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哪來無風起浪的本事?/Ms Yu

今時今日的香港,一些事實,都要動員大聲呼喊三次、換個 facebook 頭像力撐、拍片痛斥才能凸顯事實原來是事實。我本來就不覺得「我的母語是粵語」是一件有甚麼好討論的事,我甚至從沒有想過它重要不重要,因為它早已是我身份的一部份,不是什麼權威說一句話便能夠否定。就如「媽媽是女人」這等事實,我們有需要引經據典、勞師動眾開個記者招待會收集意見討論一番嗎?

看見有人被問到她的母語是什麼,竟會煞有介事地支吾以對,那不到我管;自己的架自己丟,對她來說有甚麼緊要得過時刻安守著當奴才的本份?但當聽見她反過來說:「教育界是無風起浪。」我便不禁反了幾次白眼。

沒錯,最近被多次引用的文獻只不過是一系列文件的其中之一,但在眾多的相關文獻中,教育局偏要包括一篇舉證粵語並非母語的論文刊登,目的何在?那些說是為了讓公眾從不同角度看問題的人,不過在狡辯。一些無可置疑的事實,無端去強迫別人從多角度思考,根本是多餘的 — 除非有人希望逐少逐少將現實扭曲或試圖篡改歷史,那當然另作別論。對於這些鬼鬼祟祟的舉動,一旦發現,我們當然要大聲斥責;到底是無風起浪還是有人作賊心虛,市民心裏自然有數。

有聽過荷蘭小男孩用一根指頭拯救了整座城市的故事嗎?

有一天,男孩帶著弟弟跑到距離村莊很遠的堤壩那處玩耍。他們兩人在花叢間追逐,玩得忘形之際,弟弟指著堤壩的一處說:「哥哥,你看這邊,多有趣!有小氣泡冒出來呢!」男孩一聽,覺得不可能,一座守護城市的巨型堤壩怎會有容許氣泡冒出的裂縫?於是他跑過去看看。細看之下,果然見到一個約指頭般大小的洞,小水泡噗嗞噗嗞地跳動。

男孩想,這下子不得了,如果坐視不理,堤壩後的水壓龐大,一定會將洞口越弄越大,後果不堪設想。男孩於是將手指頭按著洞口,讓洞口暫停漏水。然後他著急地叫弟弟趕快跑回村莊,告訴大人堤壩快要塌下了!

兩、三小時過去,男孩仍未見弟弟的影蹤,自己的手已被慢慢滲出的水浸得冰冷;他快支持不住了。他在快要倒下之際恍惚聽到一把聲音:「我是大海,你只是個小孩。你認為可以跟我鬥得過嗎?」男孩不放棄,忍耐到營救的人來到,將堤壩修好,村莊避過一劫。

我們身處的制度,已經不是一座完好無缺的堤壩,這邊有人努力興建修補、亦有人在盡情破壞;而另一邊的巨浪咄咄迫人,從堤壩的百孔千瘡中漸漸滲透。所以我們要時刻警惕,不要低估任何一道裂痕能造成的破壞力,更不要嘲笑那些天真地嚐試用指頭防止裂痕擴大的同伴。因為當洪水來臨,我們都承受不起。

誰不想過一些風平浪靜、可以風花雪月的好日子?但事實是,教育界每天依然呼吸著學童自殺、教師壓力、過份操練等問題帶來的的負面氣色,還要跟無窮無盡的歪理抗衡,根本就等於天天身處風眼之中,敢問我們哪來無風起浪的本事?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文首圖轉自《眾新聞》

分類:教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