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林鄭月娥奪走香港人的四大自由/徐少驊

《免於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是美國畫家諾曼·洛克威爾《四大自由》系列油畫的最後一幅。這四幅油畫代表的理念都源自第32任美國總統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於1941年1月6日國情咨文中的四大自由。

羅斯福所說的四大自由就是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和免於恐懼的自由。

四大自由當中,又以「免於恐懼的自由」最為根本,因為恐懼會令人自我約束其他方面的自由。

在極權獨裁體制之下,「自由」是不可能跟言論和宗教放在一起的,政權為了自身的安穩,亦會嚴格控制經濟活動,並將國家資源控制在少數的權貴手中,故此,人民的匱乏是必要的常態,以防止不利政權穩定的力量冒起。

一鋪清袋,酷吏一號當之無愧

林鄭月娥不愧為酷吏,酷吏一詞理應永久地加到她的職銜之內以示表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酷吏一號林鄭月娥。

她修訂《逃犯條例》,就是要奪走香港人「免於恐懼的自由」,有了這一條容易遭受到濫用的惡法,香港人就連「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也會自行奉上。

酷吏一號萬億倒錢落海的《明日大嶼計劃》,掏空儲備,奉獻與「大灣區」與「一帶一路」的必賠項目,香港人原本擁有豐厚的財政根基,也被酷吏一號一鋪清袋,於是香港人就必得仰賴中共的憐憫與救濟。香港人曾經自豪於擁有「免於匱乏的自由」也會在可見的將來失去。

香港人必須醒覺,昔日被視為搗亂社會秩序的抗爭者,他們所爭取的其實是社會上每一個人的自由,而不是自身的政見表達的自由。

《逃犯條例》修訂的意義不是只關乎「逃犯」,而是所有「香港人」,因為條例修訂之後,就是把大陸的法例全面引入香港,中港的法制邊界消失,已經奄奄一息的「一國兩制」正式宣告死亡,這一點,每一名香港人,你們看清楚了嗎?!

作法自斃、商鞅之歎

最後,我想以一個故事作結,叫做「作法自斃」。

話說秦國仍是七國中的弱國,得到商鞅變法而變得日漸強大,但商鞅變法得罪了秦國的權貴,支持商鞅的秦孝公去世,太子繼位是為秦惠王。

秦惠王的師傅公子虔當年被商鞅處刑,被割掉鼻子,秦惠王一來為師傅報仇,二來為了討好秦國權貴,鞏固政權,於是找他的門人控告商鞅謀反!

商鞅見勢色不對,迅速逃亡,逃到國境關卡,已經天黑。想要投宿旅舍,旅舍老闆不曉得他就是商鞅,對他說:「商君訂立的法令,接納沒有通行證的客人投宿,要受連坐之罪。」不讓他投宿。

商鞅喟然興歎:「唉,我立下的法令竟然如此不通人情嗎?」這就是成語「作法自斃」的典故。

奉勸今天協助通過《逃犯條例》修訂的香港權貴,條例修訂通過之後,你們很大機會有商鞅之歎!

故事的結局:商鞅被殺,還要遭五馬分屍。

分類:政治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