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三八婦女節電影推介/林兆彬

今日是3月8日國際婦女節,筆者推介以下6齣以女性為主題的電影,讓大家反思女權。

 

《女權之聲》(Suffragette)(2015年)

《女權之聲》在2015年11月於香港公映,當時除了讓香港觀眾認識到英國婦女爭取投票權的歷史之外,還彷彿在鼓勵香港人爭取民主不要氣餒。

電影從小人物Maud的角度,折射出二十世紀初英國女性被壓迫、男女不平等的情況。主角Maud(Carey Mulligan飾)從7歲起便在洗衣場當童工,沒有接受過教育。在機玄巧合之下,Maud認識到女權分子Edith Ellyn(Helena Bonham Carter飾)和女權抗爭領袖Emmeline Pankhurst(Meryl Streep飾),漸漸意識到男女不平等的社會問題,開始參與女權抗爭。同時,她亦開始受盡白眼、甚至被親人離棄……

當時女性所面對的情況,比現時的香港糟糕得多,例如女性不能像男性一樣上學、從小便要在惡劣環境下長時間工作、工資被剝削、被男領班性騷擾、離婚後會失去子女的撫養權……

戲中的「黑警」一次又一次打壓女權份子,大部份男性角色和「黑警」作為概得利益者的行為十分醜陋。香港觀眾很自然便會回憶起的雨傘運動,把戲中的情節投射到香港的情況、投入戲中的人物,並再次明白到,沒有投票權,就沒有基本人權。單憑一次抗爭未必帶來成功,除非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抗爭,否則當權者根本不會理會沒有投票權人士的福祉。

另外,除了女權運動這一條的劇情線之外,電影還花了不少篇幅講述主角Maud 所面對的家庭壓力。由於多次參與抗爭而被捕,她和丈夫關係破裂,最終更失去了兒子。Maud的遭遇相信能夠引起不少女權分子抑或是其他社運人士的共鳴,家庭生活和理想,或許有時候要二選其一。

 

 

《逆權師奶》(Cart)(2014年)

《逆權師奶》改編自真實事件,講述一間超級市場的合約員工突然遭到無理解僱,一班女工為了爭取自己的權益,開始組織工會、罷工、甚至佔領超級市場。有趣的是,電影裡的不少場面,也與香港的雨傘運動非常相似。

例如,佔領超級市場的場面、抹黑員工是被煽動的管理層、親商界的媒體、支持工運和反對工運兩個陣營的宣傳攻勢、黑社會襲擊罷工員工和帳篷、防暴警察的清場行動……香港觀眾在觀看的時候,別有一番味道。

電影花了不少篇幅去描述女工們的家庭和心理狀況。戲裡的大部份男人都是無能或者奸詐,女工們是正義的,既要照顧家人又要抗爭。煽情感人之餘,讓觀眾反思跨國企業剝削合約員工的社會問題。

戲裡有兩位重要的角色,分別是善熙(廉晶雅 飾)和惠美(文貞熙 飾)。善熙是一位模範職工,丈夫出國打工賺錢,惟有獨力照顧兩名子女,她安份守紀在超市捱了五年,經常「自願」加班。當以為有機會轉為正式員工、能夠為兒子買一部智能手機的時候,突然被公司解僱,被迫走上抗爭的道路。而惠美則是一位單親媽媽,較為剛強獨立,甚有抗爭的意識,不會替公司無薪加班,是組織工會的發起人,影響了善熙對工運的想法。但為了養家糊口,在電影中後段放棄抗爭。

有別於一些男性工運電影,例如日本的《蟹工船》,《逆權師奶》以女性工人對抗父權資本主義的設定,女工們為了養活家庭而發動抗爭,更能夠獲得觀眾的認同與同情。再者,戲中有不少令人難忘的煽情橋段,讓故事充滿人情味道。例如,在佔領超市的晚上,女工們點起燭光,講述自己的心底話;在電影的後段,善熙在電話亭內致電給惠美,告訴她最後的抗爭計劃,希望勸惠美「重出江湖」,拍得頗為感人。

觀看完這齣電影之後,筆者竟然不覺得戲中的主角們成功爭取到甚麼,這種感覺正正是電影最有趣的地方,亦是寫實的地方。抗爭過後並沒有大獲全勝,主要的工會領袖最終也不能夠復工,剝削合約工的情況應該仍然存在,社會並沒有因此而被改變。雖然沒有抗爭和犧牲,是無法帶來改變,但抗爭亦不一定會成功,這是十分傷感的事實。

