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香港已沒有「建制派」,他們都是「廁紙」/ 徐少驊

鄭若驊像一格「廁紙」,專為政權抺髒物,此「廁紙」本身已經很髒,上任之前,僭建醜聞顯示知法犯法,故此用不上一兩次,就髒得一手都係。在證據確鑿之下,鄭若驊違反固有秩序,不尋求外界法律意見,放生梁振英和周浩鼎,完成這項政治任務之後,這格「廁紙」已經臭不可聞,可以沖掉了!

中共的政治氛圍乃以臭為美,即所謂的如蠅逐臭。故此,在中共治下的香港,所謂的「建制派」都只容得下願意做「廁紙」的奴才,專為政權抹穢物,抺到沒有乾淨空間的,就送去中央做「牆紙」,以表揚其臭。

於是,只有「廁紙」的奴才可以留下,不願當「廁紙」的就會離開,像黃仁龍,有些做「廁紙」做得不夠徹底的,就要受懲罰,像曾蔭權。

香港目前最大格的廁紙,當然非推林鄭月娥莫屬!

林鄭以習近平「一人一票」獲欽點上任之後,用盡所有政治機器以最重的罪名甚至不惜一罪多告檢控抗爭者,推翻港英時代一直保持的寬鬆政治環境;

她多次用DQ議員和參選人更改立法會的選舉結果,粗暴地剝奪香港人的選舉及被選權;

她為明顯地破壞《基本法》的「一地兩檢」鳴鑼開道,將香港部分地方的司法管轄權拱手奉上,此例一開,香港人隨時在香港任何的土地上失去香港法律的保障;

今天她透過另一格「廁紙」鄭若驊放生明顯地涉嫌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梁振英和周浩鼎,徹底地摧毁香港的法治傳統。

當然,林鄭月娥成功爭取當中共最大的一格「廁紙」抺盡穢物不是偶然的,早在「西九故宮」一事上,林鄭已經充分展現她當最大格「廁紙」的雄心。如此大型工程,她不但鬼鬼祟祟地不作公眾諮詢,甚至違反廉政公署訂下有關公營機構採購的規定,又未經西九董事局開會決議之下,把設計合同私自判給設計師嚴迅奇。她奉迎中共的心志盡顯無遺,這是中共決定起用她當香港最大格「廁紙」的原因!

回首港英時代,「建制派」來自香港各行各業的菁英,他們的功能主要是向政府提供專業意見,而不是為政府辦髒事抹穢物。即使政府有些政策需要他們協助吹風、收集意見、進行游說,也不會要求他們做一些破壞香港核心價值或是根基的髒事,而事實上,有頭有臉的他們亦不會肯做。港英時代,「建制派」不跟政府的旋律起舞的案例多的是。即使是政權移交初期,第一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放生胡仙,當時的自由黨立法會議員夏佳理中途離場以表達對梁愛詩的不滿。

今天鄭若驊放生梁振英和周浩鼎,不但沒有所謂的「建制派」以行動或言論表達異議,他們更以「廁紙」的身分為這件髒事幫忙抹擦。

香港已經沒有「建制派」,剩下的都是為政權辦髒事抹穢物的「廁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