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Mayi

退與不退,又要怎麼肯定?/Mayi

圖片來源:Wikipedia(https://ja.wikipedia.org/wiki/%E6%98%8E%E4%BB%81)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6/6e/Akihito_090710-1600a.jpg

日本傳媒就日皇明仁為什麼在大選後表明「生前退位」意向也有其他猜測。今屆日本參議院大選其中一個立場分野重點就是針對憲法第九條的修憲和反對修憲兩派,如今修憲派已過三分二的議席,如無意外,只要參議員不發生「等埋發叔」的蝦碌事件,修憲很快便成事。(日本憲法第九條有什麼爭論?如有興趣請參看我的一篇舊文《安保法案的前世今生》,資料甚詳。)身為「象徵」式的天皇,不能就政事表達任何立場,但如果天皇心裡面是不希望修憲的話,他的殺手鐧便是提出「生前退位」了:如此,國會便要先討論皇室典範,而要押後憲法第九條的討論,而這樣一拖延,或許已經拖到下一次大選了。不過,當然,這都是猜測而已。

《灣生回家》觀後感/Mayi

圖片來源:Flickr User:weis210
https://flic.kr/p/AnF8Ki

片山清子的單元有一幕我是異常深刻的:她的外孫女到市役所翻查片山千歲的戶籍,職員找到出來,然後上面有短短幾行資料和兩個名字:「父(留空)、母:片山千歲、長女:片山清子。」

「媽媽沒有忘記你。」這就是片山千歲透過戶籍向清子說的話了。

或許一個香港人不太明白日本戶籍的意義。戶籍不只是一個國民身份,也是一種承認,就像聲明:「你是我這個家族的人了。」這也說明為何灣生老人家在電影末段收到他們在台灣的戶籍記錄會喜極而泣,因為這是一個證明:台灣是我的故鄉、我的家、我的本籍。

肯定有位坐的列車/Mayi

圖片來源:Flickr User:Roger Bucher
https://flic.kr/p/q6kLs5

大手私鉄之間有激烈但良性的競爭,他們會絞盡腦汁去改善服務吸引乘客。

最近,這些大手私鉄都在早上上班的繁忙時間引入/將會引入「肯定有位坐列車」。最先引入的是京浜急行電鉄(簡稱京急,英:Keikyu Corporation),在12月7日早上開始引入乘客一定有座位的「モーニング・ウィング号」(英:Morning Wing號)列車。Morning Wing號列車設有兩班,會在平日早上上班繁忙時間開出,確保乘客一定有座位,全程不用站立。

令人目眩的日本輕減稅率/Mayi

圖片來源:Flickr User:Robert Tsao
https://flic.kr/p/qkwdY7

如果我是窮苦學生、孤家寡人,在松屋吃個很頹的咖喱飯,不算是外食吧?都沒有什麼「餐飲服務」……各位窮苦學生和孤家寡人,不好意思,雖然松屋、吉野家還有各大商場的food court之類都沒有侍應招待,但因為松屋、吉野家、food court都屬食品衛生法下定義的飲食店,所以在店內吃的話,還是要交10%消費稅的。

日本的孕婦標記(マタニティマーク)/Mayi

圖片來源:http://www.mhlw.go.jp/stf/seisakunitsuite/bunya/kodomo/kodomo_kosodate/boshi-hoken/maternity_mark.html

什麼是「マタニティマーク」呢?就是給孕婦掛在當眼位置,供人識別你是孕婦的標記,好等孕婦在公共交通工具時得到讓座、到餐廳用餐時獲安排禁煙席或遠離吸煙席的座位之類。

就是讓座這麼小事而全國推行一個孕婦標記嗎?是的,原點就是如此。

日本的古怪漢字-㐂/Mayi

圖片來源:黃大鈞facebook專頁
https://goo.gl/GYr5Kw
(鳴謝黃大鈞先生允許轉載)

居酒屋的老闆也很體貼,為了方便大家點酒,已經把酒的讀音寫在酒名之下-「㐂六」,日文唸作「きろく」(Kiroku)。

各位看見這個字,有什麼感覺?㐂,三七二十一嗎?除此以外真的猜不出它的意思。

小學生的正經事/Mayi

圖片來源:Flickr User:Ron Brauer
https://flic.kr/p/atgoEe

我相信沒有父母一開始就是「怪獸」的,更加沒有父母想自己成為「怪獸」的,他們都是被教育局、政策、課程、社會氛圍而迫成的。好像很無奈,一人之力的確改變不到什麼,所以只好隨波逐流,你要我催谷我便催谷,你要操練我便操練。然而TSA這件事忽然令我看見一絲曙光:其實我們是可以說不的!

