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場外已婚漢 Guy & Henry

香港同志夫夫Guy與Henry遠赴加國結合,並拍成紀錄片《異路同途》。創辦過網台Gay Radio的Henry,與相對生活低調的Guy,兩口子並肩走走、看看,將經歷到、感受到的一一記下,好跟有心人分享。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gailywed/

守護港裔身份-加人慎填人口普查/文:Henry@場外已婚漢

加拿大聯邦政府換屆後,終於重開荒廢多年的「人口普查」。

作為七八十年代大批移居加國的港人和後代,面對更多大陸移民抵加,有責任趁著這次普查,告訴聯邦政府「香港族群」的存在。因為這將影響港裔的能見度,更將影響政府的眾多文化語言政策,對下一代港裔在加拿大的生存空間,影響深遠。

所以大家在收到通知書後,請務必要仔細填寫,別不小心地「被中國人」。

傳奇從來不易/林國賢

一死,一生。葉錫恩病逝,黃家強喜歡你689。大家都要拿張國榮等的英年早逝,對照二人的晚節不保。

午夜夢迴,不欲打擾故人。數晚節,我想起健在的,為數幾百萬的藍絲。

〈年少無知〉一曲如此描寫「不甘安於封建制度裡 迷信上街真理會達到」。高舉黃傘七十九日的莘莘學子,目標是單純不過「我要真普選」的香港未來自主。但更多香港人卻是「只可惜生活是一堆挫折 只可惜生命是必須妥協」。這些有車有樓上了岸的,或正為五斗米而折腰至三更夜半的,或仰賴紅底資金開飯的,以為令子女贏在起跑線就足夠,哪知連年輕人跑道都快陸沉了。

基緣巧合(二)Henry:天造地設的短距離

那晚之後,我們很快便形影不離,開始了同進同出的生活。Guy甚至說:「在此之後,除了出差之外,我們就沒有分開過。」親密程度以他的朋友Viki形容,頭一次的澳門之旅是如此情況:「我那時還以為你們認識了兩三年。」我也不知如何,就是愛黏著他。或許是身在外地,我喜歡挽他的手,甚至擁抱著。Guy笑著說:「你也真愛親蜜的嘛!」

不過,我們實際上只認識了三天。我想,「一見如故」應該就是最貼切的形容了。
在酒吧那晚,我們已談過很多有關生活、電影、旅遊等等的興趣,話很投機話題多得說不完;那個周末的出遊,還進一步發現對方是個很合拍的玩伴。

自由之路/Guy@場外已婚漢

小時候聽到別人談論電影裡的角色,首先會把角色歸類,非忠即奸。正反派分得清清楚楚,絕不含糊。主角一般是『忠』的,當反派的主角寥寥無幾。大明星當然更少擔演反派角色,一來大部份反派都是不好收場,二來演員又怕影響形象。在電影裡, 「忠」的角色自然比較吃香,誰想做「奸」的? 吃力不討好。 除非是主角,否則戲份一定不太多,也大多是不得好死,就像經典的石堅角色,慘叫一聲便「收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