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Lesser Evil與Lesser Angel/林兆彬

要在特首選舉中勝出,必須獲得至少601張票,而並非純粹的簡單多數決。愈多候選人,只會增加流選的機會。

民主派選委最少可以提名2名候選人,不論是提名「曾俊華&胡國興」抑或是「曾俊華&葉劉淑儀」,其實只會令票源分散,增加流選的機會,而不會增加曾俊華當選的機會。

假設第一輪投票流選,然後只有曾俊華及林鄭月娥能夠進入第二輪投票。除非. 民主派選委想拖延選舉,否則不如一開始就只提名曾俊華一個人?

而我始終覺得,民主派的聲音是不可以在特首選舉中缺席,應該要派人不斷迫曾俊華或林鄭月娥這兩位較高勝算的候選人,回應人大831、廿三條立法、DQ議員、標準工時、全民退保、領展霸權、港鐵票價等議題。特別是代表基層的聲音,絕對不能缺席。

如果民主派提名「曾俊華&民主派代表」,而該名民主派代表清楚表明不用投票給他,那麼「ABC派」其實就可以繼續嘗試「造王」,而我十分支持這個雙軌並行的策略。

其實,長毛只是「lesser angel」,如果沒有其他更好的民主派人士代替的話,我就只能夠支持長毛參選,但在現階段,我仍然是反對投白票或投長毛的策略。

分類:政治

Tagged as:

21 replies »

  1. 全球瓦解共產組織系列5

    中共引導和誘導日本全面侵華3

    七七事變被引動和誘導的關鍵過程

    致:全球太平洋戰爭的參與國家
    致:全球華人
    致:當今中華主事
    來自:受惠於人類無價時空所導向的港華族

    1937年7月7日當晚 — 7月28日,事前由毛周下命令,主動攪局,即是製造事端也!

    劉少奇,結合國軍叛徒張克俠執行命令,即是禍產黨在國內皇軍和國軍之間,持續惡性不斷的攪局所造成,日本皇軍又無智的被引動和誘導全面侵華!

    按讚數

  2. 撮要前言:(接近沒撮要,編輯已是精簡!)

    1937年6月,日本軍政界內部開始流傳這樣一個奇怪的謠言:

    “…(日本)中國駐屯軍的參謀,正在進行秘密策劃、挑起中、日之間的戰爭……”

    今井武夫在戰後也回顧了,在“七七事變”發生之前,確實有一個“七夕之夜,華北將重演‘柳條湖事變’一樣的事變”的傳聞。

    日本陸軍參謀本部作戰部長石原莞爾派了陸軍省軍事課高級課員岡本清福來到華北…

    …擔心華北會發生象六年前瀋陽“柳條湖事件”那樣的事變,所以,他派了岡本清福來觀察一下“中國駐屯軍”、也防止一下發生事端。(4)

    …當時在北平的中國人社區里,也流傳著“七七將有大事發生”的奇怪傳聞。(5)

    按讚數

  3. 更玄的是,1937年7月6日的晚上,也就是“七七事變”爆發的前一天晚上,今井武夫在北平某位中國朋友家裡應酬吃飯的時候,見到了當時的中國國軍“冀北保安司令”石友三。

    石友三突然問他:“今井,今天下午3點多的時候,在盧溝橋,中、日兩軍之間打起來了,你不知道嗎?”今井武夫說:“不可能吧!”,沒有認真對待。不料,次日,就在盧溝橋這個地方,爆發了“七七事變”。(6)

    宋哲元的應對方針是:打打,停停,看看。因為南京國軍(中央軍)的援軍還沒到達北平。也是在當天(7月22日),北平發生了一件值得一提的怪事。當天,中、日雙方軍事當局都聽到兩軍的中間地帶爆發出了一陣陣的“槍聲”。

    於是,他們互相打電話、互相指責對方使事態升級。

    可是,他們很快就發現:當天雙方都並沒有開火。於是,日軍的便衣偵探、約上了中國軍隊的密探一起,在蘆溝橋和八寶山的中間地區開始潛查,當天就發現了一群男女學生在野地上放鞭炮。