從小保方晴子看日本人的「恥感」/Mayi

圖片來源:Flicker User:Taylor Allen2010
https://flic.kr/p/nYK8or

日本不是一個很守規矩的國家嗎?何以學術論文可以造假至國際學術刊物都面無懼色,還興高采烈的開記者招待會?台灣政治大學日本研究碩士學位教授蔡增家對此事評得中肯:「因為對日本人來說,在不被外人發現之前,或是外界沒有出現譴責的聲浪,都不能算是一種罪過,這便是日本人的恥感作祟。」

由戶籍到My Number/Mayi

圖片出處:日本政府廣報Online
http://www.gov-online.go.jp/tokusyu/mynumber/index.html

逃稅、未能全面掌握國民資料、福利被濫用等等,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日本開始討論引入My Number制度。……

My Number則是統一後的一個十二位的號碼。日本國民每人一個,所有政府部門都是使用同一號碼去對應同一人。除了遺失或被盜用之外,My Number是一生都不會改變的身份號碼。

跟/不跟夫姓好?/Mayi

圖片來源:Flickr User:g2slp
https://flic.kr/p/5bEPAN

堀北真希的確是閃婚,似乎連結婚儀式都沒有舉行,簡單的跟山本耕史填了婚姻届(こんいんとどけ)入籍就成婚了。面對我的恥笑,外子無力還擊:「一個美女入籍,自此就跟大叔姓了!我的堀北真希沒了!你不跟我姓我不介意,但我介意堀北真希變成山本真希了!」

日本人結婚,多以「入籍」(にゅう せき)這動詞代表。

溫泉種種/Mayi

圖片來源:Flickr User:Héctor García


https://flic.kr/p/99MG6H
(攝於山梨縣)

話說上一篇文標題是《浸浴的次序》,令人有些誤會,以為是教大家到日本浸溫泉時的入浴次序。徇眾要求,今篇就介紹溫泉的種類和一些入浴規矩。

浸浴的次序/Mayi

圖片來源:Flickr user:Héctor García
https://flic.kr/p/aGH3BR

得出的結論是:文化差異。日本看起來是一個很進步的國家,可是在他們的靈魂和骨子裡,還是十分傳統:長幼有序、男尊女卑。在日本職場固然感受更深,只要你有一定年資夠歲數,沒有表現也可升職的;而在家庭,依舊是男主外女主內,爸爸是一家之主,媽媽就只是默默辛勞做家務的媽媽。而這個「男主外、女主內」觀念並不因婦女投入勞動市場而改變,就算雙方工作,育兒、家務依然「自動」落到媽媽身上。

也談「妊活」/Mayi

圖片來源:Flickr user:neve.1019
https://flic.kr/p/8ydPLf

大學畢業又在提倡男女平等的世代成長的女性,總覺得未有工作上的成就就結婚是浪費;好了,工作上爬到中層了,女強人性格、經濟獨立、自給自足,間或拍拖間或單身,好不自由,卻驀然發現舊同學都陸續結婚了,「驚覺」自己也踏入適婚年齡(最後幾年)了,才「醒覺」要找個結婚對象。好不容易提升了「女子力」,找到了一個與自己年薪差不多的結婚對象、踏入教堂了。二人世界都沒有幾個月,眼見身邊早幾年結婚的朋友都生了小朋友,又要提升「妊娠力」趁四十大關之前生孩子之類。這生命軌跡是不是似曾相識?其實不只日本,香港也有同樣情況。

一半日本人/Mayi

圖片來源:http://www.theplace2.ru/photos/Takeshi-Kaneshiro-md2304/pic-204766.html

兒子有一天放學跟我說:「媽媽,我是一半日本人。」我問:「喔,為什麼這樣說?」他說:「因為我就只是一半日本人啊。」我試探:「那另一半呢?」他說:「香港人。」他感歎:「媽媽,可是,我就只是一半日本人啊……」

似乎快七歲的兒子開始有身份認同的問題了。

為何我們還要攻擊勇者?/Mayi

圖片來源:Flickr User:George
https://flic.kr/p/oQFpBe

他只是一個年青人。他真的已經很英勇,也夠英勇了。在承受巨大壓力下很忙、不接沒有來電的電話、回答時或許語氣不夠好,請大家諒解吧。如果為香港好,何以還要開口埋口問候一位勇者的老母呢?尤其是勇者,在香港已經買少見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