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一哥你傷心嗎?我更傷心啊 / 蘆葦

一哥.jpg

七警傷人、證據確鑿、罪成各判監兩年。天真的我,又或者仍留戀於八九十年代的我,以為事件終告一段落,或者餘下來,只是看七警會否上訴而矣。

打人無罪?

原來我仍年輕;少年,你太天真了。七警一案判刑後,香港社會竟然出現一股龐大勢力,要求替七警翻案。七警,不,他們說是「七俠」打人,是因為受到「暴徒」挑釁,「打得合理」「差佬打人有如老豆打仔」,「七俠無罪」,且更發起大規模辱罵判案的大法官杜大衛、什麼「狗官」、「外國人打壓香港警方」等等,看得我目瞪口呆。

我原以為,今次七警刻意把一名已被五花大綁,毫無反抗能力的曾建超,搬往暗角, 拳打腳踢,完全是行私刑,毫無爭辯餘地, 情有可原? 即使普通一名市民, 被人「挑機」, 一時氣憤打人, 也要承擔刑事責任,為何做差佬可以有特權? 又有何冤情可言?

先不論是警員不警員,我們從小便被教育,打人,是要付出刑事代價的,即使你被人親切誠懇問候娘親,你一時沉不住氣,施以「正義之拳」,最終也要走一轉差館。你可以求情,但肯定有罪,絕不是目前那些…不知是什麼東西所說的,「無罪」,「打人天公地義」之類。

受人挑釁讓子彈飛?

更何況,是警察。所謂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為什麼?警察是什麼?警察是法律賦予權力,可以合法持械,使用武力、甚至重型軍備的人,他們穿上制服,不是追逐潮流,是代表著紀律、專業的執法人員。若以後有警員一如市井流氓,被人咒罵幾句,便拔槍指嚇,甚至讓子彈飛一回?難道那些人又會說:「殺得好!」「無罪!」?

警察有著人民賦予的權力,有人力有物力有武力,若執法是他們,連犯法也是他們,那誰來保護市民的安全?

有些所謂立法會議員聲稱,因要「維護警隊尊嚴」,望法庭輕判;然後,這個一定要指名道姓,因為他說的話簡直令我心頭發涼,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本地傳媒訪問時說到:

“「如果打到佢(曾健超)遍體麟傷,真係唔死一身潺,但係佢仲行得出去,跟住好快冇事」。何君堯又指,被打的曾健超並沒有變成植物人,反而可參選立法會,追求政治理念訴求。" (見2月16日《蘋果日報》)

天…啊,這是人說的話嗎?

警隊尊嚴不是打回來的

警隊尊嚴,不是靠打靠嚇,讓市民敢怒不敢言而建立而來,警隊尊嚴,是透過嚴守紀律,不偏不倚執法,保護市民生命財產而來。

作為香港警隊之首,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說七警被判刑表示非常難過,會提供一切可行援助。

一哥,你難過什麼?若是難過你們的屬下知法犯法,毀壞警隊的聲譽還算合理,但顯然你至今仍拒絕就警員犯法向市民道歉,未有為事件提出檢討,則你傷心,我更是死心。

一哥及前一哥,自佔中事件前後,把社會的矛盾,撕裂,政府的不公義,轉移視線,把矛頭簡單塑造為警民的對立。亂,是因為有「暴民」搞事,前一哥一句:「你們無做錯!」完全演釋了他這種偏頗、不求是非黑白的心態,進一步令警民關係惡化,前線警員、市民白白成為權力階層推御責任的犠牲品。更因而走出一大班歪理連篇的所謂撐警言論,完全摧毀我們自小得知的道德、常識、法律。

一哥,你傷心嗎?我更傷心。你傷心是有下屬被判刑,我傷心的呢?是香港似乎已被你們判了死刑,不是即時處死,而是逐漸逐漸地死去,不為人知了。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分類:政治

2 replies »

  1. 出住卅幾皮一個月, 佢傷心得過架. 你呢? 平均一個月交幾錢稅吖, 呀, 咪住. 高官啱啱呢個禮拜加咗12%人工喎. 唔知佢加完夠四廿皮一個月未呢?

    喜歡

  2. 仲有得精彩, 長糧友就老屄都保, 咁如果係97後班contract仔呢…..? 雞走算數定點? 定係線人費度一人出番一球俾佢地? 做緊乾席仔果班係咪要去問吓佢點搞呢吓? 答錯就兵變都似, 我等緊睇戲.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