樂觀一點去想,我們不是因為看到希望才抗爭,而是我們相信惟有抗爭才會看見希望。社會運動從來也不是一步登天,也不是因為事前預計到一定會成功才去做,而是因為我們持有某些信念和夢想,相信那些社會運動在道德上是正義的,所以我們才去做。正如電影中段有一幕,善熙和惠美在對談,說到她們其實已經不單止是為了誰復工而抗爭,暗示她們在價值觀上的改變。

抗爭其實是一種生活態度,是為了改變,也是為了不被改變。善熙改變不了自己被解僱的事實,但改變了自己對事物的看法,不被資本主義的價值觀同化。她改變了自己的兒子,教會他要努力為了自己的權益抗爭,不要被便利店剝削,在過程中更間接修補了和兒子關係,這就是抗爭所帶來意想不到的正面效果。就算短期內未能夠爭取成功,但正義的事情持續地去做,總有一天會成功的。

 

 

《公投飯票》(Two Days, One Night)(2014年)

曾經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的法國電影《公投飯票》寫實地描寫出一名女性逆境自強的小品故事,當中還頗有深度。電影「小事化大」,將一個小人物捍衛自己「飯碗」的小故事放大成一齣九十分鐘左右的電影,並借此帶出資本主義剝削工人的慘況。

故事講述女主角 Sandra(Marion Cotillard飾)患上憂鬱症無法上班期間,工廠老闆發現原來只要餘下的十六名工人加班頂替她,工廠仍能如常運作。因此,老闆決定讓十六位員工用「多數決」形式,投票決定Sandra 的去留,在「讓Sandra留下」與「解僱Sandra ,每名員工獲得一千歐元花紅」兩者二選其一。Sandra為了生計,要在兩日內逐戶說服同事放棄花紅,投票讓她繼續留下來工作……

電影的劇情其實不斷重覆又重覆,講述Sandra 如何逐戶游說同事,以及她憂鬱的心理狀況。而其中一個給筆者深刻的訊息是歐洲經濟不景的情況。Sandra的同事都各自擁有自己的經濟問題和家庭問題,因而非常需要那筆花紅,有的人甚至要在假日兼職養家。

「投票」不一定代表「民主」,甚至不一定合乎道德。這個投票看似「民主」,但其實只是一個騙局,更是一場多數人的暴力。工廠老闆為了解僱工作能力最低、正在患病的Sandra,聰明地利用了人性自私的一面,借民主之名,行民粹之實,舉辦了這個奇怪的投票,將解僱Sandra的責任分散,製造出「唔關老闆事,係工人自決」的幻象。

投票的選項刻意製造出工人與工人之間的對立,類似是零和遊戲,這個做法成功分化了工人,讓工人把矛頭指向無權力的稻草人Sandra,而忘記了投票設定背後的不合理,以及老闆的剝削。「解僱Sandra ,每名員工獲得一千歐元花紅」這個選項更等於買票,在經濟不景之下,面對著這個道德兩難,工人還是很現實,就算心底裡不想解僱Sandra,但為了改善自己生活,甚麼友情和道德價值也拋諸腦後,這一點非常寫實。

電影沒有甚麼配樂,也沒有煽情的地方,讓觀眾自己反思工人被剝削以及背後的問題。這部電影亦證明了團結的重要性,工人被分化,老闆最開心。結局是悲傷的,不禁感嘆:如果工人是團結的話,或許可以一起杯葛這個不合理的投票遊戲,否則在將來必定會有新一位受害者。

 

《狂野行》(Wild)(2015年)

Wild_cmpB_HKposter_01

人生是一場遠足,面對著人生的低潮,感到徬徨無助之際,你可以選擇停下來,重新面對自己的內心,整理自己的人生,漸漸尋回自我。假若連自己也放棄自己的話,就再沒有人可以拯救到你。《狂野行》(Wild)講述的就是一個這樣的故事。

