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不平則鳴,人之常情/Ms Yu

記起一段曾在飛機上觀看的 TED Talk。講者是 2017 年全美國年度教師 Sydney Chaffee;她是一位高中教師,教授人民科學。

她憶述 2014 年十二月,學校收到來自學生的匿名電郵,通知學校他們打算於十六日離校上街,加入 因 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而生的遊行行列。這運動是為了聲援當年轟動一時的白人警察 Darren Wilson 槍殺 18 歲美籍非裔男子 Michael Brown Jr 案件。事件激發針對反對警暴與種族歧視的抗議行動。

Ms Chaffee 任教的學校收到電郵後大為緊張;學校需要抉擇是否應該運用權力去制止學生參與,還是應該支持他們身體力行上一課。

在決定打壓或支持之前,學校管理層與老師首先自問,到底是什麼驅使學生發起這次行動呢?學生被煽動了嗎?他們是人云亦云一時衝動嗎?

細看九年班的人文科學課程,有一課提及南非的種族隔離主義(Apartheid)。1976 年六月,南非索維托(Soweto)爆發因種族隔離政策而生的警民衝突。警察放警犬威嚇上街示威的學童,學童在混亂中殺害警犬,換來的是無數槍聲。結果這場武力鎮壓導致至少 176 死、逾千人受傷,遇害者大部份為學生。

三十八年後,前文提到那班美國學生,原本跟南非扯不上關係。但因為教育的緣故,他們在高中第一年便認識何謂種族隔離及其牽涉到的黑歷史,經過老師教授及深入探討,學生明白到種族歧視帶來的惡果,結果他們對這社會議題建立了不同的取態及深化對公義的見解。可以肯定的是,大家在測驗後,就把九年級那次有關索維托的細節忘記的一乾二淨,但已潛移默化的卻是他們對社會公義的取向。所以當社會上有不公義的事情發生,便會觸動他們的神經,希望集合志同道合者之力,去抵抗不公義,理所當然的自發參與 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

經過商討,校方認為讓學生感到學校的支持十分重要,決定不阻止學生在上課時間離校加入遊行,而選擇不參與的同學則留在學校討論事件。無論取態如何的學生與老師都上了寶貴的一課。

由始至終,教育就是這麼一個超越課本與考試的過程。受過教育、有經過思考訓練的人自然會察覺到社會上的不公義及不合理,所以不平則鳴乃人之常情。什麼批判思考、創意思維不是大家一直追捧的教育趨勢嗎?

面對學生抗爭的態度與情緒,教者的確需要有無比的智慧和堅定的信念,要做到接納但不縱容確實艱難。行外人會毫不留情地一句譴責學生,但當老師的卻不可能這樣做,因為教者必定比其他人明白學生選擇抗爭的原因。所以我們不能如鸚鵡學舌,當學生將書本裏的知識化成理念付諸實踐時,在毫不過濾或思考的情況下,跟大隊直接打壓,那才是人云亦云、是令人對教育失信的原因。試問如果一代人不再相信教育,哪位教者還會天真覺得,自己仍會找到容身之所?

TED talk 連結:Social Justice belongs to our schools by Sydney Chaffee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分類:社會, 教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