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天能》別試著理解它,感受它就好/林兆彬

神級導演Christopher Nolan究竟有幾勁?他的成名作《凶心人》(Memento)(2000)於2017年入選美國國家電影保護局「國家影片登記表」(National Film Registry)。暫時只有兩齣2000年之後的電影能夠入選,另一齣是《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2005)。「時間魔術師」Christopher Nolan最擅長玩弄時間軸,為觀眾提供一個嶄新的角度去感受世界,帶來非一般的電影觀賞經驗。

新作《天能》(Tenet)故事的確頗為複雜,入場前要有心理準備比《潛行凶間》(Inception)(2010)、《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2014)和《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2017)這些與「時間」有關的作品更傷腦筋,但我覺得最深奧難明白的始終都是《凶心人》,Nolan將故事斬開廿段,然後再以順敘和倒敘方式、分三條時間軸交替敘事,當年睇到頭都暈,令觀眾與只有十分鐘記憶的男主角有相同混亂的感受。

正如《天能》戲中一句經典對白:「別試著理解它,感受它就好。」(Don’t try to understand it, feel it. )劇情看不懂其實不緊要,最重要是你感受到什麼。《天能》故事講述沒有交代過名字的男主角(John David Washington)是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特務,在烏克蘭執行任務時被俘虜,原本打算吃下自殺藥也不出賣隊友,但無法死去之後,被招募加入一個秘密組織,阻止壞人利用一種能夠讓時間逆轉的科技毀滅世界……

這是一齣類似《潛行凶間》科幻特務片,片長150分鐘,節奏非常快,沒有多餘的劇情,否則可以拍成三、四小時也不是問題。頭一小時像典型的特務片,主角不斷尋人搜集資訊、商討計劃和執行任務,亦不停向觀眾灌輸大量人物關係、地名、物件、科學理論等資訊,建議大家入場前有充足的休息,否則看電影時會感到頭痛。

由中段開始,有越來越多利用科學理論包裝的科幻情節,觀眾開始明白葫蘆在賣什麼藥。Nolan帶大家進入一個時間和能量都逆轉的時空,人和車都會倒後行,火焰會凍傷你,天馬行空的世界觀再次令人著迷。角色不是突然穿梭到過去或未來時間線的某一點,而是純粹改變時間的流動方向,與日本電影《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ぼくは明日、昨日のきみとデートする)非常類似。

《天能》大部份時間都只有一條時間軸劇情線,但仍然令觀眾感到難以消化,因為主角們不斷來回進出時間逆轉和順敘的時空,又有大量細節伏線位早已鋪陳,彷彿在不斷考驗觀眾的記憶力。結尾部落更分成三條劇情線,同時出現逆轉和順敘的時空,將「時間魔術」發揮至極致,令人拍案叫絕。究竟身兼導演、監製和編劇的Nolan的腦袋構造為何?

比起《潛行凶間》和《星際啟示錄》等舊作,《天能》最明顯的缺點是較為冰冷,欠缺人物關係之間的煽情劇情,但其他方面都是神級水準,例如配樂、音效、剪接、攝影、動作、特技、大場面等等。而飾演配角的Robert Pattinson、Elizabeth Debicki、Kenneth Branagh的演出都功不可沒,而Elizabeth Debicki更十分養眼。

另一個小缺點是今次的哲學反思較為薄弱,電影最重要的主旨其實是一句對白:「發生過的事情,就是已經發生了。」(Whats happened has happened.)戲中提到老土的「祖父悖論」,過去和未來都早已注定,無法改變,最重要的就是當下,因為每個人最能夠掌握的時刻只有當下,你有「能夠選擇」的感覺。一切都是命運作崇,就算時間逆轉讓你返回過去,未來的子孫都無法去殺害祖先。表面上,主角們和未來人嘗試返回過去,但其實一切都沒有被改變。類似橋段的電影還有《逆時空狙擊》(Predestination)、《十二猴子》(12 Monkeys)和《天煞異降》(Arrival)。

總結來說,Nolan的作品往往會讓觀眾離場後想立即再看多次,又會與朋友不斷討論劇情的細節,不斷製造辯論話題。《天能》也絕不例外,單憑這一點就證明了它在商業和藝術上都十分成功,當今世上沒有幾多個導演能夠有如此功力,實在佩服。

分類:生活, 藝術

Tagged as: , ,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