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數碼暴龍LAST EVOLUTION絆》我們都不擅長告別/林兆彬

捷克著名作家米蘭·昆德拉曾經寫過:「這是一個流行離別的世界,但我們都不擅長告別。」在《數碼暴龍01》大結局那一集,巴魯獸起初不敢跟美美道別:「因為離別是很痛苦的事,既然痛苦我就不要看到她。」最後,巴魯獸一邊跑,一邊跟美美講再見。突然,巴魯獸跌倒,美美的帽子隨風飄起,主題曲《Butter-fly》響起……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幕。

(網上圖片)

作為90後的我,曾經也是數碼暴龍的超級粉絲,在第一輯動畫2000年在TVB播映之前,我就已經擁有多部數碼暴龍機。1997年,日本玩具公司Bandai推出數碼暴龍機,類似是會對戰打架的「他媽哥池」,透過飼養、訓練、對戰和合體,數碼暴龍會進化成長,進化後不會退化,亦不用手搖。當時亞古獸和加布獸的畫風還有點恐佈,不是走動畫版的可愛路線。在漫畫雜誌《Co-co!》大力宣傳之下,數碼暴龍機開始在香港流行,偶爾會看到街上有孩子拿著機在街上對戰和合體。數年後的2000年,當年還是小學生的我,每逢星期二、四放學後便成為「被選中的孩子」,在電視機裡冒險。

最近,數碼暴龍動畫20周年紀念電影《數碼暴龍LAST EVOLUTION絆》在香港上映,我懷著愧疚的心情入場,好像舊朋友聚舊的感覺,但我已經遺忘了他十幾年。入場之際,更有點想哭,因為當年沒有好好告別,我便移情別戀改為喜歡Pokemon。的而且確,數碼暴龍動畫只有頭三輯好看,第四輯開始已經變質,甚至毀掉了數碼暴龍的牌頭。

今次《LAST EVOLUTION絆》的劇本寫得非常好,除了喚起觀眾美好的童年回憶之外,還對「成長」有深刻的探討。第一幕講述已經長大成為大學生的第一代「被選中的孩子」指揮著數碼暴龍拍檔,在城市裡對付鸚鵡獸,他們不再像童年時只是站在一邊講加油。

鸚鵡獸作為首隻登場的數碼暴龍,是精心設計的彩蛋,呼應第一部數碼暴龍劇場版1999年《滾球獸的誕生》「光丘事件」中的那隻鸚鵡獸。那是一切的開始,是八神太一與亞古獸的初次相遇。能夠喚起回憶情懷的東西是最有價值的,至今我還清楚記得,當年我與媽媽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的戲院觀看《滾球獸的誕生》,導演是往後漸漸成名的細田守。

《LAST EVOLUTION絆》頭15分鐘催淚萬分,進化過程畫面和流暢的大範圍打鬥場面,再加上兩首經典歌曲《Brave Heart》和《Butter-fly》,已經值回票價。就算聽不懂日文歌詞意思,也會讓你落淚,因為有種悲傷叫成長。音樂讓你驚覺,原來自己已經老了20年,自己是童年時想成為的那個大人嗎?你還記得自己的夢想嗎?這20年間你過得快樂嗎?為何人越長大,煩惱就越多呢?

小時候,我只愛看數碼暴龍進化和打架的情節,但長大後才發現數碼暴龍其實比Pokemon更有深度,經常探討家庭和社會問題、個人成長與夢想。今次電影的主角是太一和大和,比起其他人,他們對自己的人生最感到迷惘,太一放學後去彈珠機店打工、到便利店買飯盒吃;身邊的同學以為大和會加入自衛隊,但大和希望繼續讀研究院,逃避到社會工作,兩人都不想成為大人。

而奸角梅諾亞與「艾奧斯獸」告訴太一和大和一個悲慘的事實:「當被選中的孩子變成大人,其拍檔數碼精靈會消失。」迫太一和大和面對成長的抉擇,原來成長意味著失去,有時候失去更來得突然。人必須要放棄舊的事物,留戀過去只會妨礙人生向前進。最後,戰鬥是宿命,太一和大和寧願跟亞古獸和加布獸道別,也要拯救其他「被選中的小孩」,接受成長的痛苦,貫徹「努力走上屬於自己的路」和「不被別人決定自己的未來」的核心思想。只要相信人生無限的可能性,太一和大和與亞古獸和加布獸總會重逢的。

最後補充一點,梅諾亞與「艾奧斯獸」蝴蝶的設定也是精心設計的彩蛋,向《Butter-fly》和已故歌手和田光司致敬。電影前段催淚,但結尾沒有再播放經典主題曲或加插舊動畫的片段,然後就向觀眾告別,煽情力度不足,實在有點可惜。

分類:生活, 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