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天份/Ms Yu

每年入冬前都比較忙碌,因為正值音樂考試的季節,要為應考聲樂不同級別的學生預備。不少學生通常在高中時期達到八級水平便止步,畢竟進階的演奏文憑試對技巧要求較高、曲目內容也較艱深,不是每個學生的聲音都有能力應付。聲音發展逼不來,所以我少有推薦學生報名,因為不希望他們為考而考、草草了事。

今年難得一口氣推薦了幾位學生預備此文憑試,過程很累人,但慶幸能見證他們的進步。其中兩位彼此不認識,卻有很多相同之處:他們同樣就讀中五、同樣自一年級開始跟我上課、同樣參與了合唱表演多年。

不同的是,一個有天份、一個沒有。

談天份有點殘忍,但的確有這回事。這兩位學生中,一位從小聽力好、記憶力強,聽我示範歌曲兩、三次,已經可以自信地唱出八成。另外一位,天生聲音有點沙啞,記得他上課初期,我要抱著他瘦小的身體,挨近他的耳朵唱,他才恍然大悟,明白唱歌與說話的聲線之區別。

十年來,我跟他倆每週見面,發現當天份經歷過時間洗禮,有抑或無,最終其實分別不大。

有天份的那位,小學未畢業便輕易於五級考試取得優異成績,也屢在比賽獲獎。榮譽背後,我其實擔心比開心多,因為眼看他開始自滿和瞧不起別人,那都是一些令學習停滯不前的警號。幸而他媽媽也察覺到孩子態度起了變化,願意合作。於是我提出了兩個建議,第一,我們要擱置考試計劃幾年,花更多時間學習不同種類的歌曲,務求用音樂的多元令他意會到自己的聲音其實不夠彈性,不過能夠把某類型的歌唱得較好而已。第二,我建議不定期讓他參加一些程度較高的比賽。雖然發揮不錯,卻屢戰屢敗,因為參賽者中明顯有人比他表演得更好。他漸漸不再投訴評判如何不公平,或狡辯自己如何比別人優勝,因為他終於發現天外有天。我跟他媽媽大費周章為他這樣鋪了兩、三年沒有榮譽的路,終於,他的專注力回歸藝術的本質,不為比賽、不為考試、不為自己,只為唱好音樂而訓練。

沒甚天份的那位自小很喜歡唱,可惜每逢演出都不能發揮水準,他從未得獎,考試成績一般。這些年間,我倆分享了無數沮喪的時刻;他達不到我的要求時會很懊惱,有時還會哭出來。我誠實告訴他,老師不會因為他哭而放棄要求,但音樂是一生的,所以進度慢不緊要,但他不能放棄嘗試。最難捱是他十一歲那年,因為快踏入青春期,情緒控制得不好,每次跟他上課後,都有種打完仗的感覺。幸好他父母對我們信任,雖然進步幅度看似不大,但眼見孩子喜歡唱便讓他唱下去。到他十四歲左右,多得一直以來的合唱訓練配合,聲音穩定了下來,不再沙啞。我們課堂裏的戰場範圍越縮越窄,更有默契與共識。如今只要一個眼神或一句簡單的評語,他便知道我要求他改正甚麼。每次見面,我依舊會照直說出他的不完美,但現在他終於不再憤怒,能淡然接受自己不足之餘,亦相信自己有一天能做到。

十年了,我還記得跟這兩位孩子坐在地上唱兒歌、說傻話的日子,如今他們個子比我高,我們上課時談的是文學與歷史跟歌曲的關係,近年經常跟他們笑說我已經變得可有可無,因為他們在技巧上已經開始有自我修正的能力,能當自己的老師了。能夠看見他們在文憑試裏自信演唱,又跟考官侃侃而談,是老師最安慰的畫面。經過十年的起跌,他們終於走出一條有未來的音樂路。

天份可能令你走得比別人快,但不一定走得比別人遠;沒有天份的孩子,也能在自己喜愛的領域裏找到一片自在的天空 — 只有擺脫天份這枷鎖,人才能好好學習。藝術是一種超越八級的修煉,我只希望當每個孩子不再是孩子時,他們會明白到,每張證書的份量輕如毛,一個人在追求藝術的路上,最珍貴的其實是那學會不卑不亢不氣餒以及認識自己的過程。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分類:教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