    原來,他們之前聽到的“槍聲”,其實只是鞭炮的聲音。

    因為當時聯合調查隊穿的是便衣,那群男女學生都以為調查隊只是平民,他們對調查隊的人員說:“我們是受命於北方局來乾的,你們別搗亂!”(24) @#

    按讚數

  4. 全球瓦解共產組織系列5

    中共引導和誘導日本全面侵華3
    七七事變被引動和誘導的關鍵過程

    Part I

    要講清楚七七事變的來龍去脈,必須交待清楚此前在北京的日本駐軍(即:日軍“中國駐屯軍”)的來歷。

    1900年,北京鬧義和團,清軍在北京殺死了一位名叫“杉山彬”的日本駐大清國公使館書記員。後來,清軍被八國聯軍聯合打敗,大清國和包括日本在內的十一個國家簽署了《辛丑條約》。這個《辛丑條約》其中的第九款,是這樣約定的:

    “…中國國家應允,由諸國分應主辦,會同酌定數處,留兵駐守,以保京師至海通道無斷絕之虞。今諸國駐守之處系:黃村、郎坊、楊村、天津、軍糧城、塘沽、蘆台、唐山、灤州、昌黎、秦皇島、山海關。”

    也就是說,大清國允許十一國在京津一線駐軍,這十一國之中,就包括日本。於是,日本依據這個《辛丑條約》,派兵駐紮在從天津到北京的鐵路沿線一帶。這支日軍部隊,就是“(日軍)中國駐屯軍”。從1901年開始入駐。

    時光一晃…時值1936年。當年的背景是:五年前的1931年,爆發了九一八事變,日本關東軍侵佔了中國東北。此時日本正在華北地帶(即北京周邊)努力排擠國民黨勢力,

    而中共北方局則正在北平組織學潮,華北的抗日呼聲很大。

    按讚數

  5. 1936年4月18日,日本向“中國駐屯軍”增兵一倍。日軍把增派的軍隊駐紮在了京津鐵路沿線的丰台地區。(1)

    “(日軍)中國駐屯軍”為何當時要增兵一倍呢?日本軍人今井武夫在戰後,是這樣回顧的:

    “……(五年前的1931年爆發了九一八事變)因為軍部擔心關東軍會越過長城、介入河北、而使滿洲事件複雜化,(軍部)擬以增強中國駐屯軍的力量,來阻止關東軍的越境南進,以期緩和中、日兩軍的對立……” (2)

    可以讀得出來,日本單方面的解釋是:增兵中國駐屯軍,以後關東軍若要抗命南下,中國駐屯軍就可以有借口說:“有我在,用不上你,你給我在滿洲好好獃著”。大概意思是這樣。

    1937年6月,日本軍政界內部開始流傳這樣一個奇怪的謠言:

    “……(日本)中國駐屯軍的參謀,正在進行秘密策劃、挑起中、日之間的戰爭……”。(3)

    按讚數

  6. 今井武夫在戰後也回顧了,在“七七事變”發生之前,確實有一個“七夕之夜,華北將重演‘柳條湖事變’一樣的事變”的傳聞。

    到了1937年6月底的時候,日本陸軍參謀本部作戰部長石原莞爾派了陸軍省軍事課高級課員岡本清福來到華北。

    因為石原莞爾擔心華北會發生象六年前瀋陽“柳條湖事件”那樣的事變,所以,他派了岡本清福來觀察一下“中國駐屯軍”、也防止一下發生事端。(4)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在北平的中國人社區里,也流傳著“七七將有大事發生”的奇怪傳聞。(5)

    更玄的是,1937年7月6日的晚上,也就是“七七事變”爆發的前一天晚上,今井武夫在北平某位中國朋友家裡應酬吃飯的時候,見到了當時的中國國軍“冀北保安司令”石友三。

    石友三突然問他:“今井,今天下午3點多的時候,在盧溝橋,中、日兩軍之間打起來了,你不知道嗎?”

