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Zaha Hadid 無盡實驗的養份來源 ── 蘇聯建構主義藝術/Charles Lai 黎雋維

英國籍伊拉克女建築師Zaha Hadid,上年突然病逝的確令人感到十分鐘意外和惋惜。畢竟,對一位頂級建築師來講,65歲可以說是事業高峰的開端。不少同等級數的建築師,如I M Pei、Oscar Niemeyer、Rem Koolhaas等, 都持續創作至7、80歲的高齡。Zaha Hadid 提早的離開,不免令人猜想,世界會是否錯失了幾座尚未來臨的經典建築。

Zaha Hadid 的事業起步,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但她的建築實驗,早在她學生時期已經開始。1972年,她就讀於倫敦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AA) 學校。該校前衛的教學模式,鼓勵學生對建築設計作出實驗和挑戰,多年來訓練了不少日後成為大師的建築師,如香港人較為熟悉的Norman Foster等人。

AA其中一個特色,就是學生要自己從十多個工作室裡頭,按照自己的喜好和能力,選定一個工作室及其負責老師進行修學。恍如「師徒制」一樣的教學模式,能夠使學生集中精力,進行某一個特定的建築設計實驗。Zaha Hadid 當年所選擇的,是由 Elia Zenghelis 和剛畢業的學長Rem Koolhaas 所帶領的工作室。這個工作室的主題,就是蘇聯二十世紀初的建構主義 [1] 。建構主義藝術和建築的風格,直接影響了Zaha Hadid的創作。

在的早期創作之中,這一股來自蘇聯的力量尢其顯著。由1980年她成立自己的事務所開始,她用了十年的時間才於1991年建成第一個建築作品。此前的創作,全部都只局限於畫作之上。在平面的畫作之內,Zaha Hadid渴望創作出的一個立體的空間。在這個空間之中,並沒有我們習以為常的樓梯、地板、天花等建築完素。有的只是抽象的幾何圖形左右穿插,並且以極誇張的視角來使這些幾何圖形飛舞在畫作上,來呈現出充滿動感的空間透視圖。

這一個試圖以抽象幾何挑戰四平八方的建築空間的手法,在蘇聯建構主義畫家El Lissitzky 和Lakov Chernikhov的作品之中亦可見到。Lissitzky以互相交疊的幾何圖形,在平面畫作建構立體空間手法,在Zaha Hadid 的學生時期作品中就已經可以看到。然而,我們在Zaha Hadid作品中看到,她將Lissitzky的手法再推進到另一個層次,呈現出更極端的複雜性。

在她的香港山頂會所設計的畫作之中,微微的逆時針扭轉的視角,亦經常可見於Lissitsky的畫作之中。而Chernikhov繪畫建築物時,以誇張的透視(perspective)來呈現建築物的動感的手法,亦是Zaha Hadid 慣用的手法之一。

事實上,她第一個建成的建築作品 – 德國Vitra總部內的消防局,就運用了傾斜的牆壁,在現實空間裡頭營造這種誇張、扭曲的透視。這個建築實驗,打從一開始就被消防局的消防員投訴,傾斜的牆壁令他們感到頭暈。Vitra最後亦放棄了這個建築,將消防局搬遷,只保留了建築作為收藏和展覽。

22f5203f-51bd-4cde-bc52-fd9eb1187713-466-00000084dfddd691b5a15300-938f-4e3d-a9b3-bab6113321bd-466-00000084b71ee514

上圖: Zaha Hadid 在AA的設計作品 (Malevich Tectonik, 1976-77);下圖:El Lissitzky 畫作 (Proun 1A, Bridge 1, 1919年)

3542b4ba-51c2-4464-b97f-42d915f65f8a-466-00000084f6cf6b67efccf618-5869-4f7e-9177-0584d17240a9-466-00000085ef4d31a5-1

上圖: Zaha Hadid 的畫作 (Tatlin Spiral, 1992);下圖:El Lissitzky 畫作 (New Man, 1923);

5ddff39d-45bd-457d-a0e5-271a198570a4-466-000000856354a64dbe423763-4d54-4ed5-b7aa-42b94f4fe91c-466-000000847be0227e-1

Zaha Hadid 1982年香港山頂會所設計比賽的其中一幅畫作(上),微微的逆時針扭轉的視角,亦經常可見於El Lissitzky (下)的畫作。

2fb73958-4c63-4cfa-a609-8ac8791155e3-466-000000872b4aa89e7f6af6d7-e792-411c-9765-05091b6d5944-466-000000852c1a1460-1

Zaha Hadid 1982年香港山頂會所設計比賽的其中一幅畫作(上),其誇張的透視(perspective)和Chernikhov的手法很類似(下)。

 

能夠以十年的時間和精力,去堅持自己的實驗,當中所需的毅力是難以想像的。在早年的一個訪問之中[2],Zaha Hadid提到她的其中一位伯樂,是巴黎Pompidou Center和悉尼歌劇院的工程師Peter Rice。這位善於為設計複雜的建築物解決工程難題的工程師,從一開始就了解到Zaha Hadid的潛力,往往工作到深夜仍然為她解決工程問題。在Zaha Hadid沮喪的時候,這位經驗老到的工程師更會安慰她說:「當他們知道妳真的可以實現這些概念,人們會排隊拜門求你為他們設計。」的確,捱過了最初的十年以後,她的事務所就如日中天,一直實驗至生命的最後一刻,於去年在美國工作期間病逝。

--

註:

[1] 細分一點其實是「至上主義 」(Suprematism),二者相近但有概念上的差異

[2] Mitchison, Amanda. (16 Aug 2005). “A warped perspective". http://www.telegraph.co.uk/culture/art/3645888/A-warped-perspective.htm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