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Mayi

記第一次平等分享經歷/Mayi

看見伯伯的背影,不禁想問政府:興建一個二個幾百億兼且仍在超支中的大白象工程毫不手軟、面不改容;對增加養老金、安老福利,設立全民退保卻耍手擰頭,彷彿要蠶食整個庫房一樣。為香港貢獻所有青春的人,何以老了卻好像被「用完即棄」一樣,活得如此卑微?是卑微到連一口煙都買不起的地步啊!

陳美齡、中華丼、普教中/Mayi

近幾年日本多了很多中國人開的餐館,不過他們都喜歡叫自己作「台灣料理」或「香港酒樓」之類。我不希望他日在日本走進一間台灣料理店,店員不會說廣東話和英文只講普通話然後說他從香港來、他是「香港人」之類。拜託,不要這樣。不要消滅外國人對香港人的「刻板印象」:我們本是一個說廣東話、中英兼擅、工作效率其高、長期受華洋文化浸淫而變得特別、能站在國際舞台發光發亮的族群,而不是中國屬下一個毫無特色只會唯唯諾諾說「Nǐ hǎo」的小嘍囉。

武士病/Mayi

中島民治得出的結論是:「武士及其下一代中鉛毒,導致智力問題,令他們不能思考和處理複雜的政治問題。他們解決不到1853–1867政治危機。幕府在沒有有能之士帶領之下,終於滅亡。」

武士的鉛來自那裡?是中國製的水喉和配件嗎?

安保法案的前世今生/Mayi

這兩晚看電視,晚上的東京國會外都是人群和手提電話的燈光。根據FNN的調查,日本有3.4%的人都有參加是次反安保集會。我想起,那好像我們曾經的香港,反國教的集會和我要真普選的雨傘運動。香港傳媒這幾天都高調報道張曉明的言論而低調報道這單國際新聞,或許要繼續以荒謬蠶食我們的意志、或許不想勾起香港人一年前的回憶、或許覺得事不關己,然而這事上我看見香港和日本願意出來聚集的人都是一樣的:希望以一己之力,阻止政府為所欲為。當日香港政府、北京中央都沒有聆聽香港人的聲音,不願意給我們真普選;明天的日本議會又會否蹈香港覆轍、不聽民意、一意孤行去通過新安保法案呢?結果很快揭盅。

白事當紅事辦之煙花匯演/Mayi

真係要鼓掌盛讚今年籌備煙花滙演的人,邊個天才想得出要在十月一日慶祝八月末的「抗戰勝利70周年」,再在維港兩岸響起警報聲和日軍轟炸聲,要令巿民感受到「戰爭的恐怖」?!大機構嘛,開會時仲有很多變態念頭想出來,明白的明白的,不要緊,總有一兩個正常上司會守龍門去阻止這些瘋狂念頭吧。可惜更災難性的是,批准的人沒有阻止,而且容許實行,那才是天才中的天才!一堆天才,坐埋一台,除了恭喜都真係唔知講咩好了。

回顧、反省,也是祝福-寫在香港九月三日一次性的假期/Mayi

昨日,在巴士站等兒子放學時,一眾日本媽媽在討論明天放假,突然一個日本媽媽多口問:「為什麼突然多了一天假期?」之後一眾日本媽媽顧左右而言他,氣氛尷尬。那時我心想:「難道要明言:『係呀,香港放假因為慶祝日本戰敗七十週年』嗎?」

最後,真心祝福日本這個民族終有一日天皇能正式道歉,早日能帶領整個民族坦蕩蕩的面對歷史,像德國一樣重新出發-雖然,已經遲了最少七十年。

動漫的教育/Mayi

日本的小朋友看到這些特攝片和動漫會有什麼聯想?有一說法是,怪獸、使徒、巨人,這些不定期的來襲,其實是借代了日本最常見的天災:地震。試想,怪獸一步一步行過、地動山搖;怪獸尾一揮,堅硬的石屎大廈也倒下了;怪獸噴火,就把民居都化成火海(火災是地震後的最大第二災害);普通民眾都太渺小,除了逃走,也做不了什麼去對抗怪獸。然而不用怕,只要民眾都乖乖疏散了,超人、機械人便會出來解決怪獸。

日本三連裝布甸解惑篇

兒子被同一個理由拒絕得多,便投訴:「為什麼小杯裝總是三個連在一起的!」一下子我都答不上,因為香港的四方啫喱可以一盒盒的買、維他奶有一包包也有一排排選擇,那為什麼日本生產的布甸大多數都是三連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