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6月9日的意義/林兆彬

捷克著名作家米蘭昆德拉曾經說過:「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The struggle of man against power is the struggle of memory against forgetting.)「6.9」、「6.12」、「6.16」、「7.21」、「8.31」在當權者眼中通通都是敏感的數字。這些數字觸碰當權者的痛處,這些數字編寫了香港人過去一年充滿血淚的歷史,這些數字提醒我們要加油,要反抗,要報仇,要_ _。

在2019年之前,6月9日這個日子對香港人來說沒有特別意義。不過,自2019年起,6月9日這一天將會永遠烙印在香港人的歷史之中。2019年6月9日,民陣第3次發起反送中遊行,當天有103萬人穿著白衫緩慢地遊行,由白天行到黑夜。遊行的時候,我們還未知道,原來這一天就是「和勇合一」的開始,社會運動突破了低潮,由量變到質變,進入新的一頁。「6月9日」最大的意義是讓香港人明白到單憑和平遊行,是無法撼動港共政權,「是你教我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這句說話漸漸深入民心。

歷史沒有如果,只有教訓,林鄭當晚錯失了一個改變香港命運的機會。政府不但沒有安撫103萬名市民的情緒,更表示草案會如期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當日有不少市民都是首次上街,沒有什麼社運規條的包袱,即時反應除了「問候」林鄭之外,很自然就會支持甚至參與之後的升級行動,「勇武抗爭」就變得合情合理。

按常識都知道103萬不是一個少的數目,如果在外國,政府早已倒台。過去一年間,政府每次對「和理非」的打壓,都為「勇武」土壤注入了養分,確立「勇武抗爭」的道德正當性。一日問題未解決,對「勇武」的血腥鎮壓,又再同時為「和理非」和「勇武」土壤注入了養分。這個「和勇抗爭」不斷循環,讓運動生生不息,延續了一年都未有停止。

2014年9月27至28日,雨傘運動衝破了主流香港人「社運不應違法」的禁忌,非暴力違法公民抗命漸漸成為了民主運動的主流。2019年6月9日至6月12日,反送中運動則更進一步,衝破了主流香港人「社運不應使用武力」的禁忌,「勇武抗爭」漸漸獲得主流同情和接受,確立道德正當性。古今中外,革命的號角通常由誰吹響?答案是一個喪失正當性的政權。

分類:政治

Tagged as:

1 reply »

  1. Ben哥,本人發現太子道天橋底,旺角維景酒店同大華大廈之間的天橋底,有很多物件,廢單車等,佔用單車泊位,請視察,並通知有關部門清理,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