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女鬼橋》小把戲扭轉大局/林兆彬

近年台灣電影題材多元化,質素越來越穩定,2015年的《紅衣小女孩》代表著台灣鬼片正式回歸,隨後出產過《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粽邪》、《紅衣小女孩2》、《返校》等等的恐怖片。今年2月在肺炎疫情期間於台灣上映的《女鬼橋》,更獲得連續兩周票房冠軍。香港的戲院於5月8日重開,《女鬼橋》首日票房15萬,是開畫電影之冠,上映首週六更達27萬,成為單日票房之冠。

故事改編自台中東海大學的「女鬼橋」校園鬼故,一名女同學因為被渣男拋棄而跳河自盡,從此「女鬼橋」到了午夜12時,就會多了一級樓梯。而電影講述在東湖大學的「女鬼橋」,每逢閏年2月29日午夜12時就會多了一級樓梯,站在樓梯的人一回頭望後面便會撞鬼。2020年,一名女記者調查2016年發生於「女鬼橋」的事件,六名學生為宣傳試膽大會而在「女鬼橋」進行手機直播,最後下落不明……

電影以插敘方式不斷交替敘述「現在」和「過去」不同時空所發生的事情,「女記者」的劇情線充滿懸疑推理感覺,而驚嚇位當然是發生於六名學生的「過去」劇情線。就像典型鬼片一樣,六名學生輪流以不同形式撞鬼,充滿台式校園風味。雖然這部份不算有新意,但拍得頗為驚嚇,配樂、攝影和氣氛營造各方面都不會輸給海外的鬼片,較少看鬼片的觀眾相信會感到非常驚嚇。

片長88分鐘,頭60分鐘是一套很普通但合格的鬼片,但臨近結尾,導演開始穿橋,原來電影由一開初就在玩弄小把戲,結局為電影加了不少分數,詳情不能在此說明,否則會令未看電影的讀者失去驚喜。在電影上半部份,導演就埋下了大量伏筆,其實在穿橋之前,我就感覺到有點不對勁,大約在穿橋之前一刻,我就開始猜到這個小把戲,還有結尾的真相。就算猜到真相,也會覺得電影充滿樂趣。

《女鬼橋》的導演奚岳隆算是一位較新的電影導演,今次更是他首次拍攝鬼片,就示範了怎樣利用一個小把戲去扭轉整部片,讓觀眾想再看多一次去尋找伏筆和彩蛋,十分成功。

分類:藝術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