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預演《緊急法》/林兆彬

本來,香港人都不清楚什麼是《緊急法》(全名是《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又或者只記得於去年颱風「山竹」襲港期間,有人曾經建議政府引《緊急法》宣布停工。不過,自8月27日起,政府放風不排除引用《緊急法》去對付反送中運動,引起社會激烈討論。

一方面,政府為《緊急法》的實施試水溫,了解輿論反應。同時間,於人大831框架頒佈五周年前夕,警方反對民陣在8月31日舉辦遊行,更拘捕陳浩天、黃之鋒、周庭等社運人物,反映政府正在預演《緊急法》。假如某天政府宣布實施《緊急法》,相信會立即拘捕數以百計的民主派人士,包括政界、社運界、傳媒界、學界等等。最大機會實施《緊急法》的不是8月31日,而是10月1日之前幾日,因為「十一國慶」是北京給予林鄭收拾爛攤子的死線。

其實,政府的思維很簡單,你可能會認為很離地可笑,但的確如此。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仍然覺得今次反送中運動是有「大台」在背後操縱,否則抗爭者不會那麼有組織和有系統,不會持續那麼久。此外,政權由2014年雨傘運動開始,就懷疑香港民主運動有外國勢力幫助, 所以才能有如此豐富的物資。因此,香港政府會重點拘捕曾與外國政府有聯繫的人士,去調查他們的通訊和銀行紀錄,這解釋了為何陳浩天、黃之鋒、周庭會被捕,其他曾經與外國政要接觸過的都是高危人士,例如《蘋果日報》黎智英。

有人認為大搜捕只會激起更多人上街,但香港政府根本沒有其他選擇,她也在賭博。在北京政府不介入的前提之下 ,香港政府已經「冇牌可出」。派糖、扮對話、解放軍拍片嚇你、黑社會斬人,所有方法都試過,仍未能停止運動。所以,香港政府只能繼續依靠警隊,透過不斷鎮壓,拉得幾多得幾多,打得幾多得幾多,希望嚇到香港人不再上街。

另一招是「等運到」,政府亦等待經濟轉差、旅遊業和服務業重創 、失業率上升,然後就可以抹黑反送中運動是主因, 企圖令到民意逆轉。但這個如意算盤,短期內未必打得響。因此,《緊急法》就是必殺技,嘗試於十月一日停止運動。

黎明前的黑暗是極度黑暗,香港人加油,萬事小心。

分類:政治

Tagged as:

4 replies »

  1. a
    符合上市…搶掠俱樂部的門票/附件2

    (重磅揭露)荷蘭資深銀行家揭露光明會的金融體系4 五月, 2017 真相揭露 by 傳奇

    隆納德‧伯納德(Ronald Bernard) 在受邀進入新世界秩序的金融圈之前就已經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企業家。他在訪談中表示:他過去的腦袋就像一台”冷凍庫”,可以冷酷無情地做出任何事情。當時的他一心只想要登上光明會邪惡帝國的權力顛峰。

    …全世界大約是由8500人所控制。這些人無所不用其極地製造各種動亂,好讓他們操弄全球金融的動向並且牟取更多的財富。

    隆納德:…我找回自己的良心。當時有件事情讓我感到無比煎熬…我的同儕大多數沒有主流的宗教信仰…他們多半是路西法的信徒。

    …他們的信仰就是真理和事實。他們侍奉某個非實體的存在,他們將其稱為路西法…

    主持人: 你現在是在說撒旦教嗎?
    隆納德: 對。我以訪客的身份參觀那些教堂。當時他們正在舉辦彌撒。我看到幾位裸女、酒還有其它的東西…

    …我當時只是這些圈子的過客,而且欣賞裸女和其它事物對我也是一大樂事…但是某一天發生的事情導致我現在出來講這些事情。

    我受邀到國外參加獻祭儀式,這一次就是我決定退出的轉捩點–因為當天的祭品是小孩。

    主持人: 他們要求你要血祭孩童?

