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可以改變的區議會/林兆彬

當下民主運動和社會運動的低潮,歸根究柢是無力感,我們好像什麼都無法改變,讓部份人開始不再參加社運。不過,最近有一宗好消息,深水埗區議會的民主派議員動議取消授權票制度,最終奇蹟地以12票贊成、11票反對通過。

其實,以前的區議會不像現時般一面倒染紅,深水埗區議會更是民主派的重鎮,民主派曾經多次取得過半數議席。例如,民協的譚國僑曾於2000年至2007年期間擔任區議會主席,在2008年至2011年擔任區議會副主席;在2004年至2007年期間,更是正副主席都是由民協的區議員擔任。近年,就算被建制派取得了深水埗區議會過半數議席,但對民主派來說也是「爛船都有三分釘」,現時建制派和民主派分別有12席和11席。與沙田區議會一樣,民主派只差一席便過半數。

授權票問題有多嚴重?

現時,全港只有六個區議會(南區、東區、元朗、沙田、西貢、深水埗)沒有「授權票制度」,而設有「授權票制度」的區議會則有十三個,包括油尖旺、葵青、中西區、灣仔、觀塘、深水埗、黃大仙、九龍城、離島、荃灣、北區、大埔和屯門。

在選舉時候,市民從來沒有授權過代議士可以將代表選民發聲的權利轉讓給其他議員。而沒有參與過討論的缺席議員,為什麼可以授權別人投票呢?他們是依據什麼去決定投票意向呢?更荒謬的是,議員可以在會議上提出臨時動議,但缺席的議員又怎樣知道臨時動議的內容和決定自己投票取態呢?

更嚴重的是利益申報的問題,有利益衝突的議員可以缺席會議,然後委託另一位議員代為投票,該議員便可以在毋須進行利益申報的情況下參與了議案的表決。而在十八區區議會網站上的會議紀錄中,大部份都沒有記名投票紀錄,亦未有記錄低授權票的投票立場,公眾根本難以監察議員有沒有違反就利益衝突所制訂的指引。

民主派過半 改革區議會

今次民主派在深水埗區議會成功通過議案取消授權票制度,是一個好的開始,說明了只要民主派團體一致,爭取到區議會過半數議席的話,便能夠改革區議會,在地區層面繼續爭取民主,同時消除當下的政治無力感。根據立法會選舉得票數據,民主派支持者仍然佔社會上大多數,所以民主派在區議會「執政」不是不可能。

除了授權票問題之外,另一個區議會的主要問題是透明度不足,全部會議都沒有官方視像直播和重溫。至於是否容許市民在旁聽席上進行網上直播,則各處鄉村各處例,大部份區議會都禁止市民在旁聽席上進行手機直播,但少數例如灣仔和油尖旺區議會是容許的。因此,一旦民主派在區議會「執政」,便能夠立即推動區議會會議透明化,官方視像直播全部會議,讓公眾監察議員的表現。

此外,區議會雖然只是一個法定諮詢機構、法定權力極小,但它其實也可透過自我完善,增加影響力,無須立法會修改法例。例如,現時《議會常規》規定:「主席須至少每兩個月召開一次區議會會議,或在有半數或以上的議員提出要求時,召開會議。」相比起立法會大會每星期召開一次,區議會大會每兩個月召開一次的做法實在太懶惰。就算不修改《區議會議會常規》,當民主派獲得過半數議席,便可以提高召開會議的頻密程度,讓區議員有更多機會質詢官員、向政府施壓,討論更多社會政策和政治議題,增加影響力。

特首選舉和立法會選舉在短期內無法民主化,當下民主運動最重要的短期目標是累積實力、跟中共鬥長命,所以區議會這個由民主選舉產生的議會,是我們必須爭奪的重要陣地。只要民主派支持者團結一致,便能夠為這個議會帶來改變,讓民主運動看到曙光。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