    今井武夫說:“不可能吧!”,沒有認真對待。不料,次日,就在盧溝橋這個地方,爆發了“七七事變”。(6)

    1937年7月7日當晚,駐紮在丰台的日本“中國駐屯軍”小股部隊,來到宛平縣郊區永定河旁邊的荒地上面,舉行軍事演習。在演習的過程中,日軍突然聽到不遠處響起了十幾次的槍聲。

    按讚數

  7. 當時在場的日本兵清水節郎對現場的記述,是這樣的:

    “……下午四點半鐘左右……河堤上有兩百名以上的中國兵,穿著白襯衣,正在構築工事……(日軍)開始演習……晚上十點半左右……突然間,從後方射來幾發步槍子彈,憑直覺知道:的確是實彈……我命令身旁的號兵,趕緊吹集合號。這時,從右後方靠近鐵路橋的河堤方向,又射來了十幾發子彈。

    回顧前後,看到蘆溝橋城牆上、和河堤上有手電筒似的東西在一閃一閃,似乎在打什麼信號,中隊長正分別指揮逐次集結起來的小隊做好戰鬥準備時,聽到了一名士兵失蹤的報告,就一面立即開始搜索,一面向在丰台的大隊長報告情況,等待指示…

    …失蹤的士兵,不久就被發現了…

    …大隊長從丰台用電話報告了在北平的聯隊長,接到命令:作好準備後,把蘆溝橋的(中國國軍第29軍)營長喊出來,進行談判……”(7)

    按讚數

  8. 中國方面,當時駐守在宛平城裡的國軍第29軍第110旅第219團第3營營長金振中的回憶,與日本人的回憶,基本一致:

    “七月七日夜十時許,忽然聽到日軍演習營地方響起了一陣槍聲。少頃……日方說他們的一名演習兵被宛平城內的中國軍隊捉去了,他們要進城搜查……”(8)

    於是,日軍行進到宛平城的門下,敲門,要求入城。入城的理由是什麼呢?找人,找剛剛點名時不見了的那位日本兵。中國守軍(即:國民革命軍第29軍)感覺到莫名其妙,於是打電話請示當時的北平市長(代軍長)秦德純。秦德純在當時,是這樣指示的:

    “……盧溝橋是中國領土,日本軍隊事前未得我方同意,在該地演習,這已經是違背國際公法,妨礙我國主權。他們走失士兵,我們不負責,日方更不得進城搜查。

    但是,念及雙方的友誼,可等到天亮後,令該地軍警代為搜尋,如查有日本士兵,即行送還……”(9)

    於是,第二十九軍拒絕打開城門放日軍入城。

    按讚數

  9. 全球瓦解共產組織系列5
    七七事變被引動和誘導的關鍵過程

    天那 七七事變真實經過 和教科書上的差特遠 撮要責任編輯:王篤若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7-09

    Part II

    雙方僵持到7月8日凌晨2-3點鐘。在這個過程當中,秦德純不斷地接到宛平城裡的吉星文團長的電話。吉星文團長說:“日軍的態度變強硬了,說不開門入城,就開打!”秦德純當時說:“保衛國土,是軍人的職責,打就打!”(10)

    依據時任日本駐北平領事館助理武官的今井武夫在事後的回顧,7月8日凌晨四點鐘的時候,一木大隊長打電話給了牟田口廉也聯隊長,問:“中國軍隊再次開槍射擊,對此,我方是否應予以還擊?應該怎麼處理才好?請指示!”

    牟田口廉也聯隊長在電話里回答道:“被敵人攻擊,當然要還擊!遭到敵人的攻擊,居然不知所措,還等指示,天底下哪有這樣的軍人?!”(11)

    7月8日凌晨5點30分,日軍於是開始炮擊宛平城(筆者註:關於開打時間,秦德純的回憶與此基本一致:是第二天早上的拂曉之前,(12)。炮響之後,中國國軍第29軍奮起抵抗。

    開始抵抗後不久,國軍上級來了電話,說依據日方提議,雙方暫停開火,於天亮的時候開展聯合調查。7月8日早晨6時許,日方派了代表櫻井入城,提出了以下的要求:

