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有父母問:「咁而家警察系咪應該企響度俾人打?」

過去呢個月,有父母唔太同意我對警察嘅言論,問:「咁而家警察系咪應該企響度俾人打?」之類嘅問題。驚訝人數都唔少,所以響呢度一次過回覆。

簡單嘅答案:唔應該。如果有示威者干犯法例,就當然應該承受後果(包括適當武力使用),呢個就係法治社會嘅好處。

不過如果警察真係專業,佢地應該識得判斷用乜嘢程度武力應對示威者。就如教小朋友時,佢地會犯唔同程度嘅錯,我地做父母老師都會用唔同程度嘅方法對待。舉個例,小朋友偷嘢同小朋友打乞嚏唔記得掩嘴,提點同懲罰嘅方法及態度都一定會唔同;後果嘅輕重就係來自父母同老師嘅專業判斷。

而家警察就係俾我地睇到,佢地係似乎喪失咗呢種判斷能力。無論係和平同非和平狀態下,佢地都會用同樣嚴厲嘅行動同態度對付。咁樣做係危險兼愚蠢,因為佢地有可能傷及無辜,亦無俾緩衝空間自己按情況應變升級。示威者如果習慣咗呢種模式,變本加厲難道唔係理所當然?老子講過:民不畏死,奈何以似死惧之?麻木之後,根本乜都唔怕。如果父母見自己孩子打乞嚏無掩嘴,就一巴車過去,佢可能學識點打乞嚏,但以後管教嘅路會非常難行。

所以連無執法專業知識嘅普通市民如我,見到新聞片段或身處現場時,因為有太多使用過份武力嘅場面,就自然覺得有問題;再睇睇法律條文,就更加擔憂。

而家呢個討論已經唔再停留響黃絲藍絲、撐唔撐警嘅層次。因為警察而家係集體公然違規。有市民響知到後果嘅情況下選擇以身試法,啱唔啱一件事,呢個行為完全係出自個人意志。但身為執法人員,其實係完全無選擇違法嘅權利;因為執勤時,佢地係做緊嘢,撇開講到噚嘅 they are well paid for it (by all of us),呢份工被法律賦予額外嘅執法權,就自然都有要求警察嚴格遵守額外嘅規條。有權利必有義務係做文明人嘅基本要求;只行駛權利但不盡義務者,先最應該被譴責。

一個行業行出嚟嘅人,眼見到嘅都唔遵守專業規則,成個行業基本上已經唔存在,因為是旦叫阿強阿娟著件衫、戴個頭盔頂住個位一陣先都得。我視野唔係好闊,成日淨係諗住點樣教好小朋友。所以當務之急,我好需要警務處處長交代一下,到底我以後係要點樣教小朋友識別警察?遇到警察時要做D乜嘢先可以確保自己清白同安全?我需要明確到連三歲都聽得明白嘅步驟同指引,因為三歲人唔會識得打去邊度投訴同查詢。

最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已經係最最最文明同非暴力嘅方法,去還警隊清白,又可漸緩局勢。而家仲要唔係聽日成立委員會,後日就有結果,搞幾年後,都已經改朝換代,今天的鑊根本唔洗今天孭。但政府咁樣都唔肯做,仲係停留緊撐警定撐市民嘅人,係咪應該用下腦袋,諗諗政府到底做咗同做緊啲乜嘢,去令到社會咁唔和諧呢?

衷心希望做父母嘅可以平心而論、尋根究底,做榜樣去提出有質素嘅問題。謝謝。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作者博客及立場新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