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赤子之心不可欺/Ms Yu

說什麼「不要將政治帶進校園」從來都是廢話。所有學校都不是生存在外太空的機構,當一個城市連寵物展也需要因政治考慮而腰斬,貓狗烏龜金魚倉鼠都受到牽連時,誰還會依然一廂情願覺得學校 — 一個以人為本的地方 — 能夠獨善其身?政治本身只是一門普通的人民科學,把它包裝成為洪水猛獸的人,往往是打壓者。以追求校園安寧為由去施壓,根本是以小人之計去箝制赤子之心,與教育的終極目標背道而馳。當孩子的心都在吶喊求助時,為了粉飾太平而帶來的肅靜,其實比起因政治動盪而產生的雜音恐怖得多。

學校,永遠都應該是一個100%讓孩子免於恐懼的地方,成長本身已經令孩子戰戰兢兢,所以他們先要不恐懼,才會開始認識自由及學習尊重別人。為人師表的責任不止於傳授知識或灌輸價值,而是要替孩子釋除成長中的種種疑慮。常說老師是教人不是教書,教育旨在令孩子在自由自在中學會相信自己、相信別人,最後才會懂得相信社會。

香港現在病入膏肓,不用專家診斷都知道學生的心靈必定有一定程度的創傷。看著開學以來種種發生在校園內的打壓手段,那種自家製的白色恐佈荒唐得令人震驚。手牽手、唱唱歌、寫下心聲貼牆原本是單純的舉動、是抒發情緒的渠道。有人卻以為隨便替這些行動加上罪名,便能繼續營造和平的現象,卻不知道自己正在孩子的傷口上灑鹽。

在校園內外,只要有任何成年人令學童受驚受壓,不管是那位飛撲上前令孩子倒地受傷的警察,還是那些說了句話而令孩子晚上擔驚受怕睡不著的人,都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誰不知道欺善怕惡、以大欺小最容易?孩子微弱的聲音一下子就可以被打發掉。可是教育就是要取難不取易,循循善誘需要極度耐性,以身作則往往吃力不討好,十分耕頂多只得一分收穫,但真正相信教育的人知道,餘下那九分必會在未來結果,然後散落各地。所以無論多困難,老師與學生同行、守住他們那顆依然願意相信的赤子之心,是我們在這時勢中最低限度要做到的事。

孩子還未長大,所以我們不可能期望他們會了解成年人的心事。反而我們都年輕過,只要回顧自己年少的歲月,不是一樣橫衝直撞、渾身是刺嗎?年輕人從不稀罕成年人的認同,我們也休想闖進他們的世界。但是身為過來人,難道連替他們開一扇窗,讓他們舒一口氣的氣量也沒有?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1 reply »

  1. 簡筆 香港文字學系列 – 信報文化 2008年7月10日

    豐富多姿的舊時文字
    正體字有典範的楷書刻印標準,簡筆字與俗體字的地位一樣,只屬於異體字。大陸頒布簡體字為法定用字之餘,廢棄正體字名,改稱「繁體字」。繁體之名帶有貶義,誣陷傳統文化為繁複、繁雜、繁鎖。即使不稱正體,也應稱為原體或舊體。

    漢字應以類似往日翰林院的穩當機構 (今日可稱「國家語文委員會」),定期訂正,商議執行,而不是一批頒布了事。
    

    法定簡體,其弊有三
    一, 中共法定簡體字之最大流弊,是違反漢字約定俗成的漫長成文過程,改以體系性質,急速大批造字,且以共產國家的權威強令執行。一批過的文字簡化,令造字原則受到某些學者的成見所限(在中共是一群不學無術之徒),顧慮不周。中共建政初期,銳意鏟除舊文化,從不考慮日後會有傳統文化復興之事。
    二,
    例如簡體的「后宮」,是皇后的正宮還是皇帝的後宮,當年就不加顧慮,反正封建舊物一掃而光了。

    二,中文之詞組並無分隔,端賴文意辨義,是故歷代添文造字,演化字義,增強文字傳意的準繩。中共以簡化字取代歷代的新造字之後,難以預計日後中文的構詞組合。如廢棄了「製」字,生物化學興起之後,用簡體字寫『制氧』,不看前文後理,誰知是抑制氧氣還是製造氧氣?

