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笛鼓相當-《津樂.擊樂 II》演前訪問/聽打敲擊音樂誌

IMG_6940.JPG

(陳敬臻、梁正傑)

 

要說中國鼓樂,通常會用「氣勢磅礴」、「震撼無比」此等剛猛的形容詞。至於笛子,唐朝詩人趙嘏的〈聞笛〉這樣說:「誰家吹笛畫樓中,斷續聲隨斷續風。響遏行雲橫碧落,清和冷月到簾櫳。」趁着即將在上環文娛中心舉行的《津樂.擊樂 II》-笛子、敲擊音樂會,《聽打》訪問了負責今次演出的兩個樂團-津樂竹笛演奏團與赤煉鼓樂團的兩位首腦,認識一下中國鼓與笛子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樂器與音樂風格。

K=陳敬臻 (King Sir),津樂竹笛演奏團音樂總監
J=梁正傑 (Jason),赤煉鼓樂團總監

King Sir 你也是喜歡敲擊樂的嗎?因為據我所知你們津樂竹笛演奏團 (下稱津樂) 今次不是第一次與中樂敲擊合作演出。

K:其實我也是 Jason 的師弟來喇,我以前在 APA(香港演藝學院) 是副修中敲的。

津樂至今成立了十二年,一直以來我們都喜歡以笛子跟其他不同的樂器作合作交流,譬如古箏、嗩吶、笙等等。你說的那次是 2012 年,那時我們與兩位中樂敲擊樂手謝子聰及陳沛倫合作過《津樂‧擊樂》,但那次只夾他們兩個人,跟今次赤煉鼓樂團 (下稱赤煉) 這麼大陣容、氣勢這麼強勁的樂團是有很大的分別。

今次音樂會適逢赤煉十週年,Jason 你可以說說從創辦赤煉至今一路走來的音樂方向嗎?

J:早期我們未有現在那麼多團員,那時通常會玩老虎磨牙、鴨子拌嘴這些適合小組的敲擊作品。到了後來團員越來越多,這類樂曲已不能再滿足樂團的恆常排練,於是開始專攻山西絳州鼓樂那種適合大型鼓樂團編制的作品。

為什麼在山西絳州這地方會孕育出這種鼓樂?

J:如果要說絳州鼓樂的歷史,最早可追溯至唐代李世民的時期。那時他們打仗點兵都會用到鼓樂,據說有些樂曲也是由那時流傳至今。而即使到了現在,打鼓也是當地民間的主要娛樂,就連煮飯的媽媽、婆婆也會打鼓。每逢新年絳州都會有個叫做「鬧社火」的活動,其中一個節目就是不同的村落都會派鼓隊去比賽。香港每年的鼓樂節比賽其實也是以此作參考。

那麼 King Sir,你們津樂這十二年的音樂方向又是什麼?

K:我們津樂跟其他笛子重奏的最大分別是在編制方面。津樂有多個不同的聲部-從最高音的小笛開始數起,其次是梆笛、曲笛、大笛和低音笛,最近還加入彎管,能夠形成最多六個聲部。早期我們會玩一些如《瑤族舞曲》、《武術》那種中型的合奏樂曲,後來則開始將大型的樂團作品編成笛子版本,甚至會把一些西方的弦樂四重奏移植過來。另一方面我們也會把傳統的笛子獨奏曲「拆散爆大」改成合奏版本,令聲音層次更為豐富。還有一種是我自創的笛子獨奏加笛子伴奏,起初人們都認為這種玩法很奇怪,不過後來大家都好像慢慢接受了。

把笛子合奏變成大型樂團的編制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由誰開始這樣做?

K:其實也算是我們津樂首創的,即距今只有十多年歷史。最初也是實驗性質,都唔知 work 唔 work㗎。因為以前沒人會要求製笛師傅去做很高音或是很低音的笛子,出來的效果不太理想,可能會有音不夠準、音域不齊的情況,又或者高音太「拆」、低音不夠強等等。但經過師傅多番研究與嘗試之後,聲音開始趨向完善,使我們可以更加放膽去實踐這種樂團編制模式。

今次音樂會的曲目有一首叫《赤煉組曲-第二章》,這是 Jason 你的創作嗎?