    1、宛平城內的中國駐軍撤退10華里,日軍進程搜查丟失的兵;
    2、中共賠償日方損失;
    3、嚴懲禍首,至少處罰營長。

    國軍談判代表金振中當即駁斥道:

    1、日軍在丰台的兵營,離這裡有八里之遙,你們偏偏來到我們的警戒線演習,用心險惡;
    2、你們丟了兵,與我們無關;
    3、你們炮轟宛平城,你們才是禍首。

    按讚數

  10. 談判持續到上午9點多鐘,日軍的炮彈突然又打過來了,炸得整個會議室四處煙塵瀰漫。在這樣的情形之下,當然談不攏,雙方就不談了。於是,繼續接著打。到了下午兩點鐘,日軍聯隊長派人送信來了,提出要求如下:

    1、將日方代表櫻井放回;
    2、中國軍隊於下午5點之前撤出、日軍進城搜查失蹤的士兵。

    金振中回復如下:
    1、中國軍人與宛平城共存亡;
    2、櫻井也願與宛平城共存亡,望你們不要顧慮。(13)

    7月8日傍晚7點多鐘,今井武夫急急忙忙地找了國軍第132師師長趙登禹,並由趙登禹引見了北平市市長秦德純。

    今井武夫和秦德純進行了協商。協商的結果是,雙方一致同意:“事情不擴大”。但是,在具體措施方面,又拿不出什麼好辦法。

    直到7月9日的凌晨3點鐘,中、日兩軍才達成協議:“以永定河為界,雙方在早上5點鐘的時候,同時停戰、並同時撤軍。”

    7月9日上午4點鐘,河北省行政督查專員兼宛平縣縣長王冷齋接到北平打來的電話,說日本松井機關長來稱:“失蹤的日本兵已經找到,現在可以和平解決,雙方商定停戰條件如下:

    1、雙方立即停止射擊;
    2、日軍撤退至丰台,我軍撤向盧溝橋以西;
    3、城內防務除了宛平城原有的保安隊之外,由冀北保安隊擔任,人數限於300。”(14)

    按讚數

  11. 撤兵完畢之後。日軍旅團長河邊正三要求允許他率領徒手幕僚進入宛平城慰勞中共人員。河北省行政督查專員兼宛平縣縣長王冷齋謝絕了。

    日方則派了外交人員笠井顧問、廣瀨秘書、愛澤翻譯官三人帶了香檳酒進入宛平城,表示慶祝和平實現之意。(15)

    7月10日,今井武夫接到東京發來的指示。於是,他和特務機關長松井太久郎商量後,向中國國軍第29軍提出了以下的要求:

    1、中國國軍第29軍向日軍道歉、處分肇事者、並保證今後不再發生類似的事件;
    2、今後,中國軍隊不得駐屯在永定河東岸;
    3、日方認為,“七七事變”是由國民黨藍衣社、共產黨以及抗日團體所挑起的,故應徹底取締以上各團體組織。

    中國方面派了國軍第38師師長張自忠來和日軍談判。張自忠說:“國軍從蘆溝橋撤兵、以及懲罰肇事人,這兩點,有困難,辦不到!”於是,沒能談出一個結果。(16)

    10日,從上午8時開始,雙方又開打。一直打到下午1點鐘,雙方將士均疲憊不堪,最終對峙了下來。(17)

    10日當晚7點半鐘左右,永定河西岸的中國軍隊向蘆溝橋東面的日軍部隊開炮。日軍則夜襲龍王廟,佔領了該地和東辛庄。但是,日軍傷亡很慘重。

    當天夜裡,今井武夫又去找了張自忠來談判。張自忠說:“中國軍隊撤兵?辦不到。

    但是,我們可以這樣辦:叫別的國軍來換防。而至於‘懲處肇事人’這一條,我們實在是做不到的。”談判仍然沒能取得任何實質性的進展。(18)

    7月11日凌晨2點,雙方繼續激戰。(19)

    11日上午,北平市長秦德純給(日)松井特務機關長打來電話,說:“就算我們同意其他的條件,那個叫我們國軍撤出蘆溝橋的條件,也是絕對不可能同意的!”至此,雙方的交涉進入僵局。

    按讚數

  12. 7月11日上午11點半鐘的時候,今井武夫找了齊燮元。齊燮元說:“我們國軍撤出蘆溝橋讓日軍去佔領?那豈非我們就失去了立場了?”