    三,簡化的文字學義理不一致,悖理之處甚多。在聲符簡化方面,由於中共簡體字與普通話同時強令推行,有消滅方言之策,故此簡化時只以北音為主,歧視其他方言。
    悖理/金山詞霸- paralogism;contrary to reason違反邏輯規則或公式的推理

    省字增文 枉作小人
    為了加速政治宣傳,中共以簡體字掃盲(掃除文盲的簡稱,文明社會叫『識字教育』。以文字學義理而言,簡化字復用古體字,以『同音通假』的方法淘汰歷代的新造同音字,是違反文明演化之理。常用字之通假(如麵、髮、鬆等),混淆尤甚。

    原本是望文生義,通假之後變了憑聲猜義中文局部變成拼音字,意符變為音符,加上同時推行音調貧乏的北方普通話,同音字多,行文講話需要大量採用複合詞來辨義,致令內地人不論在口語或是文書,多是囉囉唆唆,正話曲說。文字簡化了,卻換來長篇累牘。

    簡體字易寫難認,乃造字學之一大敗筆。很多簡化字由行草而來,書寫方便,印刷成書卻難以辨認。乌、鸟與马,风、凤與凡,气與乞,丰與主,无與天,驟眼看不出差異。邏輯虛詞如沒有與設有、沒法與設法、沒想與設想,一字看錯,全句讀錯。

    進入電腦打字時代,中文輸入法可減正體字書寫之困,而且字體筆畫愈多,輸入的編碼反而愈少,字形也鮮有重複,打正體字變得比打簡體字更快。

    假若當初是逐步整理字體,而不是一次頒令,便可以靜待印字技術演進,不至有枉作聰明之憾。猶如當年大陸如果容許自由經濟與國營企業及農業公社混合並存,不一次過強制推行共產主義,大陸也不會延誤國計民生三十多年。

    傷殺語言心靈

    簡體字之大患,是傷殺國人的語言心理意識。簡化字禍及造字理念,內地人也慨嘆文字簡化之後,『親不見,愛無心,廠空空,產不生』。

    簡化字形妨礙象形字的規律,打擊國人對獨一無二的中國文字系統的文化自信,加速中國文字的符碼化,這恰好是配合早年中共要將漢字拉丁化、完全脫離傳統文化的計謀。

    古人即使造新字,也顧及象形,如白雲的「雲」字借用作說話的「云」之後,就另造「雲」字。

    甲骨文及金文的古體「 」字略有浮雲舒卷之形,楷書乃有‘雨’字以象形。今大陸簡化成楷體的云字,以為是恢復古字,實則是食古不化,書體不同,由古體轉為楷體,就失了象形之義了。至於與說話的「云」字混淆,就懶得理會了,當年怎料到今日大陸竟然時興子曰詩云的古書,學界明星在電視開講國學?

    其次,是文字美學與書法修養,正體字乃由楷書法帖而來,空間線條勻稱,寫之讀之,心正氣平,有駕馭複雜事態之耐性,使人做事恰如其分。如手書正體的「鹽」與『鬱』,無疑是難,但寫之各部呼應,令人做事顧慮周到,留有餘地。

    中共推行簡體字,是要斬斷正體字傳遞的人文美學,方便鼓吹言文鄙俚、行動粗暴、不留餘地的政治鬥爭。今日大陸很多人言談喧嘩,行動魯莽,不識大體,也略可歸咎於簡體字以醜為美之積弊焉。

    藍字 – 就是本人20多年來常提及繁體(正體才對)之自然界優質(自救)靈動力效應是也 ,真誠感謝作者學術闡述之幫忙!

    sorry, i don’t know how to turn certain words in colo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