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當不雅已登大雅之堂,子華神要啷口了 /蘆葦

 

1941597_490818934384317_1530656970_o早前看了可能係黃子華最後一次的楝篤笑,百感交集。

黃子華由人升格為神,原因是他入行以來,看破香港人的真面目,就是那種「為求搵食、乜都肯制」、「憎人富貴厭人窮」,又或「港男港女」的「悲歡離合情情塔塔」,然後再用言簡意精,幽默反諷的語言一一盡數「篤爆」我們。

「搵食啫、犯法啊、我想架」;「我唔要你俾多粒魚蛋我,我要你拎走佢個粒魚蛋!」;「不主動、不抗拒、不負責」;「你對我已經唔係好似以前咁!」金句連篇,笑聲不絕。

面斥不雅與「老尷」

為何我們會開懷大笑?就是因為被人「篤正」,實在太「老尷」了!「老尷」、尷尬也(老尷這語都可能快OUT了…),用子華社的說法,其實便是「面斥不雅」核心價值的核心思想。

面斥為何不雅?因為被斥人士,仍會覺得尷尬,故會盡量避免做出會被人面斥的事情,要做也可,但至少別讓人知道。

以往我們只要不犯法,為搵食無所不為,但骨子裏還是頗害怕被別人當面「篤正」,故不得不大聲反問一句:「犯法呀?我想架?」,不是為了證明自己沒錯,純是詞窮理屈,唯有大聲夾惡以壯聲勢,俗語話:輸人唔好輸陣。

搵食啫、犯法呀?你吹呀?

但子華神說,今時今日,面斥不雅精神已死了。何解?因為若你當面大罵他,他亦無動於衷,那面斥不雅便……玩完了。荒唐、無理、或即使不犯法但有違道德、常規、倫理之事,即是那些「唔可以大大聲講出來個啲囉」的事,現在都變成光明正大理所當然。

當「搵食啫、犯法啊,我想架?」變成「搵食啫、犯法、你吹呀!」,樂觀的還懂苦笑,悲觀的?一如小弟,心死吧。

今時今日香港,不雅已登大雅之堂。你知我知,心知肚明。例子多不勝數。高官涉嫌囤地,無事!做埋財爺;更高的前高官,涉嫌受賄,退任後依然理直既氣壯,繼續每天講屎講屁;遭數十萬選民遺棄的垃圾筒,轉過頭又成為高官;教育界那個更是經典了,教育界選民以選票向她SAY NO,政府即給予積極回應,給她一個教育高官職位,「求仁得仁」。甚至乎,當你可以在地鐵站內,見到有人即場拉屎,還理直氣壯說孩子拉肚子,沒法啊,你還有時間和他說面斥不雅?

你有你繼續的罵,一眾權貴達人繼續無恥。面斥不雅?「挑!吹呀!」

無恥當道、還有什麼可笑?

當整個社會再無廉恥,再無前景,還有什麼尬尷事可成笑料題材?一如八十九十年代的周星馳電影系列,演盡小人物的無奈,荒唐、離奇怪誕的社會面貌,但到了今天、竟「夢想成真」,周星馳仿如做了預言家,還可笑不可笑?^小弟最可笑是,我告訴你,周星馳今天也變成政協了。哈哈哈哈。

子華神兩年前,接受網台節目《蕭遙遊》訪問在時曾說:「我係一個地道香港仔,香港由一個我認識嘅香港,發展今日咁嘅香港,我點能夠講一個香港嘅故事,再做一次棟篤笑,喺一個咁嘅狀況,我諗好多嘢已經笑唔出,唔知點笑,大勢係悲觀……」#

社會愈對立,愈分裂,由以往「尋找仆街恥笑的日子」,變為今天「尋找仇人聲討的日子」,我不知子華神「啷口」後,未來會否改變想法,但至少小弟已難像昔日般開懷大笑了。

^小弟2014年一篇文章《比周星馳更周星馳的當下香港》曾談及佔中時的種種歪理現像有如周星馳的電影情節。見:<https://goo.gl/42i4gx&gt;

#見《蘋果日報》4月28日:<https://goo.gl/oSwyRL&gt;

原文見:<https://goo.gl/v6w9f7&gt;

圖片來源:黃子華fb子華本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