。妳美麗靈巧,溫柔體貼,對絕大部份男孩子來說,妳是個理想的女朋友,是個完美的妻子。只可惜,我看不到那個男孩子可以是我。

家教、身教

一場行李門風波,煩足幾星期,一份份充滿語言偽術的報告,繼續將香港辛苦建立的國際大都會形象,倒插到一塘污泥。說穿了就是梁家婦女耍特權、無家教、無修養、無品格、無約束自己的能力,不尊重法例、不尊種其他人的事。特首為掩飾家醜,貫徹一向以來成世人「從未」 做過錯事,所有的事都是其他人誤會、攪錯⋯⋯

學習面對衰老和死亡

人到中年,親朋戚友在醫院或殯儀館碰面比平時多。數不清這幾年送別了多少長輩、朋友,生命從來是無常,不由掌握,只能活在當下。醫學似是進步了,人不再因簡單的疾病死去,但新的醫療方法便有新的疾病,地球還是以自己方式保持平衡。干擾式的治療是否最好?在香港求一「好死」很難,陳曉蕾、蘇美智《死在香港流眼淚》內已經寫得很詳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