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你有冇證據證明大灣區票站造假啊?」 /林兆彬

今年7月尾,林鄭月娥宣佈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當時有些人擔心一年後都不會再有選舉,但請「放心」,因為政府的陽謀已經進入第二階段,保皇黨可能比你更想提早大選。

據說新一份《施政報告》將會宣佈在大灣區和其他中國大陸城市設立投票站,讓居住在大陸的香港人都能夠投票。我估計,除非疫情異常嚴重,否則下年9月一定會舉行立法會「選舉」,因為種票造假將會制度化,獨裁政權要用假選票和假民意,踢走議會內的絕大部分的民主派。就好像白俄羅斯一樣,盧卡申科取得近八成選票第五度連任總統。

雖然香港的政制是不民主,但在 2016 年發明 DQ 候選人之前,選舉大致上都算是公平、公正和公開。一旦在中國大陸設立票站,香港的選舉即時變得不公平、不公正和不公開,例如民主派候選人無法到大陸拉票,連文宣都無法寄上大陸;親建制媒體以外的傳媒和民主派的義工都難以到大陸監察票站運作,重覆投票和偷換票箱都不會被揭發;同一個人,能否在大陸票站和香港票站重覆投票呢?更恐怖的是,大陸票站的工作人員是什麼人?全部都是香港公務員?會否聘請大陸人?

分享一件事情,10 月 7 日,我與街坊出席市政服務上訴委員會聆訊,要求推翻酒牌局向旺角警署警官餐廳續發兩年會社酒牌的決定。負責聆訊的主席王鳴峰資深大律師在聆訊中多次質問我:「有無證據顯示警員喺嗰度飲完酒,滋擾同影響到人?」申請會社酒牌的旺角警署警官餐廳位於旺角警署二樓,我、街坊和傳媒都無法進入旺角警署內,就算警暴問題擺在眼前,我們也不會有實質證據證明有警察在旺角警署內飲酒後鬧事。當日,有街坊發言反駁:「連委任證都睇唔到,點知佢係咪警察?」警署申請酒牌,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大陸投票站也是類似情況,就像黑箱,造假實在太容易,假選民名冊、假選民、假香港身份證等等,但民主派根本無辦法監察。到時候民主派大敗,就算提出選舉呈請,法官也會問:「你有冇證據證明大灣區票站造假啊?」然後官司就完結。遊戲規則本身就對民主派不利,然後政權再用遊戲規則來塞住香港人的嘴巴,告訴你這就是「法治」。

最後,分享兩件台灣歷史事件。

1975 年,黨外「省議會五虎將」之一郭雨新參與立委選舉,郭雨新獲得八萬多票落敗,廢票卻高達八萬多張。

1977 年「中壢事件」,國民黨除了買票之外,更禁止桃園縣長候選人、黨外人士許信良的監票人員到投票站,帶他們往派出所問話。有人目擊監選主任以拇指沾印泥,將投給許信良的選票壓成廢票。最後群眾包圍和放火燒毀警察局,警方發射催淚彈,又開槍打死多位年輕人。

香港黑暗的未來,或許已經能夠預見。

分類:政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