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夜更》2019 年香港眾生相/林兆彬

電影《夜更》劇照

電影《夜更》劇照

由《十年.浮瓜》導演郭臻執導的《夜更》贏得今屆台灣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在頒獎禮上為香港發聲,值得每名香港人觀看。這齣片我看了四次,第一次看的時候,覺得很震撼,製作團隊在玩命,竟然夠膽在警察防線附近拍攝;第二次和第三次看的時候,被戲中不少細節位所吸引;第四次看的時候,忘不了結尾那種淡然的哀傷。

《夜更》讓我聯想起,2015 年在香港曾經上映過一齣叫《伊朗的士笑看人生》(TAXI)的伊朗禁片。導演 Jafar Panahi 被伊朗政府以「危害國家安全」和「進行反政府宣傳」的罪名被判六年,以及廿年內禁止進行任何電影創作、接受傳媒訪問和出境,但他仍然公民抗命,拍攝了《伊朗的士笑看人生》這齣「偽紀錄片」電影。Jafar Panahi 自編自導自演,「扮演」一名的士司機,把攝影機藏在錶板上,一邊穿梭首都德黑蘭的街道,一邊「偷拍」乘客的對話。在的士內發生了多個小故事,調刺時弊,帶出伊朗社會問題。

想不到在五年後的今日,香港的處境竟然與伊朗如此接近。《夜更》結合紀錄片和劇情片元素,從的士司機和乘客的小人物角度側寫了 2019 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絕對值得在國際上獲得更多關注。拍攝《夜更》的確是玩命,因為男主角親自在反送中示威現場駕駛著的士兜圈,導演、攝影師和燈光師困在狹窄的車廂裡,收音師更要匿藏在接近密閉的車尾箱內。在拍攝時,他們更曾經被警察和示威者截查,被迫暫停拍攝。單是這份創意和勇氣,就值得觀眾致敬。

《夜更》片長只有約 25 分鐘,在如此有限的時間之中,就精要地解釋了在 2019 年為何會有越來越多人支持和參與反送中運動,為何政府和警隊越來越失民心。男主角起初是一名政治中立或不太關心政治的「港豬」的士司機,其實是香港的主流,也是典型的香港人。他只顧賺錢,覺得示威者搞事阻礙他,後來交代原來他有一名女兒在外國讀書。 

每個乘客的角色設定都寫得很到位,第一名示威少女拿出 500 元「救命錢」付車資,開始在司機的內心埋下了同情示威者的種子,司機心裡可能會問她:「為何為了示威,願意付出那麼多金錢和時間呢?」當兩名藍絲女乘車,不斷講述一些抹黑示威者的假新聞,知道真相的司機立即澄清。他不是支持示威,只是講出作為人基於良知要講的真話,就被蠻不講理的藍絲扣上「黃的」的帽子。正所謂「藍黃是政見,黑白是良知」,就是這個意思。收錢的一刻,更反映出典型藍絲自私的性格。

警察誇張的佈防和濫發催淚彈,為司機心態上的改變埋下了伏線。最後,兩位互不認識的年輕示威者乘坐的士,對話表現得有點像親密戰友的感覺,衝擊了司機的價值觀,發現原來這班年輕人是如此單純去追求自己所信的價值,與普遍成年人和之前的藍絲女有著極大的對比。在得知「三上悠澤」和第一位示威少女的慘況後,司機基於人性和良知,變得真正同情示威者。

最終,司機跟很多香港人一樣,未必變得很支持運動或者變成黃絲,但至少會同情示威者,會討厭警隊及政府。這個微小的改變已經足已改變香港,例如在 2019 年區議會選舉中,建制派大敗,飾演男主角的「素人」蔡志強也由的士司機變成區議員。《夜更》不是紀錄片,難免會有些失實,但它用軟性劇情片方式另類紀錄了香港的歷史時刻,讓香港觀眾回憶自己在 2019 年所擁有過的感覺,提醒我們「毋忘初衷」。《夜更》的英文片名是 Night is Young,代表香港人正在經歷的黑夜只是剛剛開始,結尾那種淡然的哀傷,令人不勝唏噓。

分類:生活, 藝術, 政治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