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衝出來屌 vs 衝出來柒 / 蘆葦

歐廣告

(廣告截圖)

「美人魚」歐鎧淳近日替某連鎖食肆拍攝微電影廣告,廣告本身是好是壞,本應是各花入各眼。惟有博客撰文,批評廣告中歐鎧淳以3分27秒掂池時,獲得隊友興奮歡呼鼓勵,是侮辱專業。事關這博客指,何詩蓓200米自由泳紀錄是1分56稍91,港隊4×100接力都「只」是3分39秒94。那博客續稱:「請問各位盲撐歐小姐既粉絲,係咩項目呢?自由式三百米?」文後再批評歐小姐作為運動員接拍商業廣告,「拋頭露面」畀人「評頭品足」,是因為無其他能力。

未了解先批評

事後,歐鎧淳在FB發文(見下圖),詳細解釋為何3分27秒值得高興,原來3分27秒是歐鎧淳練短池十個300自由泳的平均目標時間。又指每一個訓練有不同目的,片中的300米訓練要令訓練有更多變化,及可延長高速度時間等。至於接拍商業廣告,歐鎧淳再解釋,是希望香港可見到更多運動員的身影,給予運動員更多機會,更多發展的可能。回應詳細,提供更多專業知識,並且落落大方,與批評者撰文用辭成強烈對比。

歐

這例子很值得時下有寫寫文章的人參考(包括小弟)。現在網絡媒體充斥一股「衝出來屌」的文化(原諒我用字粗俗,但實難找到形容得更貼切傳神的字眼),即是當評論一件事,在未有仔細查證、充份理解對方論據時,只要發現對方一個「疑似」謬誤、錯處,便第一時間,洋洋千字,搶佔道德高地,把對方批評得一文不值。又或者,有時候對方確有錯處,但批評者卻完全忽視整篇文章的其他價值(若有),或其他可取處,甚是可惜。

最嚴重的,有所謂的「標題黨」,只看標題便結案陳辭,懶理原來文中已有解釋,甚至,曲解論者所說,然後加入自己主觀判斷,再廣泛宣傳,這情況愈來愈常見。

但最終,「衝出來屌」,有機變成「衝出來柒」(再原諒我用字粗鄙…),何苦呢?


非黑即白?再說曾老師登峰

天下之事,並非非黑即白,何況當你仍未充份理解對方所言,便急於站於道德高地,把對方罵得一文不值,言辭「有咁刻薄得咁刻薄」,其實有什麼得著?即使論者略有錯失,又是否代表完全不值一談?凡事應有多角度思考,多種情況考慮。

延伸至近日熱話,曾老師登峰救人與否。其實救與不救,是每個人自己的道德觀所左右,的確,世上會有人,情願犧牲自己,也不願見人死在眼前,但你要求所有人都要隨時有犧牲自我以救人的心理準備,則是不切實際。故曾老師不救人,或者用盡辦法去救人,其實本無絕對的錯或對。

但當你要批評曾老師見死不救時,便必須先認清當時的現實環境。如上文指,犠牲自己還可說是其自己的判斷,後果自負,旁人怨不得。但若救一人,要冒犠牲整團人性命風險,則救與不救,便肯定不是由曾老師一人可以決定了。

指責曾老師見死不救的人,其實是否確實知道登峰之地,要救人,要即時下山,其風險其實是以命相抵呢?非不救,實不能救也。

情況有如每當八號風球,浪濤凶湧之際,總有「勇士」不要命走往大浪灣滑浪,若不幸這些勇士出事,岸邊遊人又是否要第一時間跳下海去救人?否則便被冠上「見死不救」之惡名?

這例子當然難直接和曾老師的例子相比,因為岸邊遊人至少可幫忙報警,惟曾老師在千米高峰,要找人求助,實是愛莫能助,嘆之奈何。雖知道即使對講機非一定有效聯絡山下基地,要平安下山也非一時三刻之事。再者即使平安下山,通知人,再成功組織拯救隊,再平安上山,還可即刻確定被困人士位置,當然還要他仍生還,然後大隊全員可平安下山,左計右計,大家心中應有分數。

三省吾身

當今網絡世界,見文不見人,網民毫無心理包袱,毫無責任,先罵而後快,自能理解。惟記得一句老話,當你手指指指責別人時,別忘記五隻手指當中、至少有三隻是指回自己的。凡事三省吾身,對人對己也是好事。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分類:社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