    隆納德: 對,然後我做不到。
    …接下來我的生活逐漸崩潰。我在童年時經歷過太多的事情,所以這件事對我造成非常大的衝擊…我總算發現自己原來處在那樣的世界…開始倦勤。我再也沒法做好自己的工作。這種情形使我變成了一個威脅。

  2. b
    主持人: 對撒旦教徒而言,當然是。
    隆納德:我沒辦法繼續拿出最好的狀態工作。我的表現從此日漸下滑。我開始推掉手邊的案子,最後就直接退出。撒旦教之所以要舉辦獻祭儀式,就是要留下所有信眾的把柄。

    現在回想起來,他們想用把柄恐嚇我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們想利用獻祭孩童當作我的把柄。這種手段讓我感到反胃。

    …他們從幾千年前就開始在全世界使用這種手段了…可以在文獻中發現以色列人當時就已經有獻祭儀式。

    最初的十個部落之所以被流放到巴比倫尼亞(其首都為巴比倫),是因為他們當時就會拿孩童來舉行儀式;甚至把孩童當成祭品。

    這些歷史文獻讓我相信自己的經歷是真的。我瞭解生命絕沒有表面看起來這麼簡單,還存在一個我們看不到的世界。於是我後來開始研究神學來釐清自己經歷過的事情。

    …我在研究心理學的過程中發現了錫安長老會紀要…

    主持人:我們還談到猶太復國主義啦…
    隆納德:是的。如果你讀懂了錫安長老會紀要,它就會像是我們每天閱讀的報紙。你可以從這本書中揣摩擁有絕對權力的人心裡在想些甚麼,並且逐漸變成史實。正因為民眾不起身為自己爭取權利,他們就不會明白世界的真相。

  3. c
    主持人:我們都受到編程控制。如果你膽敢說你反對猶太復國主義,就會被貼上反猶人士的標籤。
    …不管你要怎麼稱呼他們,邪惡的路西法教徒或撒旦教徒是真實存在的…這些打算毀滅一切的實體討厭人類的勇氣,他們痛恨這個世界和生命本身。他們會用盡各種方式把我們消滅殆盡。

    他們的做法是分化人類,分而治之是他們的行動方針。人類是光明的真正造物。一旦你用政黨、膚色、種族等區別分化人類,對路西法教徒而言,你就是在打壓人類的真正力量。如果人類起身為自己奮戰,路西法教徒就輸定了;接著這頭貪婪的怪獸就會消失。

    主持人: 好美的故事。
    隆納德: 人類必須團結再團結。一旦我們同心協力,就可以終止地球上所有令人作嘔的鳥事。我現在可以輕鬆的講這些故事,但是我曾經經歷過一段生活支離破碎的日子。

    …我在他們要求我血祭孩童之後找回了自己的良知。當時我開始倦勤,接著越來越抗拒自己的工作。我沒辦法帶著良心繼續做原本的工作。

    主持人:那肯定非常辛苦。
    隆納德: 是的,那時候我的生活變得非常辛苦;處於完全緊繃的狀態。一方面,你在金融圈高處跟金錢打交道。你在這個環境裡沒有犯錯的本錢,不然一切都會瞬間完蛋…特別是良心回來之後的道德壓力特別大。我回想起前輩在我入行之前的告誡: 如果你不能把良心丟進零下100度的冷凍庫,就別來做這一行。

    主持人:你的良心冷凍庫關機了嗎?
    …到最後,我徹底崩潰了。我的身體直接罷工。我醒來第一個看到的是我媽在加護病房裡哭。

  4. d
    主持人: 你還住進了加護病房? 隆納德: 是的。我當時真的完全崩潰了。

    主持人: 這麼嚴重啊?
    …我當時不相信任何事情。不過我還記得自己在加護病房的牆角看著自己的身體。我看見醫護人員在搶救我的肉身。

    主持人: 你有瀕死經驗。
    隆納德:你可以那麼說吧。我曾經看見自己靈魂出竅…研究了不少東西。我也開始相信它們是真的。我變得更瞭解靈性和物質。令我印象深刻的出體開始在我心裡萌芽。我領悟到我不光只是我的身體。這副身體只是一個容器…

    …我當時像一台撞得稀巴爛的火車。我的身心靈徹底崩潰;花了整整一年來調養。

    …我在退出前的那段時間仍然受到肉體上的折磨,因為他們要確保我不會違背保密契約。我被他們挾持了一段時間,接受他們的 ”款待”。

    他們用盡了各種把我逼到身心極限的招數;簡直是要讓我早點去見上帝。

    主持人:你是指綁架嗎?還是洗腦?
    隆納德:都不是。他們用的那些酷刑是要讓你在之後都無法威脅到他們統治的世界…我在那陣子過著無比煎熬,難受到我根本無法承受的日子。

    不過,我的意志也強到讓那些酷刑只能傷到我的肉體…起碼我在臨終之際可以走得從容一點…我也已經死過一次了。現在的我則是浴火重生的我…

    …/Part 2

    主要是:金融頂層的具體運作,請自行查找,如有興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