    今井武夫於是決定讓步,他說:“要麼,這樣吧,你們中國國軍撤出蘆溝橋,則我們日軍在簽字的同時,立即也從蘆溝橋周圍撤軍,如何?”

    齊燮元說:“好!我相信你今井武夫的人格,方案全部同意!”於是,齊燮元當場在紙上寫下以下的撤軍草案、並由雙方都簽了字:

    1、中國國軍以地主之誼,對日軍表示遺憾,並將惹事的部隊長官進行處分,也就此聲明:將來負責防止不再發生此類事件;

    2、為了避免中、日兩軍在丰台駐軍位置過於接近、容易惹起事端起見,中國國軍不再駐軍於蘆溝橋城廂,而以保安隊來維持治安;

    3、蘆溝橋事變,是由藍衣社、共產黨勢力所引起,以及抗日團體的嫁禍,故將來應徹底取締他們。(20)

    不料,也在同一天,日本內閣在東京召開緊急會議,通過了向華北緊急增兵的決議。(參《大本營陸軍部摘譯上》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1月第1版第309-310頁)依據今井武夫的回顧,“日本內閣這次決議之前,沒有諮詢過‘中國駐屯軍’以及日本駐北平領事館武官的意見。

    因此,內閣的這個決議是很魯莽的,它造成了接下來的嚴重的後果。”(21)
    (***)

    按讚數

  13. 7月17日,蔣介石發表了抗戰演說,說:“……中國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要全面奮起抗日…”。而恰恰在同一日,日本內閣又提出了以下一套新的解決事變的追加條件,要(日本)“中國駐屯軍”轉達給中共:

    1、中國國軍第29軍軍長宋哲元正式向日方道歉;
    2、中共免除馮治安的軍職;
    3、中國軍隊撤出八寶山附近;
    4、在7月11日(今井武夫和齊燮元)簽署的協議上,由宋哲元補簽名字;
    5、在7月19日之前,要履行上述全部條款,否則,日軍將對中國國軍第29軍進行討伐。(22)

    日本的反應,使蔣介石對中日和平感到了絕望。7月22日,蔣介石派了代表熊斌到了北平、要求宋哲元奮起抗日、不要再對日軍進行妥協。(23)

    宋哲元的應對方針是:打打,停停,看看。因為南京國軍(中央軍)的援軍還沒到達北平。

    也是在當天(7月22日),北平發生了一件值得一提的怪事。當天,中、日雙方軍事當局都聽到兩軍的中間地帶爆發出了一陣陣的“槍聲”。

    於是,他們互相打電話、互相指責對方使事態升級。

    可是,他們很快就發現:當天雙方都並沒有開火。

    於是,日軍的便衣偵探、約上了中國軍隊的密探一起,在蘆溝橋和八寶山的中間地區開始潛查,當天就發現了一群男女學生在野地上放鞭炮。

    原來,他們之前聽到的“槍聲”,其實只是鞭炮的聲音。

    因為當時聯合調查隊穿的是便衣,那群男女學生都以為調查隊只是平民,他們對調查隊的人員說:“我們是受命於北方局來乾的,你們別搗亂!”(24)
    (筆者註:“北方局,應該指的是中共北方局”) @#

    按讚數

  14. 7月25日,又發生了“廊坊事件”。對於這個“廊坊事件”,今井武夫是這樣回顧的:

    “…25日夜裡,日軍第20師團的士兵在廊坊修理軍用電線,受到駐屯在附近的中國軍隊的攻擊,於是,雙方進入交戰…”。次日,日軍通告宋哲元,大意為:“由於你軍在廊坊攻擊我軍,我軍認為貴軍沒有和平的誠意,請貴軍第37師撤離蘆溝橋、八寶山,並於明日中午撤到長辛店附近;

