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我在故我歌/Ms Yu

我一直有參加合唱,雖然工作後身心疲累,但只要站在一群人的其中、聽著和音一起唱,心靈便會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

近月,我都忙著為剛過去週末的演出採排。所屬的合唱團 Ko Chorus 並沒有定期的訓練,各位團員只會在有演出計劃時才相約聚首一堂集訓。到了那說句「得閒飲茶」後大多會不了了之的年紀,一班平時各有各忙的成年人,能夠因為合唱的緣故而相見相知實在十分難得。

這次演出的其中兩首曲目《今、ここに》以及《貝殻の歌》,是日本作曲家松下耕及伊藤康英分別在二零一一年東北大地震發生後,寫給災民打氣的作品。近月日本天災連連,令人憂心;所以演唱這兩首歌的時候特別感觸。有些人質疑,別人受難,我們在網上說句打氣話、換個頭像或分享一首歌,何用之有?災難當前,即時的救援當然最為重要,但碎掉了的人心也不容忽視,來自各方各地一點點累積起來的祝福,都能成為災民的安慰,因為他們需要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指揮分享說,當年有歌唱老師曾在大地震後,到福島縣的其中一個收容所,為災民獻唱《貝殻の歌》 — 「生命比地球更重,所以請張開雙手,我願給你一隻貝殼,換走你的悲傷」,在場的聽眾都流下眼淚來。

就如《今、ここに》裏面的訊息所說,既然今天有福氣活著、站著、唱著,便不要自怨自艾無病呻吟,更有義務去用我們僅有的去分擔別人的傷痛。在這惻隱之心買少見少、甚至被無視的年代,有能力者更要用心奏、放聲唱。

今次演出規模不小,除了我們 Ko Chorus,還有青年室樂管樂團演奏和兒童合唱團載歌載舞。我最喜歡跟年輕的樂手合作,因為他們活潑的能量總是充滿著感染力。採排時間緊拙,過程有困惑、有猜疑的時刻,但因為知道彼此都為做好一件事去全情投入,大家都不敢鬆懈。在表演藝術的世界,不會聽到有人說「認真便輸了」等廢話,多好。

因為表演吸引,我特地邀請了一位六歲的學生跟媽媽前來欣賞。這位男孩不是那種特別有天份的孩子,音準與節奏感一般,天性也比較害羞,我卻跟他特別投緣。上年教了他一首日文歌,他一下子便愛上了,整天都在唱。上年他跟父母到京都旅遊,竟然在庭院裏就地高歌一曲,引來途人圍觀。他回來告訴我連穿著和服的日本女孩也為他鼓掌呢!

這位孩子在完場後找我拍照,然後問我:「為甚麼成年人唱歌要看樂譜,小朋友卻不用看?」孩子總覺得大人了不起,沒有輸給小朋友的理由,於是我如實告訴他:「對呢,大人的記性不好,所以需要表演時看樂譜啊!小朋友真的了不起!」然後他貼心地打完場說:「可是大人唱得比較好呢。」於是我哈哈笑了。

人越大便會越明白,學音樂並不為了分出技術的高下,而是為了分享人生的高低。其實天份與造詣並不能帶我們走得很遠,但只要敢、只要肯,表演藝術為我們帶來的修養一定足夠去滋養自己及別人的一生。

Photo credit: Andy Wong

相關連結:快樂合唱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立場新聞作者博客

Featured image credit: Sun Chan

分類: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