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抗命時代

香港警察,竭力中立 (下)/ 游城客書

如每人超越法規去爭取自己所要的,天下當然大亂,但問題是,你認爲佔領運動能有效令所有香港人犯法、長期陷入無政府狀態嗎?你會說不公平,因爲不應該你犯規我守法——在此必須指出,這正正解釋了民主可貴之處——公平——以民主機制處理最根本的分歧,避免人們各自超出法規互不妥協。

「成年人」的世界 / 游城客書

以「世代論」作為思考樁拄的人,思考往往是只問好惡、順從權威(而非規範),而且常是雙重標準……說到底,這就是「成年人」的驕矜。那種驕矜甚至認為,能為「來自基層的青年學生提供5000元獎學金」,就能「替他們搭建平台,實踐理想,從而增加他們上流的機會」

香港警察,竭力中立 (上) / 游城客書

有沒有中立的空間?有,擱置判斷——但在結果上卻沒道德中立或政治中立可言。爲甚麽?若用上催淚彈加膠子彈,你就是暴力清場,決定的固然是當權者,但你下的狠手,香港人一輩子都會記住,你的兒女亦記住,若有人死,你便是劊子手。警員最終要問自己,非由記者提問:你們的人生能否中立?像八九年清場的解放軍那樣中立;坦克車、步槍、警棍、胡椒噴霧,全是中立的,可曾聼過它們説話?

千與千尋與真普選/場邊故事

龍貓撐起黃傘,追求真普選的風起了。
「宮崎駿的作品一向帶有反戰、和平和愛的信息,我覺得很合這次運動。」孫威軍是本土漫畫家,也在大專院校教授畫漫畫。在他筆下,一幕幕的動畫名場面,變成一幅幅支持雨傘運動的畫。「他的作品,相信大家都看過,就可以一下子收到message。」

自己地方自己掃/場邊故事

「義工永遠要打開臭氣外溢的垃圾袋,在食物渲滓中重新分類,苦不堪言,但他們卻一直堅持。」
夏慤村、旺角村同銅鑼灣村村民為自己的家掃除民主障礙,也不忘大掃除。佔領逾月,有村民發起在明天舉行佔領區公民清潔日,自己地方自己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