    另,第37師在北平城內的部隊,請撤出北平城,連同西苑駐軍,於本月28日中午之前,一併撤到永定河以西,然後再撤到保定,否則,日軍將採取行動,後果由貴軍負責……香月清司……”(25)

    7月26日,又發生了“廣安門事件”。依據當時在廣安門城樓上的國軍團長劉汝珍的回憶,“廣安門事件”的經過,則是這樣的:

    7月26日下午,日軍將領佐藤茂來到廣安門,對中國國軍的劉團長說:“我們日本軍只有70-80個人,想進入北平城裡面觀光一下,請你們行個方便、給開個城門。”

    劉團長對他說:“歡迎貴軍,來了我們一定開城門。”佐藤茂信以為真,就回去帶兵來了,一共帶來了五百餘個日本兵。

    可是,等他們靠近廣安門城門時,劉團長突然下令開槍,打得日本兵哭爹喊娘。其中,佐藤茂負傷後,被我軍斬首。此戰一共打死敵兵30餘人,打傷80餘人。(26)

    於是,戰事變得不可收拾。7月28日,日軍開始猛攻南苑地區。為了讓古都北平不遭受戰火的蹂躪,29日凌晨,北平城內的所有的中國守軍,全部撤走。(27)不久之後的8月13日,上海爆發了淞滬戰役。中日戰爭全面爆發。

    按讚數

  15. (***)A
    (這次日本增兵主要是護僑+次為將來跟蔣公和談之籌碼!

    可惜,在這等,被共產國際+魔共,在皇軍和國軍之間不斷製造事端來攪局,誰可以,不以, 非黑即白的心識反射來判別呢!

    呀,降誕於英治時空45-89’的中上等人才(以常識為主導思想者(暗藏出世間學養)),垂手可得,只可惜…)

    誰,又可以高階到,自我隔絕大陸皇家,及其所曾擁抱的魔獸黨羽,來避免,自我降格,又或,自我劣質化呢??

    即是避免成為,跟大陸魔種同性質@%@,自我作賤的英治港人喔!

    提問:假如:那年,愛恩斯坦被希特拉邀請時,返回德國!大家可否想像和理解,愛恩斯坦在德國,可有在美國之成就呢?(先不推斷他會否被整死等!)

    那,大陸當今魔獸黨羽,其上輩魔獸竊國後,由它們現今分 後跑向全球,

    即是,共產式政治和經濟所產出的希特拉群,跑向全球,人類價值自毀自滅,已是明朗矣!

    按讚數

  16. (***)B

    淪陷港萬計個案之一

    梁振英收錢選上特首後(只是甚麼時候過數矣!你是澳州公司會是結果前過數嗎??) ,結合上海魔+地下魔,在港共政府內外,如魔共49’前在大陸般,搶掠、搶佔、搶先,所有資源,來摧毀香港剩餘價值呢!

    這是大陸皇家,結合,在美國的中華皇家(大陸開放上其魔船呢!),共孽的產出人類罪行!(聯儲局是聽命的主要幫凶!美國政府(1x%)沒這個命令權力呢!!)

    它倆不覺間合謀百萬計大陸魔獸的摧毀香港,千萬魔獸摧毀全球人間價值,因果業力一到,它倆已經是大禍臨頭於宇宙間!

    英治香港,是宇宙間的善性生命體,共同發出心力,預早借英國西方文化之力,來救助越來越自困,甚致華廈價值自滅的中華兒女!

    可惜,還是,被這群權力和智能極度錯配的,中華邪族、賤族、共族,結合美國禍族,自害滅他般價值自毀!

    按讚數

  17. @# wiki中共中央北方局

    …是中國共產黨於1927年和1930年至1945年間曾設立的一個領導北方革命運動的組織機構[1]。

    北方局領導河北省委、陝北特委、內蒙特委和河南、山西、山東等省的一些地方組織。 孔原走後,北方局暨河北省委失掉了與中央的聯繫,發生了經費困難…

    1936年4月,劉少奇以中央代表身份,從延安攜新婚妻子謝飛赴天津,任北方局書記,彭真任組織部長,陳伯達任宣傳部長,林楓任秘書長兼天津市委書記。

    1937年2月,劉少奇率領北方局機關,由天津遷往北平。

    按讚數

  18. 所有功勞和功德,全部歸於,此等,本席所上載文章之內客提供者、作者及編輯人仕們,亦是和應此等網站主事們之明理–世事洞明皆學問!

