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6月12日的意義——建立命運共同體的開始/林兆彬

Police officers fire a tear gas during a demonstration against a proposed extradition bill in Hong Kong, China June 12, 2019.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 RC1268A1ED30

2014年9月28日雨傘運動爆發當日,香港人首次面對催淚彈,頑強而勇敢地抵擋。五年後的2019年6月12日,在同一地點,香港警察首次向示威群眾發射布袋彈及橡膠子彈,大量市民流血受傷,但不少人仍毫不畏懼上前抗爭,以血肉之軀抵擋國家機器。有人上前線,有人運物資,和勇不分,盡顯人性的光輝,場面令人心痛又感動。上過戰場一起打仗,香港人才會有命運共同體的感覺,由6月12日開始,用血淚撰寫只屬於這片土地的抗爭歷史。

當6月9日的103萬人遊行都未能阻擋送中惡法,反送中運動自然地出現了質性變化,「和勇合一」正式進入第二階段。部份人抱著犧牲身體甚至性命的心態上前線勇武抗爭,並獲得主流認同,這是香港民主運動首次發生的事情,《願榮光歸香港》「為信念 從沒退後」和「血在流 但邁進聲 響透」這兩句歌詞精簡地總結了6月12日及後的情況。

政治運動除了靠理性論述和組織之外,道德感召和情緒動員都是關鍵。雨傘運動公民抗命以違法和承擔刑責方式產生道德感召,而反送中運動中的勇武抗爭則產生了另一種道德感召。不像幾年前那些躲在冷氣房叫人掉磚頭的鍵盤戰士,6.12的前線手足不怕受傷甚至冒死武力抗爭,示威者的雨傘、頭盔和鐵馬,與國家機器的殺人子彈相比,猶如雞蛋與高牆般強弱懸殊。示威者稍為使用了武力,但整體來說都是以身體、以生命抗爭,就算「和理非」起初不認同勇武路線,但看見那些甘願犧牲自己的年輕人,基於人性,「和理非」也會同情「勇武」,「和勇合一」因而出現。

6.12亦是警暴問題的開端,警隊開始「解放軍化」。北京政府處理香港問題的底線,就是不能夠出動解放軍,因為會演變成「六四」翻版,給藉口國際社會譴責或制裁。因此,北京的解決方法是將香港警隊的武力和權力不斷升級,甚至可能混入武警公安於警隊,達致「解放軍化」。這一年以來,我們清楚看到警隊無法無天,凌駕法律之上,甚至在政治上凌駕特首林鄭。香港變成「警察城市」,用暴力和恐懼去治港。

在將來「港版國安法」立法之後,香港警隊將會與中國國安正式結合,香港誓必變成「國安城市」。和勇不分就能阻擋送中惡法,6月12日提醒香港人不要小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力量,運動充滿無限可能性。威權政府最害怕人民團結起來,只要命運共同運體意識繼續發展落去,抗爭運動必定生生不息。

分類:政治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