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不能承受的沉重/Ms Yu

身處暴風中,特別容易迷失方向,有時在歷史裏可能會找到一些啟發。許多人對歷史嗤之以鼻,談法國大革命、柏林圍牆倒下等社會運動有點不合事宜的感覺。《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是一套拍得極出色的紀錄片,記錄了跟我們接近得很的烏克蘭革命;它就發生在 2014 年。那年還是極度無知的我才第一次聽到高牆與雞蛋之說。

烏克蘭革命推翻了一位漠視民意、一意孤行的暴君。革命始於 2013 年十一月,總統亞努科維奇出爾反爾,突然中止和歐盟簽署政治和自由貿易協議,而強化和俄羅斯的關係。市民認為這是社會的一大倒退,猶如回到祖父母出生的年代一樣。年輕人透過互聯網發起一場和平集會,他們在廣場上喊口號、大鑼大鼓唱歌跳舞,有人憶述當時感覺其實似嘉年華會多於示威抗爭。數日後,情況急轉直下,總統突然下令警察暴力清場,警民關係一朝決裂,之後演變成一場歷時九十三天的血腥鎮壓。

紀錄片的前半部,你會看到似曾相識的畫面:有和平遊行的群眾、唱詩歌的聖徒、也有承諾過與人民同一陣線,最後卻倒戈相向的警隊,隨之而來的是催淚彈和警棍、守望相助的抗爭者、站在警察盾牌陣前哀求的母親……踏進十二月,和平示威者人數沒有減退跡象,民眾填滿了首都基輔的自人民廣場,警方鎮壓行動升級,流血事件不絕。到一月中旬,政府態度依然強硬,更通過了一條令局勢火上加油的反示威條例,直接將獨裁合法化,內容包括賦予政府權力隨時中斷互聯網、禁止市民在和平示威中穿制服和戴頭盔等。(見下圖)

影片的後半部,是我們最不想看見的畫面,警察大概殺紅了眼,除了示威者外,就連帶著工作證的紅十字會人員都不放過,更肆意搗亂急救站。示威者這時雖然手執自製武器,但裝備當然遠遠不及武裝部隊。警察拿著步槍在廣場四周的屋頂高處射殺平民,示威者唯一的掩護,來自從廣場中燃燒那烈火冒升的黑煙。九十三天過去,許多個家庭再不完整,犧牲了最少百多條性命,政府終於讓步,亞努科維奇下台。

片中有位曾參與示威的父親接受訪問,他回想那天,跟女兒說自己要加入抗爭行列,年幼的女兒捨不得,於是跟爸爸說:「爸爸你不要去,待我長大了,我去!我可以保護你!」孩子能夠給予大人的愛與包容,絕對不比他們得到的少。爸爸對著鏡頭哽咽:「I knew it was now or never。」他知道如果今次不走出來加入戰線,女兒長大後將會面對比今天更難承受的沉重。

除了這位爸爸,製作團隊也訪問了多位不同年紀的市民,當中年輕人較多;能令天下年輕人去放下生活日常,捨命追求的都是一模一樣的東西,大概是因為,擁有赤子之心的人才能體會自由的可貴吧!當警察開始隨機屠殺,示威者看著同伴在身邊倒下,自己也無路可退,有位大叔說:「We have passed the point of no return。」事實上,市民願望很單純,只不過想簡單安樂過日子,試問誰會無緣無故將自己的生命推至 a point of no return?

世上只有當權者,才有權勢與能耐去逼迫社會走到不能逆轉的地步;自以為是的當權者不用拿刀動槍,已經可以置人於死地。

一個人,憑什麼去因為自己的傲慢與偏見而一次過奪走幾代人的幸福?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