《狂野行》由去年令Matthew McConaughey成功封帝的《續命梟雄》(Dallas Buyers Club )導演Jean-Marc Vallée執導,改編自真人真事,故事講述Cheryl(Reese Witherspoon飾)經歷了喪母之痛後,開始濫交和吸毒,最終更導致離婚和要進行墮胎手術。在診所看到一本關於太平洋山脊小徑(Pacific Crest Trail, PCT)遠足的書,之後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毅然踏上她的千里路……電影講述她在旅途上遇到的人和事,亦不斷運用插敘手法加入回憶的片段,交代主角的背景。

電影講故事的方法引人入勝,在電影開初,觀眾其實並不清楚女主角的背景。在有點混亂的不斷插敘和回憶之下,觀眾才拼砌出一幅完整的圖畫。人生爛透了的女主角Cheryl,鼓起勇氣踏出第一步,但等待她的是無數的難關。電影有很多明顯的隱喻,把遠足比喻作人生,以及尋回自我的內心治癒。在電影開初,還有一幕描寫Cheryl背著沉重的背包,幾經辛苦之下,重新站起來,象徵著她打算要從創傷之中重新站起來。最終,Cheryl從自己的人生中,特別是母親生前的話語,領悟出人生的道理,對自己的人生毫不後悔,尋回真正的快樂。

人們遠離凡塵俗世,回歸大自然,才發覺自己的煩惱原來是多麼的渺小。能夠對自己人生負責的人就只有自己,在孤獨的荒山野嶺中,杳無人煙,逆境求生,才能夠強迫自己面對內心的自我,傾聽平時聽不到的心底話。只有擁抱自己的黑暗面,接受過去的自己,才能夠重新振作,重啟自己的人生。

 

《打死不離歌星夢》(Secret Superstar)(2017年)

電影講述一名14歲印度少女欣兒夢想成為歌手,但專橫的父親極力反對,幸得母親暗中賣掉金鏈,替欣兒買了一台電腦。欣兒以「神秘巨星」之名上載幪面自彈自唱影片到互聯網上,瞬即爆紅,惹來歌手沙塵力捧,逐步邁向夢想……

Aamir Khan的戲份很少,改由《打死不離三父女》中飾演女兒的00後女演員Zaira Wasim擔大旗,但今次的劇本比《打死不離三父女》更有印度味,正面描述印度社會問題,讓香港觀眾看得窩心和感動,原來在地球的另一個角落,有女性連參加一個音樂比賽的自由也沒有。故事舞台雖然是現代,但戲中的印度家庭價值觀彷彿停留在「古代」,互聯網、Youtube、智能手機等現代科技與傳統社會價值觀形成了巧妙的對比。

在印度,女性的地位很低,欣兒跟她的母親都好像是父親的附屬品,不能決定自己的人生,家庭暴力、盲婚啞嫁問題屢見不鮮。欣兒、母親和祖母這三代印度女性的設定,意味著新世代印度女性開始批判、反抗保守價值觀的趨勢。電影巧妙地將「女權」和「追尋夢想的權利」合而為一,故事勵志,鼓勵女性積極發聲、勇敢追夢、改變社會。結局更向上一代婦女致敬,讓人熱淚盈眶。

 

 

《神奇女俠》(Wonder Woman)(2017年)

究竟《神奇女俠》是不是一部女權電影?

關於這一點,我認為電影拿捏得很好,讓女性觀眾和男性觀眾都各取所需,看得很高興。神奇女俠在戲中刀槍不入,比起一眾男性角色強大得多,而其中一位重要的奸角Doctor Poison也是女性,告訴觀眾女性不是弱者、女性可以比男性更強的訊息。

此外,電影刻意將故事舞台設定於一戰後期,也十分有趣。Steve的秘書Etta曾經說過一句關於爭取女性投票權的對白,而英國女性爭取投票權運動從 1872 年開始,直至1928才成功,這個設定顯示出電影的心思。而在女兒國長大的Diana在倫敦「撞板」的行為,也輕輕諷刺了當時父權社會的風俗。

不過,其實神奇女俠的造型設定本身就不太女權。於2016年,聯合國曾經任命神奇女俠為大使倡議女權,但其大胸露腿的造型引發女權團體不滿,最終聯合國撤回任命。而戲中的神奇女俠和其他天堂島的女戰士,全部都剃了腋毛,而這一點也可能會讓女權份子皺眉吧?順帶一提,女性要剃腋毛的社會審美觀是由男士剃刀生產商Gillette,在1915年開始透過廣告宣傳才漸漸開始建立出來。

分類:生活, 藝術, 政治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