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佔領

有今生 無來世 — 給園丁的回信/Yvonne Lai

我們發現了,原來自己愛這片土地。就像戀愛一樣,發現愛是一個特別的過程 — 如果你戀上的是腦海裡千百回幻想的美好與夢幻,那不過是迷戀;唯有你見過對方的千瘡百孔,依然願意執手相行,才是戀愛⋯⋯我站出來的主因很自私。我希望下一代,無論是誰的下一代,可以無懼發聲,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