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爸爸/Ms Yu

每次世界盃開鑼,我都會記起一件事。小時候,爸爸很多時因工作夜歸,我和弟弟通常在週末才見到他。有天看到新聞報導世界盃的消息,我便靈機一觸,央求媽媽讓我晚一點睡,留在客廳看球賽。起初媽媽不答應,我說四年一度很難得,她見是週末前夕,最後也答應了。

其實八歲的我怎會在乎世界盃?撒了這個謊只不過為了可以等待夜歸的爸爸回家、看一下他的臉;所以說女兒對爸爸的愛是特別細膩的。球賽開始,我看著多個小矮人在一片綠色草地上跑來跑去,其實連足球在哪我都跟不上,簡直悶得發慌!習慣早睡的我,不消一會便倒在沙發上睡著了。幸好我的心機並沒有白費,因為經歷了多個世界盃後,我今天依然記得那天晚上爸爸如何從沙發抱起我,再小心奕奕地將我送到睡床上替我蓋被;我記得自己悄悄將眼睛張開一半,看到爸爸慈祥的臉,詭計得逞!

現在回想,雖然爸爸不常在家,我們的關係依然親密。爸爸甚少對我們破口大罵,頑皮時,他總會跟我們兩姊弟鬥智,希望我們學好。

有一次,我們一家四口在家吃飯,才六歲的弟弟突然發脾氣不肯吃飯。媽媽責備了兩句,弟弟竟然二話不說把飯碗拿入廚房,賭氣將碗裏的飯統統倒進垃圾桶。浪費食物從來都是家中大忌,我以為是藤條出動的時候了。誰知爸爸冷靜地站起來,走進廚房,繞過那剛剛闖了禍的弟弟,然後從米缸裏撈起一碗白米,再走到客廳的窗台旁邊。爸爸板著臉對弟弟說:「今天晚上你不用吃飯了。現在你過來,替我點算一下這裏有多少粒米。數完便去睡覺。」説罷,爸爸將碗裡的白米一次過倒在窗台上。弟弟望著面前成千上百的米粒,不知如何是好 — 對於六歲的孩子,百位數字並不容易呢 — 為免出錯,爸爸還提供白紙和鉛筆,叫弟弟每數二十粒便在白紙上記下。

接下來的一小時,弟弟埋頭邊哭邊數;一個六歲小孩深刻地學了「粒粒皆辛苦」的一課。

又有一次,在星期天的一個下午,爸爸正在午睡。我和弟弟納悶著,我提議不如玩電子遊戲機。家中規矩不准不問自取,於是我倆一起走到正熟睡的爸爸耳邊以唸經式不斷重複:「Daddy,我地可唔可以打機?Daddy,我地可唔可以打機?Daddy,我地可唔可以打機?……」我們一口氣唸了大概數十次,見爸爸竟然都未有睜開眼,便加大力度快速大聲唸。

突然,爸爸張開眼站起來;我們以為爭取成功,於是跟在爸爸後面。誰知爸爸又拿出白紙與鉛筆,叫我們到書桌坐下,然後說:「你們覺得為一個自私的理由去這樣重複騷擾別人睡覺,有為他人設想嗎?你們自己好好反省,剛才你們不斷重複的那句話,說了多少次,便重複抄多少遍。」我倆登時覺得很慚愧,邊哭邊寫;發現不停重複一句話感覺原來的確很煩人,下次不敢了。

多年的家訓令我明白,所有人犯錯,承受後果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是這個「後果」的出發點,並不是為了讓懲罰者發洩情緒或宣示權力;懲罰一定要公平公正,才能讓受罰者心悅誠服,反思改過。相反,懲罰過輕或過重,只會弄巧成拙,令被罰者視線轉移,變得輕視或不忿規則,白白浪費一次教育的機會,所以無論是獎是罰都要適時及適宜。

以柔制剛從不容易,但硬碰硬結果只會兩敗俱傷,所以我常常提醒自己訓導時要先克己,再設身處地為孩子著想,然後用最合理的方式處理,這一切都是從爸爸身上學回來的。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分類:生活, 教育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