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草原是大命,我們是小命/Ms Yu

喜歡跟年紀大一點學生唱動畫 Pocahontas 裏的那首《Colors of the Wind》,除了旋律動聽,也希望他們把歌詞好好存在心裡。歌曲的第一句是分享的起點:

You think you own whatever land you land on,

The Earth is just a dead thing you can claim.

然後我會向孩子細說《狼圖騰》裏有關蒙古人面對狼患的一段。據說野狼會趁牧羊人不為意時,襲擊正在草原上吃草的羊群,聰明的狼群更會記下草原上的位置、重複襲擊,這令遊牧人煩惱不已。於是有人提議用一把火將草原燒掉以絕狼患,遊牧民族原本就以大地為家,燒掉一片草原,大可以移居別處放牧。族中長老聽過提議後卻說:「在蒙古草原,草和草原是大命,剩下的都是小命,小命要靠大命才能活命,連狼和人都是小命。」

草原無罪,它在人與狼還未到來之前已經一直存在。野狼從來沒想過要定草原的罪,人類卻天真以為我們有權判它死刑。為了一私己慾,這些年來人們將能拆毀的都拆毀、能砍伐的都砍伐、能燒毀的會用一把火燒掉,人與狼之爭尚未知鹿死誰手,可是當小命偏要跟大命硬碰,你說到底誰較命大?

城市人無知,總覺得會動的才是有生命的東西。所以會毫無羞恥心地摘去獻花、種出大廈。天天在石屎森林裏穿插的我們,有誰會記起甚麼才是生活之本、生命的美?在這方面,孩子比我們強,因為他們的眼睛往往很容易便看得到簡單的美事。即使只有兩、三歲,他們都會肯定地告訴我「我喜歡樹」、「天空是藍色的」、「花很美」。所以我常常自問,到底是從哪年紀開始,人們便會失去這垂手可得的滿足感呢?

人算甚麼?霍金曾說:「我們不過是猴子中較為先進的一種,生活在一個非常普通的小星球上。可是我們能夠了解宇宙,這令我們極為不凡。」這種了解大概也包含一種超越科學的認知,人類除了能夠憑實驗與運算去推敲種種學術謎團,我們也是唯一會對宇宙表示敬畏及對大自然讚嘆的生物;欠了這種審美與保護自然的內在能力,我們優秀不起、我們連走獸也不如。

所謂大命與小命,其實並沒有高低之分,它們亦從來不是對立的敵人,事實是兩者一直以來的和諧並存成就了今天的世界。當這和諧遭受到破壞,賠上的應該不只是命。所以我常常叮囑孩子,在成長的過程裏不要只顧打理腳邊的灰塵,謹記要繼續抬頭望天,提醒自己在穹蒼之下,我們縱然渺小如塵,但是眼前的一切都竟然有我們的份兒。只有好好保存這份讚嘆之情,我們心中的那片草原才能容下世界之大。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分類: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