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有關「送中條例」和六一二的幾點思考

Picture1

好打得的職場悲歌

政府為何強推「送中條例」,坊間眾說紛紜。有說是阿爺下旨、亦有猜測是林鄭特首邀功所為。自稱「官到無求膽自大」的林鄭作風一向硬朗,由當年的皇后碼頭,到強拍條例,至今日的「送中條例」,都貫徹她的好打得作風。姑勿論誰是始作俑者,實際操作,特區政府應該有一定的自由度。借陳同佳一案為藉口,大概是特區政府本地創作,奈何此舉大大低估了條例的敏感度和嚴重性。政府以為經過了五年的籌備和訓練、加強了警隊的裝備和部署,大不了以武力控制群眾,再由立法會的建制橡皮圖章快刀斬亂麻通過法例,又可以再一次成功抵壘。

官員的傲慢,把群眾再一次逼上街頭,還大大咧咧的自己把事件定性為暴亂,在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之際,讓香港登上世界各地頭條。圖片、視頻但見煙霧迷漫、子彈橫飛,市民被打得頭破血流,叫本來一心打造「厲害了,我的國」的習主席顏面何存?時機之差,無出其右,台灣朝野一致認為這次事件凸顯了一國兩制的失敗,變相間接助攻蔡英文。

若真無求,自當歸園田居。職場金科玉律,從來都是要為老細解決問題。 問題解決不了,反而擴大,在老細眼中就是能力問題。年終的職場考核,有好看的。連任的期盼,恐怕會成泡影。

Watch What They Do, Not What They Say

要了解一個人,不要聽他說什麼,要看他做什麼。特區政府之所以失民心,除了傲慢,還有虛偽。6月9日,過百萬市民上街表達不滿,6月12日平民百姓和警察在金鐘衝突了一整天,林鄭一方面播一條找CCTVB拍的眼有淚光的(自以為)公關片,另一方面默許警察對手無寸鐵的市民、記者用催淚彈狂攻、用棍打、塑膠子彈射頭;警務處處長一方面好好聲氣地記者朋友前、記者朋友後的開記招,轉頭他的伙記去拘捕大學生、去醫院拉人、截查在金鐘收拾垃圾的小女孩,落差那麼大,你叫人情何以堪?

總值千萬奔馳越野車擋路的啟示

六一二沒有大台。曾經的社運領袖不是被捕入獄,就是流放海外,還在的也不敢走得太前,怕一個不留神就得到一個煽惑罪名。網民各施各法,網上提議百花齊放,最終有沒有人做,有幾多人做,怎樣做,沒有人說得准。然後在6月12日的早上,金鐘發生了好幾宗交通事故。最矚目的的,大概是四輛G-Class奔馳越野車在金鐘道車展般的一字排開,連(假裝)碰撞這個步驟也省卻。這款越野車,新車價值超過二百五十萬港元,可見車主非富則貴。非常時期如此高調,不怕你拖車、不怕你撞、不介意你知道他們是誰,其實是給香港政府一個明確的訊號,這次修例除了沒有本錢移民的普羅大眾,亦磡動了在香港有各種盤根錯節利益的富人圈。無間道電影中有句金句:「出得黎行,預咗要還。」各位特區政府官員、橡皮圖章議員,請謹記縱使今次僥倖過關,這一筆債,還是要還的。

癡心錯付的警隊

不少市民質疑為何警隊出手可以如此狠辣。市民無辜,很不幸警隊也是被牽涉入旋渦的一群。自從佔中以來,因為社會運動而長期執勤的不忿和心理壓力,還有七警案、朱經緯案等等因素,都在不少前線紀律部隊人員心中種下了仇恨的種子、報復的心理。

紀律部隊(不單只警隊)從來高舉的就是服從和階級觀念。這樣的訓練,好處就是效率高,機動性、紀律性強,壞處就是容易缺乏獨立思考指令以外大環境的能力。再者,在這樣高壓的環境下生活、工作,有獨立思考,處處質疑上司、同僚的處事手法,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久而久之,這種「不服從都係唔啱」的思想,令不少本來人品甚佳的紀律部隊人員輕易覺得「遊行就即係搞事」的心態,所以用棍打、 用槍射既是理所當然,亦可一洩積壓了幾年心頭之憤。思想單一,在太平盛世,是最幸福、最無憂無慮的。然而當環境複雜,單純的服從,就容易被人利用了。市民和警察,都是輸家。而中間的鴻溝,很遺憾也不易復原。

現任一哥比前任圓滑世故,以此斯文氣質登上處長之位,想必是個聰明人,有其過人之處。當你的下屬連「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也說得出、光天化日明知有幾百部攝影機、手機拍攝的情況下仍然隨意追打手無寸鐵的示威者、向救護車發催淚彈,阻止受傷的示威者送院,做出各種超乎人道立場的行徑的時候,應該要控制一下前線警員的氣焰。市民從來不是警察的敵人,示威者為的也不是私利,把情緒推到兩極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假如真的出了什麼嚴重人命傷亡,終生抱憾的,除了傷亡的人員,午夜夢迴,還有手握槍枝的警員,和有能力阻止悲劇發生的高層。

警隊的朋友,對於你們手中武器,我希望你們可以存敬畏之心;對於生命,有基本的尊重。畢竟保護市民的生命財產,才是你們應有的使命。

但願「錢可以解決到嘅,就唔係問題」是真的

為何要推「送中條例」?理由大概有幾個。方便捉拿或震攝異見人士(和靠大陸搵食的生意人和古惑仔)為其一;名正言順移交內地貪官、富商兼沒收其財產為其二;有需要的時候引導幾個外籍居民到內地受審,抗衡華為孟晚舟一案,作為貿易戰談判的籌碼為其三。假如透過陳同佳一案偷雞成功,林鄭是可以立大功的。

隨着中國國力日益強大,香港對內地的利用價值變得越來越小。國內省市之間競爭激烈,相信內地有不少人願見香港日漸衰落,此消彼長,取而代之。「送中條例」對香港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讓它加速變成另一個中國內地城市,融入大灣區之內,大概正好配合國策。

捨身成仁感動對方的可能性從來都微乎其微。要阻止悲劇發生,其中一個最有效的方法,是有關人士本身的利益受損。未知特區政府可有評估過強推「送中條例」的後果,還是心存僥倖,以為可以敷衍過去。假如強推條例真的令美國取消《香港關係法》,導致大量外資撤資,貿易總部或地區總部搬離香港(其實已經在發生),聯繫匯率失守,股市樓市大跌,甚至觸發另一次金融風暴,除了捱死一世的升斗小市民,在香港和世界各地擁有不少資產的國內同胞和權貴,將無一幸免。金融大鱷已經在虎視眈眈,另一次金融風暴的降臨,不是不可預期的黑天鵝、而是可以預見、可以避免的灰犀牛。

高銀撻訂啟德地王、有機會成為今年最大規模的新股ESR宣布押後在港交所的上市計劃,本來都不是好消息。但是假如這些壞消息可以令政府懸崖勒馬,大家無需「攬炒」,倒也未嘗不是好事。

分類:政治

3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