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其它(請作者分類)

未分類

癲佬救地球

當聯合國還未開始商討如何應對敍利亞政府時,美國總統特朗普經已發射導彈,摧毀敍利亞的空軍基地。事發突然,我卻有一剎那感到「多謝呢個癲佬!」

妖孽充斥黑白不分

私下用刑,是不守內部紀律帶頭破壞法治,不尊重法律保障所有人的生命安全。

法官已判刑,警方高層公然維護,是帶頭不尊重法庭裁決。

要求特首赦免已宣判的刑期,是運用公眾壓力,挑戰法庭。

挑動前線警員情緒的何止是示威者?始作俑者是曾偉雄,還記得他回應民協區議員任國棟警方應有「批判性思維」時,曾偉雄反問「良心究竟是什麼,你的良心跟我的良心並不相同,甚至有人覺得我沒有良心。」佔領期間,非但不安撫警員情緒,反而挑動警員「你哋冇做錯到!」鼓勵警員對市民粗暴,現實證明,警員與平民的良心原來真有分別。

非牟利機構又遇關公

一個網頁在臉書上出了張照片,印有紅十字會的物資包括三角巾、口罩、指套被棄置在九龍灣宏基街垃圾收集站,網上即全民共插浪費、不妥善處理醫療物資,被無良奸商攞去賣點算⋯⋯最後當然係咪再捐錢比大嘥鬼,用腳投不信任票。
儘管紅十字會的反應已經很快,不出一日已有初步調查,作出回應,但很多網民仍堅持不信解釋,繼續無限延伸。作為一個非牟利機構,自己錯當然要認,但唔係自己錯都要硬食真係無辜,形象一跌,最少三四年才可以回復,希望每個人在留言責罵前停一停,諗一諗,待有更多資料才下判斷吧。

舞得「鬥低」的麒麟故事

平日所見的喜慶麒麟均會舞得活躍生猛,鬥扯高氣揚,兩族麒麟互拜卻是面對面舞,表達思念、緬懷的親情,更以舞得「鬥低」來表示尊敬對方,舞麒麟師傅的技巧要求更高,但也更見精彩。

只以NGO行政費高低評好壞?

每隔一段日子,都會有人跑出來責備慈善團體、非牟利機構(NGO)行政費過高,因為這題目最受大眾歡迎,一定有支持無得輸。而慈善機構總難說服公眾,單以行政費百分比支出看機構工作成效,其實不太準確,因為如何將員工薪金入賬已是各有不同。

誰給我潔淨空氣 誰就是再生父母

國內朋友傳來訊息,說深深感受到老闆對員工的愛有如再生父母,全體員工感激流涕,誓言有老闆一日也不會離開公司,因為老闆從國外訂購超輕隨身空氣淨化機給員工作聖誕禮物。我笑說,國外的產品未必能對付霧霾啊,因霧霾的嚴重性超越人類極限,相信只有「出產國」才能設計相應的空氣淨化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