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快樂合唱/Ms Yu

回顧舊年,字寫得比往年少,歌唱得比往年多。除了參與母校舊生合唱團的音樂會,也參加了一個名為「今年」的視像合唱計劃。計劃名稱來自一首由日本作曲家松下耕的同名歌曲。自 2014 年起,主辦機構公開邀請不同地區的合唱團,按照松下先生指揮與伴奏的預錄視像,分別在自己的區域錄製《今年》這首歌。最後,主辦單位會將所有參加團體的錄影片段合併起來,變成一首超級大合唱,在新一年的零時零分上傳發播。

今年,有香港樂迷自發組成 Ko Chorus(松下耕的日語譯音為 Ko Matsushita),參加「今年」這合唱計劃,成為香港首個參與團體。

能夠參與其中,我覺得十分榮幸。雖然採排時間匆匆,但卻令人在年終前,記起合唱能為人心帶來的感動及音樂的美好。

每當有年幼子女的父母查詢學聲樂的事宜,我都會建議他們先讓孩子參與合唱。音樂本身就是一項群體活動,它帶來的巨大能量來自我們製造樂聲時,跟別人的默契與互動;所指的別人是聽眾,也是協奏的其他樂手。

有聽過那道有關大樹倒下的哲學問題嗎? — 假如一棵樹在森林裏倒下而沒有人在附近聽見,它到底有沒有發出聲音?這道有關知覺的哲學題如果改為從音樂的角度去思考,也很有趣 — 假如一首歌曲在沒有人的情況下被播放,音樂還算音樂嗎?再想,沒有聽眾與夥伴的情況下獨奏,音樂的定義又是甚麼?一個人獨自唱詠或奏樂固然能陶冶性情,可是因為沒有「別人」在旁,獨奏即時釋放出來的能量跟合唱的差別很大。如果曾經參與過,你或許會明白,每當有人跟自己分享音樂的時候,總會有種獨奏和獨賞時找不到的滿足與快樂。

合唱與合奏的那種微妙感應很難用文字說話形容。雨果說得好,他說:"Music expresses that which cannot be put into words and that which cannot remain silent." 在感覺與文字之間、在我與別人之間,幸好還有音樂。所以我希望孩子都能先儲存好跟別人放聲高歌的回憶,才去追求造詣。而最重要的是,到有天我們不在了,只要他們心中有歌,遇上失意也能找到隨時的安慰。學音樂是種超越八級的修養,既然我們有一生的時間去學去追,何不讓孩子慢慢來?不如先讓他們感受音樂世界之大,再去尋找屬於自己的音樂路。

音樂並不只屬於童年,它屬於人生;我相信,身邊依然能享受合唱和合奏的成年人,都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

說回「今年」這計劃,它先在香港將數十個原本互不相干的成年人聚在一起,我們以音樂之名為同一首旋律、同一份歌詞去同聲和唱,然後這班人的歌聲又被傳送到外地,跟其餘二十六個大大小小的合唱聲音合而為一。這活像是個小小的奇蹟,也是一件值得分享的事;音樂就是有這種將陌生人連在一起的威力。

所以我希望讀者分享這首有關回顧與展望的作品。願我們都能一生有歌,讓音樂去填補一些語言文字表達不到的缺口。新年快樂!

歡迎按此觀看 2018 《今年》視像合唱計劃影片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

相關文章:因藝術之名

Ko Chorus Facebook 專頁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分類:生活, 教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