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NASA無名英雌》:意義重大的平權一小步/林兆彬

第89屆奧斯卡金像獎將於2月27日舉行,在九齣獲提名「最佳電影」的作品之中,有三齣與黑人題材有關,分別是《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圍籬》(Fences)和《月亮喜歡藍》(Moonlight )。進入特朗普時代,右翼民綷主義抬頭,為了喚起社會對種族平權和性別平權的關注,這三齣「黑馬」電影,特別是《NASA無名英雌》,隨時跑出獲勝,摑特朗普一巴。

最近,《NASA無名英雌》在香港正式上映,故事改編自60年代鮮為人知的真人真事,講述三位於美國太空總署裡工作的天才黑人女數學家,儘管受盡膚色及性別的歧視,仍憑著堅毅的決心努力工作,並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抗爭,最終在幕後協助美國太空科技超越蘇聯……

先談談電影譯名, 香港譯名「NASA無名英雌」比原來的英文戲名「 Hidden Figures」多了「NASA」和「英雌」兩個訊息,讓觀眾知道這齣電影是與「太空」和「女英雄」有關,直接地豐富了戲名的內容,讓觀眾能快速地明白故事大綱。而台灣的譯名《關鍵少數》亦很有趣,與原來的英文戲名截然不同,卻暗藏種族平權的訊息。

相比起2014年的奧斯卡最佳電影《被奪走的12年》(12 Years a Slave)或2015年的《馬丁路德金- 夢想之路》(Selma) ,同樣講述種族問題的《NASA無名英雌》走輕鬆喜劇的路線,氣氛毫不沉重,讓觀眾看得笑中有淚。電影將種族平權、性別平權、太空競賽、美國夢等元素拼砌在一起,效果甚佳,有讓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電影帶觀眾回到六十年代,我們可以看到種族隔離政策是如此荒謬,並珍惜現時得來不易的平等權利,明白普世價值的重要性。白人和黑人居然要分開工作、去洗手間、用膳、坐車、上學、使用圖書館等等,特別是女性和有色人種,在生活上和職場上受盡歧視,但絕大部份人都習以為常,當時的社會實在十分恐怖,但三位女主角仍生活得很樂觀。儘管觀眾都早已聽過這些荒謬的歷史,但電影拍得很真實,令人看得心酸。

但有趣的是,電影的表達方式很幽默,甚有喜感,例如是劇情和配樂,都沒有賣弄悲情,沒有刻意強化黑人作為被壓迫者的形象,反而重點講述三位黑人數學家如何做好自己的本份之餘,更比其他白人更努力,用行動去證明給白人看自己的實力,並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作出微小的抗爭。最終,當然是大團圓結局,她們更成為了黑人平權的第一人,非常勵志正面。

 

另外,三位主要演員Taraji P. Henson、Octavia Spencer和Janelle Monáe 各有得色,演出自然,正經的時候正經,喜劇的部份令人發笑。而太空競賽的劇情製作認真,讓我聯想起Tom Hanks主演的經典電影《阿波羅13號》(Apollo 13)。

電影政治正確,提倡「美國夢」,不論膚色、種族或性別,任何人都有可能透過自己的努力邁向成功,什麼都有可能。為了摑特朗普一巴,《NASA無名英雌》隨時跑出獲得最佳電影獎。

分類:生活, 社會, 藝術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