    按讚數



  19. 在皖南事變之前十個月的時候…一九四○年…國民革命第八路軍消滅了同屬國民革命軍的國軍三個軍六萬多人,卻沒有動不足五十英里外的日本軍隊…

    …三軍政府軍隊被共產黨之全部消滅,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這三軍軍隊準備從山西南部開往河北,穿過太行山打開了一條通道,以使後面的國軍能夠進入河北省向日本軍發動全面攻擊,並在順德附近切斷日軍平漢路的補給線…

    …他們這項策略很簡單,但很毒辣…派些機智而善辯的官員與國軍將領商討如何合力進擊日軍…

    …隨後到了計劃的適當時間,他們突然在三月七日向國軍發動猛襲…


    Part I & II

    全球瓦解共產組織系列5
    七七事變被引動和誘導的關鍵過程
    Lesser Evil與Lesser Angel/林兆彬 09/02/2017主場博客…

    驚人…皖南事變前全殲國軍6萬人 撮要
    長實不經意的本土情 /蘆葦 04/02/2017 主場博客

    按讚數

  20. 回應:習總-人類命運共同體2
    @%@
    魔獸黨產出之官商民其自害至滅他的,總集體表現,自97後牠們跑向全球,隨喜又或隨需要,同性質的發作
    候任特首辦開支預算激增3.8倍/林兆彬 25/01/2017

    那,大陸當今魔獸黨羽,其上輩魔獸竊國後,由它們現今分’貝藏’後跑向全球<==

    即是,共產式政治和經濟所產出的希特拉群,跑向全球,人類價值自毀自滅,已是明朗矣!

    按讚數

  21. 急急補回:

    (1) (參《大本營陸軍部摘譯上》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1月第1版第275頁)

    (2) (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15頁)

    (3)(參《大本營陸軍部摘譯上》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1月第1版第297頁)

    (4)(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10-11頁)

    (5)(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48頁)

    (6)(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12-13頁)

    (7)(參《大本營陸軍部摘譯上》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1月第1版第300-303頁)

    (8)(參《文史資料選編》第25輯北京出版社1985年第一版第2-3頁金振中《盧溝橋抗敵經過》)

    (9)(參(台)國民黨黨史委員會編《盧溝橋事變史料(上)》1986年9月第1版第23頁)

    (10)(參(台)國民黨黨史委員會編《盧溝橋事變史料(上)》1986年9月第1版第24頁)

    (11) 今井武夫當時在場。(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4頁)

    (12)參(台)國民黨黨史委員會編《盧溝橋事變史料(上)》1986年9月第1版第19頁)。

    (13)(參《文史資料選編》第25輯北京出版社1985年第一版第3-4頁金振中《盧溝橋抗敵經過》)

    (14)(參《文史資料選編》第二輯第45頁,王冷齋《盧溝橋事變始末記》,1979年5月第一版)

    (15)(參《文史資料選編》第二輯第46頁,王冷齋《盧溝橋事變始末記》,1979年5月第一版)

    (16)(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28頁)

    (17)(參《文史資料選編》第25輯北京出版社1985年第一版第6頁金振中《盧溝橋抗敵經過》)

    (18)(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29頁)

    (19)(參《文史資料選編》第25輯北京出版社1985年第一版第7頁金振中《盧溝橋抗敵經過》)

    (20)(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30-31頁)

    (21)(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33頁)

    (22)(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35頁)

    (23)(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37頁)

    (24)(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44頁)

    (25)(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37-38頁)

    (26)(參(台)國民黨黨史委員會編《盧溝橋事變史料(上)》1986年9月第1版第46頁)

    (27)(參上海譯文出版社《今井武夫回憶錄》第41頁)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