J:對,這是我作的曲。回想那時最初在山西接觸到絳州鼓樂,一下子就被深深吸引住,讓我整個人沉進去。打鼓打了這麼多年,終於給我遇到真正喜歡的東西,對我來說鼓樂應該是這個樣子的。絳州鼓樂團給了我很多的刺激和想法。中國鼓本來就聲音大,如果多人合奏中國鼓就會更大聲,所以傳統的鼓樂通常都不會太複雜,只有簡單的線條,否則聽起上來很容易給人嘈吵雜亂的感覺。雖然如此,我還是願意去冒險,希望可以創作一些層次更豐富的大型作品,嘗試用盡各種不同音色的中國鼓,像編排旋律那樣去寫,邊寫邊試邊改,終於花了一年時間完成《赤煉組曲》第一章,並憑此曲於 2012年的《香港鼓樂節》中奪得冠軍。

 

IMG_6847.JPG

 

Jason 說到他的音樂取向主要是受到山西絳州鼓樂的影響,那麼笛子又有否一些地區特色之分?

K:以傳統來說,笛子主要是分成南北兩派。南派的江南色彩比較重,水鄉味濃,例如《姑蘇行》、《鷓鴣飛》那些。至於北派,其實山西也有,再北的內蒙古也有。較具代表性的有《賣菜》、《五梆子》、《喜雙逢》等等,感覺比較活潑開揚。

剛才排練的時候我看到樂手的年齡層面頗為廣闊,最小的有幾歲?

J:最小的還在讀小學六年級,其實赤煉現在有五位小六的團員。說到這裡我想講講當初成立赤煉時的主要目的。有很多小朋友在小學時鼓打得很好,可是升上中學之後,學校放在音樂 (尤其是中國鼓樂) 的資源不及其他科目那麼多,令很多學生失去繼續打鼓的機會。而赤煉就像是一個平台,讓那些打得比較好、充滿熱誠的學生聚合在一起,讓他們繼續玩喜歡的音樂。

最後請兩位講講你們樂團對未來有什麼展望。

J:我經常都會到一些志願機構或特殊學校,去教老人家或者智障人士打鼓。我發現他們很多時候以為自己做不到的事,在打鼓時卻又做到出來。例如有些弱能人士舉手都會有困難,但我都把他們當成正常人那樣去教,要求他們舉高手去打,他們也會做到。另有一些自閉症或抑鬱症患者,很多時候都不太願意跟別人溝通,但透過學習打鼓之後,他們也開始學會與別人合作、學會導守紀律。這些經驗讓我希望能夠繼續透過鼓樂去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給他們一些力量去支持他們自己活得更快樂。而且赤煉不只得我一個人,我相信將來在這方面我們樂團能夠做到的可以更加多。

K:我的想法跟 Jason 有些相似,每有新學生來學笛子我也會這樣跟他們說:「每個人的能力也不相同,必定會有人吹得比較好有吹得沒那麼好,可是每個人的努力與投入程度都可以一樣。」我的目的並非單單教他們吹奏一些樂曲,而是透過學習吹奏笛子去學懂其他東西-服從、合群、觀察、尊重、勇氣等等。我相信如果以上所講的做得好,笛子也不會吹得差,這是我一直以來教學的出發點。而津樂在這裡的角色,就是給這班小朋友一個目標,例如有機會可以參與演出。如果有一些適合的樂曲也會讓他們試試,感受一下重奏的樂趣。因為我發現如果學生參加了學校的中樂團,或者接受過合奏訓練,水準會比起自己一個人玩提高很多。

而未來津樂除了會一如以往那樣每年有兩次在大會堂的演出,也開始會做一些商場演出或街頭音樂(注)的表演,希望可以把津樂推廣給更多觀眾。畢竟大會堂觸及的觀眾層面有限,大部份來捧場的都是本來就認識我們的。此外,津樂將會加強與杭州、北京、台灣、新加坡等地的交流。我們亦打算在 2018 年舉辦《香港竹笛名家系列》音樂會,陸續邀請本地的笛子老師、前輩來參與演出。這一系列音樂會除了作為香港笛子音樂發展的紀錄,也是向笛子界前輩致敬的活動。

注:並非廣義上的街頭表演 (Busking),而是由香港賽馬會資助的「街頭音樂系列」。

 

《津樂.擊樂 II》-笛子、敲擊音樂會

2017年4月29日(星期六)晚上8時
上環文娛中心劇院

津樂竹笛演奏團
https://www.facebook.com/tsunlok.dizi.enzemble.group

赤煉鼓樂團
https://www.facebook.com/refinerdrums

文/唐平四

分類: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